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關於散文創作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馮瑀珊麻吉

日前看到夏霏版主貼出阿昌哥的【何謂散文】,這個題目自我當散文版版工以來一直在思考。以下是我蒐集資料,並與文友討論之後,加上個人心得而整理出來的。大部份是我自己的看法,不見得正確,在此張貼出來,希望與各位分享,並請各路英雄豪傑不吝賜教,就「散文創作」種種加以討論。

《現代散文的定義》

中國散文的濫觴,可以追溯到「尚書」,然而內容以公文為主,宋、明以來的話本、小品,更接近現代的散文,五四之後,白話文普及,亦使一般人更容易接受。

廣義的「散文」,是相對於中國文學的另一主流「韻文」而言。撇去了押韻、對仗及平仄等的約束,不論抒情或說理,散文顯然瀟灑自在得多。

胡適之曾提出:散文,在內容上,是展現作家的生命歷程與生活體驗;風格上則呈現作家的人格個性,情緒感懷;而主題方面,要能表現作家的關照、思索、智慧、學識。以內容分,可以區分為:情趣、哲理、雜記。如果以結構分,則又可區分為:日記/週記類、遊記、札記、傳記、報導文學、序跋類。

可見散文的形式和內容均十分自由,許多非文學類的作品如新聞、講稿、說明(如工具書)等,都可以算是「散文」的表現。

時至今日,隨著網路普及,以文字溝通、創作者越來越多。然而許多人無法分辨散文與詩、小說之間的差異,事實上這三類文體的分界也確實越來越模糊。簡單地說,小說是「以文字構成情節(plot)來敘述故事(story)的藝術形式」,「情節」、「場景」和「角色」是構成小說的要件。是否成立端看這些形式要件是否滿足,故事不必真實,但情節必須合乎邏輯。

至於散文,只要「情節」、「場景」和「角色」其中之一,就可以鋪陳出不錯的文章了。李廣田『談散文』中提到:「只寫一個情節、一段心情、一片風景,也可以成為一篇很好的散文。」有人是把虛構的都當做是小說,個人以為小說必須要具有足夠的故事性,當然散文也可以用來說故事,但散文中「感覺」的成份應該大於「情節」。要寫得好,條件在於「誠」字,也就是作者自我的情感。

《散文創作要點》

散文創作,無論內容或形式都十分自由,所謂「散」者,係指自由瀟灑不受拘束。但要創作出好的作品,在寫作上仍必須留意以下數項。即:主題要明確、內容要言之有物、修辭要精確。

一、主題明確

和公文寫作一樣,每篇散文也要有一個「主旨」。主題是散文的靈魂,從一個主題出發,旁徵博引,每一步布局都這個主題習習相關。選材要有創意。題材或過於龐雜瑣碎,或故意裝腔作勢、東拉西扯等毛病,最好是能免則免。若內容是較重理性的談論,便可安上一個「試論○○○」、「○○○之我見」等;而若以感性的筆調書寫,則命題不妨也柔軟一些。

主題不宜過大,例如「人生」這一類主題,可考慮從大主題中再縮小範圍。近年亦常見到有分成幾篇小文章,掛上不同子題以一個系列的方式表現。

二、意象清楚

意者抽象,象者具象。作者純靠文字來表達色受想形識,讓讀者能理解,進而有同樣的感受。

好的散文,常以意象呈現主題。作者必須描繪具體可感的、可見的、可觸摸的事物,讓讀者體會作者的描象的意念。也就是讓讀者透過作者的眼耳心,去看去聽去想,讀者才能清楚感受作者的感覺,更能產生共鳴。

三、修辭典雅

文字精確是文學創作者最基本的修養,散文還要求典雅,散文的觀點就是作者的觀點,一切言論代表作者的意見。修詞精巧典雅是散文作品影響讀者感受的重要因素。另文字不應寫得太死,要有活潑的生機。

四、氣勢連貫

掌握一個主題、一件事件,利用情節轉換,逐段翻瀾、遞轉,營造生動連貫的氣韻,緊扣讀者心弦。切忌節外生枝,將讀者注意力引到別處。

詩、小說、戲劇往往為作者人格的轉化,只有散文才是作者人格的直接呈現。好的散文是作者的真情流露,誠意與情感是文章的靈魂,技巧則像是化妝,可以加深文章帶給讀者的力量。功力高明的作者,可以發揮寫作技巧而不見修飾;如果全篇不見作者的真性情,技巧再好都是次等。

《個人心得》

「先有文章後有文體」然而我們現代人寫作,詩與散文的差異應該是相當清楚的。至少在我下筆時,便知道那將是什麼。

自從掛上網以來,從純粹找資料到聊天,到發表個人文章,算算竟有七年之久了!這期間,陸陸續續寫了一些有點文藝氣息的東西,「散文」該是最大宗,而且以個人平常寫箋函公文致詞稿新聞稿經驗,自信表達能力應該不致於太離譜。受到幾位文友影響,我也寫過不算多的詩,然而揮灑自如的散文,才是我的最愛。

只是不知道別人如何看我的作品?在幾個常去的文學網站上發表,居然會被選中的多半是詩作,而且我自己喜歡的不見得入選,反而是普普的入選了。我反覆思索,自忖不是自己的詩寫得進步多少,而是散文的表現,並不是自己想像中的好。

那麼,散文該怎麼寫?或者,怎樣的散文才稱得上是好?

稍稍注意了一下,在許多發表平台上,散文似乎被定義成「抒情文」,看了替作者叫屈!散文的範圍是相當廣泛的。不論在優秀、楓情或者喜菡文學網,都可以發現:許多被推薦的散文,都帶有「詩」的味道,然而不是散文詩,也許可以稱為「詩散文」。

我個人是很喜愛抒情文,然而難道非抒情不足以稱散文?2002年10月中國時報副刊刊出了散文獎的評審經過,蔣勳說:「寫散文的人容易落入窠臼,常常分不清楚什麼是真情,什麼是矯情。」古蒙仁說:「散文必須真摰而感人,缺乏實質內容,只知在技巧或形式上刻意求新而忽略感情的投入,絕對禁不起時間的考驗。」朱天文說:「很『甜』的題材,容易感動人,在相信散文是真實的前提下,往往在評審散文時,會因為他的真實,產生同情而予支持。所以我會提醒自己隔著距離,以冷靜的態度去省視他的文學成績。」蔡康永說:「面對感人的文章,必須抱持更高的標準來評審。(某一篇文章)作者應該更自覺的去寫作,不是以這種放鬆自在的姿態,感覺上沒什麼骨氣,文字張力不足。」

這當中大部份的論點我同意,除了說「散文一定是真實」這部份。(有一派是以真不真實來區分散文與小說的,可我覺得這種分法並不恰當,總以為文體還是應該用文字表現的方式去區分吧?就算朱天文自己,也有一堆不見得是事實的散文呀!也許她都歸到小說類去了?)

去年九歌出了一本【散文教室】,選了十二家,主題明確,文字優美精練,意象清楚準確,視野廣闊而描寫深刻,這些也是我心目中的散文,然而也可能「了無新意」。

最最害怕的,是極華麗繁複的文字。大量的形容詞堆砌的文章,美則美矣!然而全篇讀下來,往往找不到哪一段是印象深刻的。化濃妝的文字是一種沈重負擔!更是閱讀上的障礙!偶有一兩句穿插在文中是很美的,然而通篇如此,讀來不免嘔血三升。看看其他所謂的好散文,似乎也有這類傾向。

在這樣的潮流中,我仍堅持自己一貫的看法(可說是古板吧),創作原本就是為了自己高興、自己理念,以認真的態度發表與人分享或討論。譁眾取寵終究短暫,真正有內涵的才經得起時間考驗。倒也不是說自己的文章就多有內涵了,而是在檢討「什麼是好的散文」的過程中,漸漸體會自己所嚮往、追求的是什麼。
在接任散文版主之前,我捫心自問,真的,了解散文嗎?

雖然我是中文系出身,但對於創作一事,一直是信手拈來的隨筆,一旦涉及理論的框架便有所限制。

在散文版,我也多次被問及,「你寫的真的是散文嗎?」然而,一旦說出散文的樣貌,其實也是侷限了散文的樣貌。

大二大三時學到文學理論,有一陣子覺得自己的文章沒有大格局的價值,曾經封筆了好一陣。直到畢業後,有些情緒不得不書寫,不得不出口,才又開始創作。

接任版主一事讓我惶恐,深怕創作會被「因人舉言」,「因人廢言」,所以我覺得有必要說說散文的定義,引述最接近我想像的,他者的話。阿昌哥那裡我已經寫信去徵詢他同意,如有任何不適,隨時可以刪掉的。

散文的樣貌是什麼?基本上,我想,文字成為篇章,又被歸類為詩、散文或小說,就已經初步畫出散文的輪廓了。

理論是否真的會侷限了散文的樣貌?這一點是值得討論的。基本上,我們約略可以從文友張貼的文章中讀出他寫作的態度是嚴謹或隨便,信手拈來不見得不好,妙句天成即是可喜。

夏霏在散文版張貼的創作是散文,有些密度很高的文字不需要太長篇幅,雖然我私下常期望妳的文章可以長一點(個人看法啦 :lol: )。
對我而言
散文,是情緒或事物的切面,不像詩那麼充滿隱喻或輻射。

所以我有時會用匕首般的短鋒去寫出某個時刻的切面。沒錯,不少人希望我可以發展地長一些。但有時太長,加了情節,就成為有結構的小說了。

我的散文,看起來還是像隨筆或日記。當然囉,隨筆或日記都是散文的樣貌之一。我的目的還是要用匕首刺入閱讀者的心臟,我還在學習更精進。

阿佛列德王的華美散文風格則是我一直很激賞的。
夏霏 寫:所以我有時會用匕首般的短鋒去寫出某個時刻的切面。沒錯,不少人希望我可以發展地長一些。但有時太長,加了情節,就成為有結構的小說了。
但是有時候好像才剛要進入情境就又結束
感覺起來像是零散的文字

一點淺見

在這裡我是學歷最低的
沒受過正規的學院教育,我之所以常常跳出來說話
是因為我常常投稿、常常被退稿,接過主編來電要求重寫稿子
也跟主編私下通過信,所以我的臉皮比一般人厚一點
我對夏霏最初最深的印象,是在野葡萄看到她的文章總數排名最高
後來也在自由時報花邊副刊看過她的文章
我也曾經在散文版的回應裡說過她的文章如果長一點會更好
最近才知道她是中文系出身,害我一時覺得亂不好意思的
夏霏到喜菡的第一篇散文推薦是我值周時推薦的
我記得很清楚是:<金星是我的>這一篇
筆觸前衛活潑,當時我以為她是學生
我覺得這是一篇很具體的散文,夏霏美眉你應該勤勞一點
把文章寫長一點,我相信你有這個實力


<金星是我的>

天空朗晴得過分的暑假起點,

我決定拔掉活塞後筆直朝天際飛去,

並且向世界宣告今後金星歸我管轄。

對於那顆被后羿射的只剩一顆的火球﹔

以及,
嫦娥廣寒的居所﹔

甚或,
曾經發現生物遺跡的火星…

我,並不是那麼有興趣。

宣告金星是我的,

純粹是因為她有著炙熱熔岩,硫酸般的雲霧,浪漫死人不償夢的維納斯駐守著﹔

以及,以及,

夠遙遠虛幻到沒有人與我搶奪,

甚至比桌上一塊沒有署名的雞排還容易得手。


也許有人不服氣憑什麼金星只屬於我,

我也不敢拍胸脯保證我是第一個舉手說要移民到金星的傢伙。

當然我不會像亞美利監國強行且粗魯地在地表插根象徵物,

但我夠誠意地為金星寫了幾首詠嘆詩,

並且率先在那裡鑿了一個潮濕的洞穴當起狐狸。

而這種種一廂情願的行徑都是在金星的居民尚未發覺下進行。

(雖然我對於金星人口的密度毫無概念,只因我太執著等待小麥色頭髮的小王子。)


當然我也有統治金星人民的錦囊。

那就是招集所有的人在那塊最泥濘的廣場,

向他們娓娓敘述關於我的一些瑣碎且悲傷的故事,

讓他們集體心碎死去,

留下可能存活的那些對於憂傷永遠無法饜足的優秀人種如我,

然後和樂地一起分食悲傷。 

這麼說來我果真適合佔領金星。

因為就在宣佈金星是我的的十分鐘內,我已經擬好憲法,畫好疆界,且收拾好我的狐狸洞穴。

並且為自己的思路和行動派深深深深竊喜起來──關於這貪饜又天真的念頭。

季風 寫:金星是我的>這一篇
筆觸前衛活潑,當時我以為她是學生
我覺得這是一篇很具體的散文,夏霏美眉你應該勤勞一點
把文章寫長一點,我相信你有這個實力
金星是我的這篇的時候,我大三,還算是學生。

很多時候作品是在等公車,坐火車,或是行走間完成的,靈感轟地襲來,匆忙便寫下了,所以結構不太嚴謹,不過創意和效果十足。

因為尊重當下的想法就鮮少潤飾了,這也是我的缺陷之一,我會少懶惰一點,暑假打算修修我之前的文章。

謝謝各位先進的建言。

發現季風很久以前嘴就很甜呢. :oops:

呵呵呵......

散文,其實可以用更簡單的方式看待,即是喜怒哀樂的極致表現。
然而,每個人天生與後天養成的素材敏感度不同,
自然對於較深刻的情境容易下手,也就是人常會說的巢臼,
不管如何, 一個寫手,雖說對於題材的創新該多方面的涉獵,
但,從最愛著手,當是無疑的,再進而從文華中識得竅門,
便能有所突破,只是,為文者莫忘誠與真,其餘都好說。

想飛個人覺得,寫手在選擇題材時要小心,其次,便要從題材的大綱著手,
基本架構訂定之後,該如何的起頭,情感如何的細啄,怎樣在段落之間,
做合理的安排與情境轉折,以致結尾,這其中的情感該是相應相連的,
不該只是片斷的、唐突的,當然,文章對讀者的感受與共鳴都是最直接的,
好與壞自當能在讀者心中判定,相融的情感與情境的刻劃若能深入人心,
這無疑是好的創作。

同樣的詞彙,不同的寫手,組成的情感與意境便不同,除了基本功要扎實之外,
文字的敏感度與情感度的融合也是挺重要的。

以上純屬想飛的個人意見.....

最近霏有用功在寫一些比較結構性的散文了,算是大進步。(自己拍拍手)
而且霏發現,咱散文版的回應很熱烈咧,寫來很暢快! :P

這篇文章已經沈到後面去了,又被夏霏拉回第一頁 :P
感謝各位版主的回應 :lol:

散文並沒有一定「非怎樣怎樣不可」的格式
所謂好的散文,很直覺的想法是:
當一篇文章能讓我感動,就算是好的散文了
再讀第二次時,會注意到其他寫作相關的細節
像是寫作技巧和結構、鋪陳等等

站在作者的角度來看
是否足以表達他所想到表達的?
站在讀者的立場來看
是否能夠接收到作者傳達的訊息?

散文版越來越熱鬧
一部分是因為各位版主的努力
感謝大家 :lol:

在這兒,我的所學和所在,可能是和中國文學差最遠的。因此,我也不能談理論,只能談感想。

個人看到形容詞充斥的散文,會頭暈。所謂充斥,是指明明一句話可以說明的事,不要寫一大堆。

例如,美麗的春天,綻放萬紫千紅的風情,點綴世間一片迷人的色彩。

春天是美麗的,萬紫千紅再來說一次,迷人的色彩再來三說。說了這麼多,我看到的還是美麗的春天而已。

淺見啦! 

何謂散文這議題很棒,值得一陣子便討論一次。每個階段在創作時常常會有不同感受,所以霏才雞婆地將文章拉前討論。

文章寫的好不好,學歷不是必然。很多大家念的是史哲科學系的呢,一樣寫的棒透。反而念文學的讀了太多理論,變得容易框限文句。我在大學念理論時就碰到這種情形。理論念太多,會有大家的陰影,也會有創作的壓力。

不過現在的創作者由於慣於網路寫作的形式,甚少閱讀名家經典,在創作時常出現注音文,別字,或是圖像文,說實在我無法茍同。如果想要文章精進,還是得從一些名家著作(絕對不是網路小說)閱讀才行。至於何謂名家?可以從一些討論散文技巧的工具書中覓得資訊。

瑀珊6月時曾說我的文字篇幅再加強一點會更好。的確,那時的我著迷短小的篇章。近日霏發了瘋似的每天寫10幾篇,都是長篇幅的篇章,正等候一日一篇向大家討教呢。還有,霏寫了一篇【討論】寫作的訣竅
http://www.pon99.net/phpBB2/viewtopic.php?t=5315

也盼各位指教喔。 :oops:

在這裡,看到許多各個好手,寫出自己認為散文文章的想法,雖然我個人是從小就愛寫文章,卻是詞不達意,往往中心主題也是十分容易離題。若不是以前高中時期,一位國文代課老師給我一些鼓勵,我到現在還是寫不出來一篇文章。

散文文章要長要短,嚴格說起來並沒有一致,一定要很長,或許是短的,全看投搞的版規及限定的字數。我記得聯合文學的一位主編顏艾琳,曾說過散文真正要寫的流暢且又達到意境,還是看作者的親身經歷及感受。如果是以想像空間來揮發,多少也需要某些創造力,創造力來源部分多少也是從一些學理出來,其次才是看標點符號及字句的修飾。

從我來到喜菡這裡開始,不敢說自己的文章有進步多少,但是,我是學到不少寫文技巧及表達意境,今日看到你這篇文章,我是感觸良深,得到不少啟示,即使其他的文友看到,相信也是學到不少精華,禹嘉寫出這段話,純粹也是自己的想法及感受,今日來你這嘮叨一會,還需多見諒了,在離線後,轉人我本人的其他宮殿,還是先和你說一聲,能認識你真好,會不會太噁心一點 :lol:


禹嘉來拜訪 (bin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