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放了王曉明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

昨天的新聞,看到了當初才十七歲,生命的陽光剛剛露出笑容的她-王皢明,已經過了四十二年沒有知覺的生活,成為一個年近六旬的老婦人了。

無情的命運扼殺了她的健康活力,卻又戲謔的留下了她的靈魂,將它禁錮在一個動彈不得的軀殼裡,一晃就是四十多年。

可憐天下父母心,抱持了一輩子的希望,也失望了一輩子,還是帶著遺憾與不捨,留下孤單的她而離開了。

看到電視上的妹妹,開心的說著可以和她有感覺的互動著。是啊!如果真的有感覺,我聽到的是她的吶喊與哭泣:不該這樣遙遙無期的綁鎖著她,讓她無喜無悲的躺著,應該還給她自由的靈魂,讓她直奔來生,這個世界已經沒有她的期盼與等待了。

如果有一天,她奇蹟般幸運的醒了過來,她如何去追索流逝的光陰和失落的歲月?她還沒戴上方帽子,沒有談過戀愛,沒有披上白紗,沒有當過母親,誰能給齒牙動搖、白髮蒼蒼的老人,合理的圓夢解釋呢?誰又能為她向上天追討生命中的空白日記呢?

曾經在電視上看到一個口足藝術家的告白,他說的第一句話是:「這五年來,我唯一想到的只有死!」當然,廣告是正面的介紹了他克服殘障的成功,可是我卻心有戚戚焉的,只留下這句話在我的心頭纏繞。

也曾經不只一次的想放棄生命,雖然比起王皢明,比起更多不幸的人,我已經幸運太多了。有時候也會跟家人談起:「如果將來我好了!」沒錯,如果我將來好了,可是又怎樣?十年八年?還是十五年二十年?我的青春歲月已經死去,再找回來的健康生命也是垂垂老矣,不能說它沒有意義,只是最精華的部分已經失去,咀嚼剩餘的生命,不過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罷了。

這樣的說法當然悲觀,太過的灰澀與不健康,只是當我看到一條沒有生氣的遊魂,孤寂的飄蕩在無意識的世界裡,太悲哀了!人道主義者看似慈悲的宣揚:「安樂死」未合法,而留下了一條苦不堪言的生命,情何以堪!

用盡了比平常人多十倍甚至於二十倍的力氣,要擺脫好多同情和歧視的眼光,一個殘疾人,才有可能在正常人的社會,找到一個小小的立足點,這其間的艱苦與無奈,是不足為旁人所道的。

我們當然要鼓勵重生,反對放棄,究竟生命是難能可貴的。但是,也不能以一蓋全的解讀所有的不幸,終究面對苦難的是殘障者自己,再多的悲天憫人,都沒有辦法代替他們的不幸,所以,有的時候也應該聽聽受難者無言吶喊的聲音:
請放了王曉明吧!放逐一些悲苦的受傷靈魂,到另一個自由快樂的國界去。

可是,她也有生命權~~~
可是她的生命權需要靠別人來維持
這樣好不好?
吵了十幾年了,
真說可以拔掉呼吸管的時候
誰又下得了手?

唉,她要是像我一樣醜醜的
就不會被男生約出去玩
也就不會發生今天的事了 :cry:
無言姐姐:

這篇文讓我感觸良多~
我總感覺有那麼一點點無言姐姐的厭世想法
對於王曉明,或許未來不過是持續著茫然的活著
但無言姐姐,妳可給不少人帶來正面的效應啊^^
就孟來說,只要想到妳這麼用力地活著,
還寫著讓人有所省思的文章
孟慚愧,但因此更珍惜圍繞週遭的任何因子,
不論是情,是愛,責備,或是疼愛
目前孟只為自己而活,無言姐姐卻還助活了隱性讀者(聽得懂嗎?有點不通順= =)---孟會不會太自私啊?!
身體的疼痛旁人無法體會,但生命的意義卻可以感化週遭!
^^放妳走,孟會捨不得的啦 :twisted:

水泠兒 寫:可是,她也有生命權~~~
可是她的生命權需要靠別人來維持
這樣好不好?
吵了十幾年了,
真說可以拔掉呼吸管的時候
誰又下得了手?

唉,她要是像我一樣醜醜的
就不會被男生約出去玩
也就不會發生今天的事了 :cry:

這樣悲苦的生命
連選擇放棄的權利都沒有
不忍心拔掉呼吸氣
又忍心他這樣的活著嗎

她要是像我一樣醜醜的
這句話讓我粉不解喔
你真的醜醜的嗎
不過喔...老人家常說
人水命無水(人長的漂亮命不一定好)
平凡未必不是幸福的
像我的"花容月貌"就時常困擾我...
哈哈哈


我不太贊成讓生命活得這麼辛苦
如果幾十年前就讓她解脫
現在她已經又是一個標緻的水姑娘
為了延續她的生命
卻讓一家人犧牲所有休閒活動與生涯規劃
亂了好幾個人的生活
如果她真有思想一定會因此而更痛苦

無言
妳與她不同
妳還算動物
繼續動下去啊

亞孟 寫:無言姐姐:

這篇文讓我感觸良多~
我總感覺有那麼一點點無言姐姐的厭世想法
對於王曉明,或許未來不過是持續著茫然的活著
但無言姐姐,妳可給不少人帶來正面的效應啊^^
就孟來說,只要想到妳這麼用力地活著,
還寫著讓人有所省思的文章
孟慚愧,但因此更珍惜圍繞週遭的任何因子,
不論是情,是愛,責備,或是疼愛
目前孟只為自己而活,無言姐姐卻還助活了隱性讀者(聽得懂嗎?有點不通順= =)---孟會不會太自私啊?!
身體的疼痛旁人無法體會,但生命的意義卻可以感化週遭!
^^放妳走,孟會捨不得的啦 :twisted:

孟美眉:
一時的情緒控制失調...才寫了這篇文
記得幾年前...也曾經回應過一篇討論安樂死的文章
要貼這篇文之前也跟好友探討過...幾乎是吵架啦
是瞞著他偷偷貼的...他覺得太負面了
其實我是矛盾的
一方面希望可以鼓勵一樣傷殘的病友
努力的活的更漂亮
但是相反的...病痛殘缺和不方便總是時時存在
讓我又無奈的想放棄
而且...照顧病人真的很辛苦
不是久病床前無孝子
而是恢復遙遙無期的病痛...會磨去所有的耐性和希望
很多時候朋友總是在鼓勵後加上:
我真的很佩服你...如果我是你...一定會活不下去
所以囉...設身處地的想一下...真的很辛苦
anyway
我還是會努力...快樂的活下去
當然囉...希望你和大家也是
我不會"走"的
如果真的”會走”了...奇蹟喔^^

季風 寫:
我不太贊成讓生命活得這麼辛苦
如果幾十年前就讓她解脫
現在她已經又是一個標緻的水姑娘
為了延續她的生命
卻讓一家人犧牲所有休閒活動與生涯規劃
亂了好幾個人的生活
如果她真有思想一定會因此而更痛苦

無言
妳與她不同
妳還算動物
繼續動下去啊

謝季風姊姊
是啊!真的應該讓她重新來過...開始新的生命

我喔...超級蠢蠢欲動的...一點都不安分
不過說我是"爬蟲纇"應該比動物更貼切 :lol:
不只行動是爬的...還迷戀爬格子啊^^

病久了都習慣了...so what...命吧!
有時後反而還感謝老天爺
留給我靈巧的雙手和聰慧的頭腦
哈哈哈...還有一個自戀和看的開的心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