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眷村〉

眷村,不但是台灣特別的歷史記憶,也是我青春裡一段難忘的印記。這份記憶正隨著時代推進與時間消逝而慢慢的淡化了。

年輕時對眷村的感覺,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每年的過年時分,眷村裡家家戶戶掛在門前的臘肉、香腸,遠遠地就能嗅覺到那種濃濃的香氣。風來;空氣裡洋溢著遠方家鄉的那股年味與愁味最令人揪心。

此番造訪位於台中市南屯區春安路上的眷村,建築的格局與樣貌我發現三十年前與三十年後的村景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陳舊的屋瓦已經翻修;斑駁的牆面也被重新彩妝,那些五顏六色、繽紛亮麗的色調重新佔據了訪客的視野。看來,我也必須重予翻新「眷村」在我心底既存的刻板印象。

優雅的踩踏在村內重新彩繪過的街道,看見棟與棟之間的屋舍依然擁擠,但是走入巷道時眼睛的目光總是會被那些牆壁上絢麗的圖畫深深吸引住,邊以眼角餘光掃描唯一的一間商店招牌及陳列在舊書桌上販售的彈珠汽水,邊和坐在商店屋簷下搧著涼扇的老人打招呼。老人慈眉善目還面露微笑,我從他的眸光中似乎看見了歷經戰亂後的淡定;逢遇人生風雨後的澹泊,情不自禁的向他招招手,內心湧起一抹肅然的敬意。

原本是一間間斑駁陳舊的眷舍,煥然成為燦爛奪目的彩虹眷村,我走入這綺麗繽紛的花花世界,可是內心卻異常的淡然安詳,也許心境一如那位坐在商店屋簷下搧著涼扇的老兵,歷盡浪跡與亂世之後,台灣;曾是他漂泊的異鄉,但現在早已是他身心安頓的故鄉了。

~麻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