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特教孩子的故事(一)你給我用心吃飯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胡也

  話說倒數計時,是宣告結束的一個手法,可能用在火箭升空,或是決鬥時兩人背對而走,還可以是堅貞的情感碎裂的一個關鍵……而在我任教的班級,倒數計時成了午餐開動的通關密語,孩子們沒有接獲口令,就只會在椅子上發楞,一邊敲打餐具一邊以天真的眼神詢問你:「老師,什麼時候可以吃飯啊。」

  雖然身為一個老師說這句話似乎殘酷,但我還是要說,對於特殊孩子而言,能有好吃的食物可以下嚥,就可以讓他們樂翻天,什麼愁雲慘霧一揮而去,之前被同學打了一拳也無所謂,只要有東西吃就好。只是單純滿足生理需求,這就是他們的休閒,甚至是娛樂。

  第三節課,大約是十一點四十分時,我就得率領幾個小朋友「聲勢浩大」地前往廚房將餐車推回教室,而從教室到廚房有一條約四十五度傾斜的長坡道,這便是方便學生推餐車而設計的。我的學生們很喜歡無意義亂叫,根本不管在隔壁辦公室洽公的主任們。而他們會亂叫亂跑,基本上是學校工友的誘使,工友們喜歡躲在樓梯間要嚇小朋友,有一個矮小的唐寶寶便被嚇得亂吼亂叫,根本沒有幫上任何忙。

  所以結論是,我討厭工友們。因為他們還會跑進我們班教室,亂摸學生以及隨便給他們糖果。毫無理由的獎勵將會寵壞學生,而老是跑進我們教室表示他們工作很閑,學校應該以工作讓他們收斂一些才是,更可惡的是他們有時候還會亂摸孩子們的身體,這點我無法容忍原諒,哪天被我目睹,決不善罷甘休。

  由於新竹縣推行營養午餐免費的政策,學生們樂見其成,自然廚房調理人員也無須操煩。但食材在素質上便難免有些缺陷。通常是一主菜一副菜加上佐湯。每天都會更新菜單,基本上孩子們沒什麼好挑剔的。但事實上孩子就是對食物挑剔到了極點。而這些孩子如果沒有老師協同,根本成不了任何事,要他們推個餐車,實際上只會等我到達才開始行動,在那之前是窩在水溝蓋旁傻笑,讓我不知該說什麼。而有的孩子只是跑來晃晃,連個忙也沒幫就跑回教室,讓我不禁懷疑真有帶他們出來的意義嗎?我想或多或少是讓他們有參與感,知道自己介入什麼事情而感受喜悅。

  按照以往經驗,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餐車推回教室該是差十分十二點。這時候兩組的小朋友已經耐不住性子,有情緒障礙及過動的兩個孩子總會喧鬧「今天吃些什麼」,但也就是這兩個小傢伙最挑食,什麼都說要吃,但最後都倒掉,對食物的虔誠度近乎是零。要孩子們守秩序排隊,這是基本的用餐禮儀,雖然一定會有人推來推去,胖的一定會趁機偷打瘦的;自閉的小帥哥一定會開始尖叫,然後以鸚鵡式語言重複昨天看過的電視節目;最嚴重的多障女生,則會自己插隊,要不然就是又哭又鬧又咬,然後悻悻回到自己位子,把自己的下體整個壓在餐盒上以尋求刺激,這時候我就會盡「力」阻止了。總而言之,讓學生只是排個隊,就可以耗上不少體力,以及快要不行的嗓子。

  這只是開始,裝菜才是最大的挑戰。因為每個孩子的喜好不同,有的不吃肉、有的要配肉汁、有的討厭香菇、有的裝一大堆卻吃不完……還有的膽大包天,直接明說不吃,在我面前活像個小太保,對我大吼大叫,然後要我把某某菜挑出來。這時候就是忽略法的使用,幸虧我教育心理學還留有皮毛的基礎。而這傢伙回到座位就會把自己不要的菜倒在別人碗裡,害小女生哭得亂七八糟,接下來的就是修理,再修理,就像裝螺絲釘那樣。

  基本上用餐時就是吵雜的菜市場,敲打鐵碗的聲音此起彼落,彷彿是新手法的金屬樂,還加上了不熟悉的囈語。過動的一定會邊走邊吃,然後跑來問我:「蘇老師,可不可以倒了?」我如果說出不合他意思的話,他一定會重複我的話語,然後大聲對我說話,他就是這樣,又瘦小又愛模仿,最要不得的是欺負人。女生們大部分都很安靜,只是很喜歡報告自己的「近況」。「老師,你看我有吃完喔。」就是這類不需要說明的話,但是他們就是要如實呈上,如果在公司工作,一定是很好的業務員。

  而讓我感到最生氣的就是,明明吃不下那麼多,向我吵著還要多吃一些,但是到最後都是成為廚餘,好不浪費。像昨天因端午節而吃粽子,我就已經聲明過兩個吃不完一定要處罰,但還是固執的拿了兩個,最後吃不完要倒掉時被我阻止,就開始哭鬧起來,要對我吐口水。我才不管,硬是把肉粽塞進他的餐盒,讓他回家想辦法。他還是不甘心,於是轉移目標在關東煮上,當然我不會讓他得逞。我把孩子們吃完的廚餘倒在湯裡,看他怎麼反應。結果這傢伙還是傻傻的去把廚餘撈起,準備要大口喝下。而這時把餐車推回的時間倒了,他就只能邊哭邊叫說「餐車走了,喝不到湯了。」不好意思,雖然你有輕度智障,但我可不會過分溺愛,讓你放縱你的任性。給我好好的吃下粽子,要不然就帶回家吃。沒有吐口水,也沒有叫媽媽。

  大部分孩子們都不會把中餐吃完的,而且剩下許多完整的肉片,基於不能浪費糧食的原因,幾乎都進了我的胃袋,從上學期到這學期以來都是如此。偶爾聽著孩子們的喧鬧聲,漸漸習慣在高分貝裡休息之後,我開始懷疑一些事情。這件事情徹底讓我感受到一股寒意。

  廚餘的去向我們大人都很清楚。在我們班,小朋友剩下的則進了我的肚。畢竟終點一直在起點旁邊,待宰的大豬公原來教室就有一隻,陪著孩子們吃飯的同時,也在天真活潑的童語中,以過量的熱量葬送了自己。盡情燃燒身上所有脂肪,只是為了幫孩子們把餐車送回,那間地板潮濕、散發一股霉味的廚房。

真佩服你對某些教育理念的堅持
這在我們班我根本做不到
因為光想像三十四個餐盤裡的殘餚剩湯
最後要通通倒進我的胃裡
我的媽呀
鍵盤就打不下去......

另外終於知道你的八十公斤是怎麼來的
保重呀
我未來孫子的老師

辛苦了!謝謝你願意這樣的教導他們,我想,如果多一點像你這樣的好老師,是整個教育逐漸敗壞的一線希望。

兩位好說了
我想應該要有多一點男老師從事特教行業的
因為有時候女老師無法抓住
那些過動兒,或是噸位大的小孩
當他要欺負人時
女生的力氣很難阻止

而我們班六十公斤重的小孩上次掉進水池裡
也是要我去救啊
女生是沒辦法勝任這個重擔的
而陪他們這樣玩追逐戰
可能還比較快樂呢

幸運草,特教班不會有那麼多人啦
我們班只有十個
而且我不是吃他們的剩菜
是他們原本就沒有碰的
完整的食物......
呵呵呵....
好久不見 問好小楓

特教老師得有無限的耐性和好性子
佩服你的認真投入
要是我 肯定無法勝任
我是火爆的牡羊
呵....

其實無論是從事特教工作或擔任普通班老師
都必須具備教育愛
否則不但自己苦
那群無辜的天使更苦

幸運草 寫:其實無論是從事特教工作或擔任普通班老師
都必須具備教育愛
否則不但自己苦
那群無辜的天使更苦
除了愛之外
大概就是無私與奉獻吧
想來做老師的
應該大部分也是如此
若只想糊口
別選擇教育這行業
有太多其他職業可以另獲滿足

當老師基本上就必須拋下許多妄念了
在學校要考慮學生
學校課業結束後
可能還要關心學生在家狀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