一位西裝筆挺的男子坐在只有他一人的長途列車小包廂內,翹起二郎腿看報紙,兩位差不多十八姑娘一朵花的女孩開門進來,坐下後,其中一位開始對男子攀談,甚至伸手觸摸男子,想要挑起其性欲,無奈男子拒絕了。自討無趣的兩位女孩只好乾坐著。一會兒後,查票員進來了,他一眼就看出女孩們沒有票,開了補票通知單,向男子搭訕的那一位女孩接了過去,當著查票員的面,邊撕碎邊罵。查票員只好再開一張,下場一樣。這下查票員被惹毛了。正當雙方即將吵開之際,男子出手相救,他替兩位女孩出了列車票錢,查票員只好悻悻然離開。女孩們趁機表達想以「身」相許之意,不過男子依舊不為所動,這下子換成女孩們也悻悻然地離開了。

  不過,出言搭訕的女孩仍不死心,她對名叫小喬的同伴說,如果小喬可以搞定包廂裡頭的那位男子,那她就贏得她們先前講好的那一包巧克力――在列車上隨機找人做愛,人數勝出者的戰利品。小喬辦到了嗎?算是成功了,她以嘴巴讓男子付出代價。你會說,不就是損失百萬個「子弟兵」,談不上代價吧?可是問題是,男子在外地工作,他會在列車上,是因為接到太座的當晚務必回家做愛的指令,因為太座說她正是排卵期。

  這樣的故事是電影《性愛成癮的女人―上集》的橋段,男子回家後會不會被太座察覺「存貨量」不足,電影沒有交代,因為整部電影的重心都在小喬。透過小喬與一位名叫作賽利曼的男子的對話,回顧了小喬那些與性愛息息相關的過往。這些小喬從小到大的性愛故事,由她和同伴在列車的走道上的當時安排的一首插曲重金屬搖滾歌曲《[FONT=Times New Roman]Born To Be Wild[/FONT]》來看,導演定調為像小喬這樣的人是天生的,而且必定帶有狂野的性格。

  在這一部電影之前,就有一部台灣翻譯為《性愛成癮的男人》,現實真有這樣的人嗎?我印象中多年前媒體曾報導過台灣某地方有一位女子在台鐵列車上演出找人做愛的脫軌行為。最近多家媒體也相繼報導英國一位二十四歲女子妮莎潔,在十九歲時就被醫生診斷患有性愛成癮症,報導還寫妮莎潔自承:「我一天如果沒辦法得到5次性高潮,我的手心就會不斷冒汗、變得暴怒,直到我自慰到高潮後才能平息。」還寫「妮莎潔連在街上遇到陌生人攀談,都會把對方帶到公廁來上幾次。…雖然曾經在醫師協助下,幾度抑制了自己的慾望,但最後總是失敗。」看來,不只香菸、酒、毒品會讓人成癮,連做愛這檔事也會。

  《性愛成癮的女人―上集》中的小喬告訴賽利曼,她在醫院看到因為患了譫妄症而住院的父親發作時驚恐亂叫與不認得她的模樣,嚇得趕緊喚來護士,而在醫護人員處理時,她走到地下室,看到走道盡頭一位工作中的男性職工,隨即慢慢走過去向他索「性」。看到父親屎尿失禁後,同樣地,在醫護人員處理時,她又離開病房找男性職員性交。這兩段情節,鏡頭都特寫了小喬的表情,那表情叫人分不清是享受還是痛苦。當然,對小喬而言,在那當下,絕不是曾有人講過的愉悅到將「小死」一回,而是將內心那至極的痛苦釋放掉。

  這樣的情節可能有觀眾難以置信,尤其是女性觀眾。試想,自己的至親被病魔折騰得不成人樣,甚至隨時都會離開人世,那,除非真的是異於常人,否則你當下還有興致做愛嗎?這樣的情節讓我聯想到渡邊淳一的作品《失樂園》的一段情節,是女主角凜子在服喪時(恰巧也是父親過世),禁不住情夫久木的要求,夜會久木,而被挑逗得只能任其擺佈,上半身趴在床上,讓久木掀起她的和服下襬進入她,事後才抱怨會因此而下地獄。

  無論是小喬的先天性或是凜子的後天性所衍生的,都讓我不得不將性與死亡聯想在一塊,昆蟲界的螳螂或蜘蛛就是例子。

  小喬到醫院看護父親的故事(導演故意以黑白色調呈現),是以父親過世收場。她對賽利曼說:「她什麼感覺都沒有了。」賽利曼回答他可以理解,沒想到小喬話鋒一轉說:「不!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這很羞恥。」這下子賽利曼真的不解了。觀眾當然也急於知道小喬講的「這很羞恥」是如何地驚世駭俗?導演在下一秒鐘就以無法想像的特寫鏡頭滿足了觀眾,不!女性觀眾除外!特寫鏡頭是攝影機像是蹲在穿著短裙的小喬背後,讓觀眾看到一滴「水」沿著小喬的右大腿內側流了下來,再讓觀眾看到同樣在鏡頭內,但原本是模糊的、病床上死去的父親的面容,而在幾秒前,常被小喬喊「婊子」的母親才剛離開。「天啊!變態!」我想一定有女性觀眾看到這裡時,這樣咒罵導演。

  其實,同樣是這一位導演的作品,台灣於2009年上映的《撒旦的情與慾》,應該就被不少女性觀眾咒罵過了,不只有令男性觀眾也不舒服的鏡頭,還有隱喻女性在性愛高潮中的肉體真的已不聽使喚,甚至連出聲講話也辦不到,即便是目睹才二三歲的兒子爬上桌子,並慢慢地走向窗戶敞開的窗子時。

  《性愛成癮的女人―上集》中的賽利曼(請注意是男性),聽其談吐,似乎是一位博學多聞之人,不僅能談愛倫坡、聽得懂巴哈的音樂,還能以至今仍不斷被人提起(無論是現實世界或是電影、電視影集)的費波拿契數列來分析巴哈的音樂,也對小喬的行為不感到震驚,並提出如同開示的論點。這角色類似《撒旦的情與慾》中心理師丈夫的角色,導演似乎還是想挑戰現代女性的智慧。

  這樣的一部被台灣片商以「眾星雲集,不限『恥』度,狂放演出」的詞宣傳的電影,我想,或許真能邀觀眾「掀性愛高潮」。觀眾或許不熟知女主角,但對男主角鐵定不陌生。這一位在《變形金鋼》系列電影擔綱的男星,在《性愛成癮的女人》中會有怎麼樣的「變型」演出呢?觀看《性愛成癮的女人―上集》後,我想,雖然鏡頭故意弄得有些模糊,導致有一點真假難辨,但的確能滿足好奇的女性觀眾。

  上集只演了小喬二十歲左右前的故事,下集中的小喬勢必會向賽利曼「告解」她二十歲到四五十歲的精采故事。看宣傳的劇照,不難想像「砲火」猛烈的程度,屆時在《撒旦的情與慾》中扮演丈夫的男演員,也會上場和飾演熟女小喬的女演員再次於銀幕上交手(這位女演員在《撒》片演出接受丈夫的諮商,失敗後竟演變成被丈夫狠心殺掉的妻子)。

  不可否認的,性與愛絕對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但凡事過與不及都不好,當它變成現代相關方面的醫生眼中的病症時,說不定真的會讓人變成像小喬那樣,少女時代和同夥結社,高喊「陰道至上」,並約定絕不能和同一位男子性交兩次以上,因為她們認為性與愛是兩碼事。她們之中幸運的人,或許幾年後能從某位男子身上體會到兩者其實可以歸為一碼。小喬算是這一類的,而且在那當下她情不自禁地對該男子說出淫穢的「請填滿我的洞穴」的字眼。我想,我若是生為女人,寧願患有性冷感症,絕不要性成癮,因為雖然兩種狀況皆可能導致婚姻不幸福,甚至離婚收場,但至少前一種狀況的女人,還可以追求生活中其他美的事物,這是一生如同被性欲禁錮住的後一種狀況的女人辦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