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茶?就是喝茶與聊天的續集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

嗯,那天晚上,我認識了冰紅茶,台灣來的,冰紅茶說它不喜歡透明的杯子,更討厭佔了三分之一杯子面積的冰塊,我猜它只是覺得自己的色澤不夠鮮豔而已,後來,紅茶慢慢被吸乾,只剩幾顆未完全溶化的冰塊,也難怪吸它的那個女人瘦不下來,難道她以為少加點糖就可以少點脂肪嗎?
紅茶、半糖、少冰、就醬、OK、十五;
約五六十KG、中等身材、皮膚略黃、臉蛋普通、帶點風塵味、年紀應該二十五歲上下、嗜菸。
糟糕!被發現,被瞪了一眼,呵呵,笑死人了,我是說我自己,幹嘛跟一個沒有生命的紅茶假裝聊天,簡直是瘋了。

不久,那個女人離開了茶店。

秒針滴滴答答不停的轉動、店員乒乒乓乓不停的工作、客人斷斷續續的吸吸桌上的飲料、翻雜誌、看報紙、聊八掛、盯著飲料、左顧右盼、假裝矜持等等,我仍不停的重複這種極為無聊的觀察,而所謂的閒情逸緻,不過是把原本無聊致極的事情變得有趣而已,只要你懂得這種邏輯,就不會覺得一個人泡在茶店裡只是浪費時間。
綠茶、無糖、不加冰、謝謝、好的、兩佰;
茶水、砂糖、搖一搖、倒出、吸乾、收走。

該醒一醒了,白日夢。

左手打翻一杯珍珠奶茶,滿桌的珍珠、滿地的奶茶,因為睡眼是惺忪的,所以珍珠看起來分分又合合,流入桌底的奶茶凝聚成水滴掉落地面,隱約有種不規則的旋律輕輕打著,而坐在左手邊的那個男人,點了一份簡餐,桌上另有米血豆乾等各式各樣的小菜,附餐的飲料是無糖不加冰的綠茶,看來是個急性子的人,狼吞虎嚥的吃著喝著,廁所亦上了好幾遍。
那男人看看手錶:「才兩點,來得太早了。」
「兩點半,應該快到了吧。」
兩點四十五分以後,男人用手機打了好幾通電話,似乎沒有人接。
三點,男人先點餐。
四點,小菜一份接一份的呈現在桌子上。
五點,桌上不知是換過幾杯只剩冰塊的瓶子,男人心事重重、不發一語。
五點半,男人打翻一杯珍珠奶茶。
六點,男人無奈的站起身來,默默的離開茶店,過沒多久,男人後悔了剛剛所下的決定,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讓全身上下通體溼透,路上有些男男女女撐著雨傘,嘻皮笑臉的遊走過去。

熱珍珠奶茶、正常、外帶。

風靡了好一陣子的紅茶文化
不知道是因為我心境的變遷
還是它漸漸的式微了
覺得好像不是那麼的受矚目
單然囉...前一陣子的"珍珠奶茶"
紅紅火火的登上了國際舞台..該另當別論
還是喜歡香醇...熱呼呼的茶
加上了冰塊以後..風味都變了吧

嗯,的確是逐漸式微了,
不過台中的茶店仍然熱鬧滾滾呢。

  或許欣賞的角度不同,飲料,這樣平凡的解渴物件,也能成為寄託思緒的佳人。

  看著飲茶店快速蓬勃發展,不知是喜是憂?習慣於含糖飲料,會不會對味覺造成威脅?

  不過這都是後話。能夠安祥在一個場所,靜靜品酌一個斜陽優美的下午,對著無人使用的另一個茶杯問候,假裝面前坐著心儀的人,那也是一種享受。

  話說回來,我在茶館不知道幹過幾次,點了兩杯飲料,製造一種約會對方沒來的假象,那種欺瞞自己的感覺,最為浪漫。
一個人、兩杯飲料,往往是等待對方的到來,如果沒有來,飲料就成為一種自娛的工具。
對我而言,飲料只是用來間接觀察人群的一種媒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