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浪影聲在耳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胡也

  童年時,每當我看見娃娃與洋裝,就會忍不住打量擁有這一切的小女孩。

  我記得很久,很久以前,因為家裡貧窮,有時三餐不繼,就連學費,母親都還得四處去張羅,才能順利的讓我們這些孩子,完成註冊。因為沒錢,我總是得加入小女孩們的遊戲區才能滿足抱娃娃的慾望。三餐不繼也讓我營養不良,同年齡的小孩長高了變胖了,我居然還穿得下她們弟弟妹妹的鞋子或衣服。我就是這樣莫名的拿到了「新」的舊衣服舊鞋子,還有我日以繼夜盼望的洋娃娃和故事書。阿姨們會出清,買進新的東西,舊的淘汰後便送進我家,不論到哪,家貧給人的印象都揮之不去。

  我的好朋友不是娃娃,不是鄰家小女孩,而是夜晚水面倒映的那片月光。有陣子我在阿姨家居住,離海洋很近的關係,我會在沙灘上唱歌,在月光下築夢。月色是我的朋友,沙灘是我娛樂的地方。

  後來環境變遷,每顆星子的消失,海洋每一吋慢慢擴散的污染,皆帶給我無限的感傷,因為我知道,大自然一旦被破壞就難以回復往昔風貌。儘管我仍懷念童年的歲月。

  有一次,我帶著尚未入學的大兒子,回到以前玩過的沙灘,指著充滿垃圾的礁岩說:「以前這裡退潮後,岩石下有很多螺,夏天的時候,我跟阿姨舅舅,都在這兒撿回家煮成一盤盤,香噴噴又好吃的燒酒螺喔。」

  兒子聽著笑了起來:「那我可以去玩了嗎?」看著他漸行漸遠的背影,我忽然驚覺,孩子對我的遺憾無法體會,他在現在的社會中成長,卡通電玩的吸引,讓他不曾認識月光的柔美與明亮;繁華的都市讓他無從明白追逐浪花的快樂。

  我希望光陰再重來一次。

  曾經有一次,我佇立在醫院的窗戶前,居高臨下,孤單的,一個人默默流淚。那個月光明亮的夜晚,我陪著姐姐走人生最後一段路。姐姐過世的當晚,我成為一個富翁,口袋滿滿的絕望,皮夾飽飽的憂傷。

  那陣子在醫院,加護病房外,經常看見別的病人因病危,與家人上演的「死別」。我眼睜睜看著,淚水就這麼無聲地落下,為了姐姐,我變得敏感也更脆弱,對於死別,我有很深的悲傷,那悲傷讓我無能為力,一籌莫展。
  
  朋友帶我紓解情緒,我因此來到海洋,看著月光下的海平面,捲起氣勢磅礡的雪白浪花。一瞬間,我忘了憂傷,忘了流淚,我凝視潮水,看它後浪推前浪,一次又一次的,始終不放棄上岸的機會。在日後的每一天,因難過心情沮喪時,我會讓心平合下來,這樣海浪的聲音就會開始出現,「千里浪影聲在耳」當我保持心靈寬廣,就會浮現明亮月光照射的海浪與潮聲。

  婚後,我逐漸走出貧窮,山珍海味,綾羅綢緞,可是我常常懷念起的,卻是與妹妹共吃一碗麵,與姐姐搶一條破舊牛仔褲穿的歲月。如今,這些都遠離了,唯有那片月光屹立不搖,它在我眼前,彷彿伸手可及卻又遙遙遠遠。不論身在哪座港灣,只要雲朵不會遮蔽天上的月,我將看見月下海浪被岩石激出浪花的壯觀。即使相隔千萬里,當我用寬容的心對待別人時,依然可以聽到浩瀚千里的浪潮聲。

貧窮往往是生存中的無奈
獲得的物資與他人相較過於貧乏
可能在年幼埋下不甘心的陰影

但是卻也有屬於自己的安寧時刻
藉由良辰美景而非高科技產物
去豐沛似乎偏差的心理

孰優孰劣不敢定論
至少對當事人來說
印象深刻
局外人不了解這種過去
只能靜靜聆聽
站在兩側極端的情感宣洩

時間永遠不會重來,儘管我們熱切期盼
浪費的或是積極度過的
都只會在生命上留下刻痕
無法抹去,未來偶爾看看那痕跡

笑一笑後,或許什麼恩怨情仇
人間的苦哀喜樂
都不是那樣重要了

因為走過,所以深知

問好指月

喜歡這樣的文章
除了有我類似的貧困童年與感傷外
其實也勾起許多快樂甜蜜的回憶哦

小時候我們家兄弟姊妹的制服
通常也是鄰居汰舊下來的
記得小弟一直到六年級的時候
母親才因為他要競選全校模範生而添購一套新制服呢

另外
海邊撿拾燒酒螺也是我們童年美好回憶之一
尤其從內海跨到外海必須通過寬廣的炎熱沙灘
這時爸爸孔武有力的雙臂
一次可以將我和妹妹高高抱起呢
通常幾個小時下來
戰果豐碩螃蟹蝦子蛤蜊滿籮筐
晚餐一大鍋的海鮮粥
很快就會被我們掃光光
現在想想
其實還窮得挺快樂的
起碼有錢人家的孩子未必有機會體驗這樣的幸福

問好指月

人在親情中的表現有許多面相,
不論是哭、是笑、是吁、是吭,
都有其背後的動人故事,足以令人低迴不已,

真是篇動人心弦的文章,
見文如見人,向感情豐富的指月致意了。 :D
你最近怎麼都寫這樣賺人眼淚的文章啊!
真想跟你說說:你真厲害呢!

不過
剛開始看你的文章
還以為你小時候是灰姑娘呢?
赤貧....悲慘....沒人性的童年??

TO:凌雪丹楓

人生光景唯一不變的是春夏秋冬。很多事很無奈,笑一笑,是一天;生氣憤怒,也是一天。我選擇前者,用這樣的笑容來過生活。生命是短暫的,即使活到百歲,恩怨計較一生,也是虛擲了~

問好凝雪


TO:幸運草

對啊!那樣的日子充實又愉快,只是宗教信仰的關係,我已經慢慢遠離海鮮了。當我想到童年光景,有時在夢裡,仍能甜甜的笑喔^^

問好幸運草


TO:恩陽

當心情低落,寄託文字也是種紓解的方法~

見文如見人......指月本身是搞笑的哩@@如果我沒有失去姐姐,或許我不會寫出這樣傷感的文章~

問好恩陽


TO:瑞泰

哪裡喇裡,偶沒有很厲害,普通OK啦!
不過,我最想說的是......
= =|||有那麼嚴重悲慘嗎?

問好以上四位,晚安
天岸馬剛聽海潮音回來,一身舒暢,凌晨三時卅分出發,到海浪前方停步,
諦聽!諦聽!海潮音、宇宙音。聲聲入耳聲聲逝過。夜已近尾聲了。。

和朝陽約好相見的,好餵鏡頭紅蛋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