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特教班的日子(三)絕體絕命大危機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胡也

  今天的我不同以往,收斂起吊兒郎當的態度,眼神如鷹敏銳,渾身神經緊繃,摩拳擦掌蓄勢待發,全神貫注在那個孩子身上,絲毫不敢懈怠。在指導老師出公差的今天,不僅少了一個重要人力,懂得察言觀色的、聰明的孩子們必然群起騷動,不聽指令任性妄為。大吼大叫早已是常態不用贅述,重點在於那個擁有多重障礙的女生,是班上最為棘手的麻煩人物。該如何盯著她極欲出軌的一舉一動,考驗著我臨場反應及危機處理能力。雖然她剛給了我一個天真的微笑,但我隱約明瞭:那是宣戰的默示,下一秒很可能就是突如其來的高聲哭叫,以及永遠留一手的假自殘。

  先述說這孩子的狀況吧。她可說是遠近馳名的人物,附近的教養院都不敢收容照顧,原因在於因為她一人,就會耗費許多人力,無法分攤到其他需要的人身上。因此最後決定安置的場所,就是我們學校的特教班。她的雙親都沒有異常,但對於照料她的生活起居,很明顯是無能為力,放任她在家裡赤腳行走,隨心所欲排泄,連強迫性控制也沒能做到,這也是在學校難以管理的原因之一。不過難纏的在於情緒的不穩定。她罹患了自閉及過動,自閉的特徵是向外表達的能力稀少,因而不與外界溝通,而事實上她也沒有任何語言,只會嬰孩式的嗚咽及簡單的單音。時常惱怒,突如其來的生氣,總叫人措手不及,而且是十分突兀的發怒。前一秒還笑嘻嘻,滿臉快慰,下一秒可能就是怒眉騰騰,喉嚨充斥著難聽的怪聲。然後開始用頭撞擊桌子,或用牙齒猛咬手臂,乍聽之下似乎傷痕累累,其實不然。注意看來,這小鬼撞桌子時會用手背作為墊背,而當我抽開她的手,她就不繼續自虐了;仔細看她的手臂,雖然放眼皆是鮮紅的齒痕,但卻沒有流血的跡象。所以她只是在虛張聲勢,對於自己的身體,還是很愛護的。

  但是對於「非我族類」,就沒那樣簡單了事。才二年級的她,體重重達四十以上,自然膂力過人,有時看我不爽(自閉症孩子會認人),便會使出獨門絕活:大力金剛爪。狠狠襲向我的大腿、小腿、手臂、肚子……什麼地方都逃不過她的攻擊,而老實說,那真的很痛。平常人看到她那嗤牙咧嘴及挾帶殘暴攻勢的模樣,往往退避三舍,便對特教班產生恐怖的壞印象。但我覺得十分有趣,如何去躲避她的攻擊,或是及早抓住她的手,控制她這種非社會行為,便是我的職責了。孩子畢竟是孩子,力量不及大人,這也是特教班急需男老師的一個原因──阻止及規避孩子的偏差行為,讓其不再惡性蔓延。

  這個小女生留著西瓜皮的髮型,露出笑容時還算可愛的小朋友。但當她發怒撕紙時,並非三言兩語就可輕易遏阻的。她很喜歡撕紙,無論空白紙、聯絡簿、公文、課本、學習單……只要是相關物品,往往逃不出她的魔掌。自閉的孩子有特殊傾向,固著行為及異常興趣顯著於外。很明顯她喜歡撕紙那瞬間的快慰,當然她家的紙早就被撕光了,如何保全教室珍貴的資料,則需要強烈的手腕。那就是肉體上的懲罰,雖說殘酷,但在制約與叱責無用武之地的狀況下,原始的傷痛反應,確實收效良好。只是體罰並非上策,是萬非得已時才使用的最後手段。

  這個孩子還喜歡偷吃糖果,而且十分挑食。自閉症學生通常有挑食的壞毛病,若不注重飲食均衡,導致身材不是過瘦,就是肥胖過重。她很喜歡吃糖果零食,肇因是媽媽習慣在搭校車前,引誘她到便利商店挑選零食,如此一來便養成一下校車,就往商店衝,甚至是順手拿走食物的陋習,再三規勸也無用。主因在家長不願配合。所以教室裡用來獎勵的糖果餅乾,都要藏在最安全的地方,免得三兩下就被襲捲而空。更誇張的是她喜歡玩水,把嘴巴緊套著水龍頭,滿心歡愉享用著自來活水;偶爾喝飲水機,但心情不佳時會把積木丟進去,造成一壺水都沒辦法喝的困境。她很貪吃,總有自己鑑定美食的特殊方法,那就是拿到鼻子前,仔細聞一聞東西的氣味,然後塞進嘴巴,迅雷不及掩耳。很糟糕的習慣。近來又學會把黏土黏上玩具的隙縫,再找個時間用手指掏出,放進嘴巴品嚐,如此骯髒又不雅觀,用戒尺勸說了多次依然故我,老師們也只能對著滿地玩具殘骸嘆息。

  最後是她可怕的好奇心,據說可以殺死不少特教老師。每逢下雨,蚯蚓從泥土中鑽出透氣時,就是指導老師尖叫的時候。這孩子在校車抵達後不懂得馬上進教室,而是帶著她的戰利品(戰慄品)──幾條生機盎然的肥蚯蚓,大搖大擺走進教室,在自己的座位以憐愛的神情把玩。然後,用力將它們扯成一段一段的,咖啡色的新穎麵條。絲毫不感到恐懼及噁心,是我可以稱揚她的優點。幸虧我兼職清道夫,可以在第一時間,處理那狼狽、黃色體液散佈的桌面。

  以上是這位孩子的概述,蠻有挑戰性的,對於我第一年實習就碰上這樣難纏的學生,說老實話我是該感到慶幸,「再壞也不會比現在糟」,這個消極想法點亮我憧憬的茫茫未來(神啊,感謝您)。哀矜勿喜,難過的今天還很漫長,同時面對四個程度不一的孩子,不僅要顧及教學品質,又要管理偏差行為,看來必然會花費一番功夫。等待孩子們來到教室的那段時間,心中不斷盤算著,最好的教學策略。而沒有人告訴我這僅僅是枉然。

  看到孩子們陸續跑進教室,聽著他們天真地呼喚,內心著實有股充實感。但在看到她(麻煩人物)的衣著時,我啞口無言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她媽媽的腦袋一定是政治人物型的。是那樣荒謬而不可理喻。居然給國小學生穿緊身裙,還有冬天穿的厚褲襪,那種需要自腹部脫下的貼身衣物!基本上特殊孩子的衣物以輕便為主,畢竟隨時有大小便,無法控制排泄的危機,穿這種衣物等於是宣告,「擺明要弄髒的」。也好,見招拆招,只是我一個大男生看來突兀,這孩子也只是吃吃笑,去玩她慣用的玩具,陷入自己默無旁人的空間。

  早上一二節都相安無事,反而是其他孩子開始與我耍賴,不是拿走我的表,就是用桌墊蒙著頭,或低著頭喃喃自語,漠視我那豪情滿溢的呼喚。但我這時沒注意到,她頻頻拉扯自己的裙子,是在警示我:「我想要上廁所。」只要她不要亂跑亂跳,抓起同學的手就咬,就算只是無意義亂笑,那也謝天謝地。而我的不安與慘痛,在第三節課裡,毫不保留自混濁的心湖溢出。

  那時小朋友都在聽學長講「冷與熱」,我協助她把椅子推了過去後,便開始處理一些文字檔,修繕以前拙劣的文章等等…….突然聽到小朋友大叫一聲「老師」,突感驚訝的我,猛一回頭,卻是難忘的場景,不該被回溯也只能在無奈下注目。

  我第一次明白,什麼叫做人工瀑布。只是瀑布之顏透明無瑕,她的不是。於是我得脫下她的裙子(這件裙子花了我五分鐘),那似乎在嘲笑我的褲襪(十分鐘),以及沾滿糞便與尿濕痕跡的內褲(一秒)。從頭到尾一人包辦,還得清洗骯髒的地板,之前在腦海靈光乍現的美麗詞彙,灰飛煙滅。沒有絲毫不滿,畢竟這是我的職責,只是感到無奈,這樣的行徑,要跟隨她一輩子,一旦親人遠逝,她又該如何自處?如何去面對完全陌生的教養人員?

  好不容易處理好污穢,換上一件新褲子後,她開始她最愛的遊戲,私處的自我刺激。這個行為實在是骯髒不衛生,因為她還會把手拿到鼻子嗅聞一番。而刺激的方式千奇百怪,有時是拉下拉鍊直接用手碰觸;有時則是把玩具放在跨下,就這樣坐了下去;再來就是使用便當盒,整個人壓在圓形的鐵盒子上;最誇張的則是倚靠著桌子角落,用兩隻手撐起自己,以體重做為媒介,把私處與桌角摩擦後的熱能達到最高效率!我猜想她在家裡偶然發覺這「奇妙」的感覺,便把壞習慣帶到學校,趁著老師們不注意時做這猥褻的動作。而今天老師不在,更為猖狂,每隔幾秒便重複一次,我在不得已之下把她關到角落與紙箱作伴,看她坐在其中一個快要爛掉的紙箱上,還想去打開櫃子找東西的模樣。我心中五味雜陳,窗外吹來的微風,滿懷憂愁拂過臉龐,雖然涼爽但無法釋盡燥熱的遺憾,仍不足闡述我當時的心情。

  我兩手各緊抓一把尺,我知道我該做什麼。分寸一直不在尺上,而在不見深淺的心中。孩子妳今天不能再挑食了,也不可以再撕紙了,還有我會帶妳去上廁所,但猥褻的動作我會處罰。中午過了嗎?妳上校車的那一瞬間,或許我的一天,才正要自凌亂中重整,無論漫長的時間,非關雜亂的心緒,只是淡淡的憂慮及默默的清掃。看著妳的名條,我做的,但早已被撕得體無完膚。我只是微笑,也只能微笑。坐回電腦桌前,竭力找尋早上從腦海逃離的美妙字詞,與那些存在於教室的簡單浪漫,思索未來那張空白的稿紙,該填上什麼恰當的標點符號;該寫滿什麼令人感觸深刻的,優美語句。

我兩手各緊抓一把尺,我知道我該做什麼。分寸一直不在尺上,而在不見深淺的心中。
難為你了,這是一個令人棘手的案例,多虧你耐心的照料。想必今天這事對你是永生難忘吧!看著你鉅細靡細的描述,沒有耐心的人是做不來的呀!

如果能為它填上什麼樣的標點符號,希望不是"......",以你之能,但願它是”。”,若是完美的”!”就更好了。

加油!願 主祝福你

秋賦雲 寫:
我兩手各緊抓一把尺,我知道我該做什麼。分寸一直不在尺上,而在不見深淺的心中。
難為你了,這是一個令人棘手的案例,多虧你耐心的照料。想必今天這事對你是永生難忘吧!看著你鉅細靡細的描述,沒有耐心的人是做不來的呀!

如果能為它填上什麼樣的標點符號,希望不是"......",以你之能,但願它是”。”,若是完美的”!”就更好了。

加油!願 主祝福你
其實我還蠻差勁的
在幫小女生換褲子時
雖然不覺得麻煩

心中卻有不甘
因為一個還沒交過女朋友的男生
居然要做這樣的事
還看到她的私處
總覺得生平的第一次就這樣沒了
心情有些低落

很差勁對吧?

這是很神聖的工作,你可不要妄自菲薄
當你在做清潔工作時,並無不潔想法,何來差勁之說?

說真的,別把外在的東西看得那麼重,智慧在哪?心就在哪?
我們本是赤裸而來,把心放寛吧,後面的路還很長呢!

對丹楓哥哥來說
每一位特教的孩子
都是一位天使
而你就天使們的再生父母 :lol:

欣生 寫:對丹楓哥哥來說
每一位特教的孩子
都是一位天使
而你就天使們的再生父母 :lol:
講再生父母有些過譽
因為再怎麼樣盡心
老師永遠無法取代家長
家長一定也要在家庭內努力

否則兩套學習,一樣白搭。
何況老師也不能陪伴他們一輩子
除非是教養院

而我現在還沒那種勇氣去教養院服務

秋賦雲 寫:這是很神聖的工作,你可不要妄自菲薄
當你在做清潔工作時,並無不潔想法,何來差勁之說?

說真的,別把外在的東西看得那麼重,智慧在哪?心就在哪?
我們本是赤裸而來,把心放寛吧,後面的路還很長呢!
是這樣沒錯,只是當下衝動,情緒亢奮
就想不到那麼多了。

心還是不夠靜,修業仍有待加強。

謝謝您的提醒。

凌雪丹楓 寫:
欣生 寫:對丹楓哥哥來說
每一位特教的孩子
都是一位天使
而你就天使們的再生父母 :lol:
講再生父母有些過譽
因為再怎麼樣盡心
老師永遠無法取代家長
家長一定也要在家庭內努力

否則兩套學習,一樣白搭。
何況老師也不能陪伴他們一輩子
除非是教養院

而我現在還沒那種勇氣去教養院服務

老師是她們人生過路的燈火
點滴會在她們心頭
永遠不去
或許我會把想到事情先寫下來
以後再修
最近回憶倒轉

哈哈~~~~~~^^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
特教班不是有生活輔導員的編制嗎
上述狀況理應由生活輔導員處理
你是男老師
出面爲女學生處理這些事
總覺得不是很妥當
畢竟這牽涉到私處的碰觸問題
有時這樣的問題的確讓人陷入兩難

不過你的愛心我們都感受到了
真是難為你了
辛苦了

幸運草 寫:如果我沒記錯的話
特教班不是有生活輔導員的編制嗎
上述狀況理應由生活輔導員處理
你是男老師
出面爲女學生處理這些事
總覺得不是很妥當
畢竟這牽涉到私處的碰觸問題
有時這樣的問題的確讓人陷入兩難

不過你的愛心我們都感受到了
真是難為你了
辛苦了
助理老師在另外一班
而且那班有個家長曾經抱怨
他們的孩子比較需要照顧
我們班上有兩個男老師
還辦不好嗎?

意思就是我被看不起了。
不過也還好
久了就習慣了
反正我的埋怨
也只是一瞬的不平啦

丹楓:辛苦你了!
給你拍拍手。 :D

跟隨理智的心跳,
懷抱唯一可能的細絨,
苦難不會白費,
羽翼會帶來最後的答案。

特教班的生活輔導員不應該是某班所專屬
無論是哪班發生上述狀況
她都應該出面協助老師處理
因為那是她的工作範圍
其實你們兩位男老師應該據理以爭才是
為什麼要因為家長的抗議而妥協
我所謂的理字
是男老師處理女學生便溺之事
的確不妥
而不是鼓勵你凡事斤斤計較哦

晚安

幸運草 寫:特教班的生活輔導員不應該是某班所專屬
無論是哪班發生上述狀況
她都應該出面協助老師處理
因為那是她的工作範圍
其實你們兩位男老師應該據理以爭才是
為什麼要因為家長的抗議而妥協
我所謂的理字
是男老師處理女學生便溺之事
的確不妥
而不是鼓勵你凡事斤斤計較哦

晚安
我知道
只是當時事出倉促
腦海也沒想那麼多
自己是頗急躁的人
就三兩下自己解決了

事後想想真有不妥
該請她過來協助才是
謝謝您的建議
避嫌的動作,還是要有

丹楓學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