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月迷津渡時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胡也



  /擺渡在愛與不愛的兩岸之間,
   月迷津渡的愛,靠不了岸/
              陳魚.同名書

  我同你說了嗎?想必是還沒有。我哭了,不是因為書裡的主角天涯永隔,而是,你知道的。然而我無法確定你是不是真的知道,我們早就沒了所謂的聯繫了,親愛的,送你一首歌好嗎?陶喆的「太美麗」,只因我們永遠無法達到這樣的境地。我很清楚,這座牢除了你之外就只有我自己能救自己出去了,然而我卻多麼希望最終來拉著我的手的人是你。

  你的心卻在別人身上。

  噓,我一直假裝自己不清楚,一直假裝你所說的都是真的,哪怕心裡一直很明白,你只是在哄一個小妹妹,一個你一直以為她還沒有長大到可以的年齡,可悲的是,我卻無法告訴你我不是小女孩了,就怕你連哄都要割捨下,轉身離開我的視線。而你當真在我視線所及之處嗎?唔,我不要聽答案,你不要,千萬不要告訴我,好嗎?

  「愛真到了支離破碎
   只會把心割得鮮血淋漓」

  我還一直以為它就是朵自心房萌芽的刀花,靈魂淌著血卻沒有任何痛處,很美的淒楚。為什麼情歌特別容易傳唱,你有想過嗎?我猜想是每個旋律都像是一個尖銳的意象,每每響起便要往心裡鑽探,直到那些碎裂的淚珠伴著苦澀衝出皮膚。才說要忘了你的,才說過的,卻在那夜被一個尾音的懸吊給喚醒。

  能不能從來我就不曾認識過你?或者,苦守背影的人不要是我?你沒有回答,此刻你在那一端遙遠的黃昏下細數每一道可能經過的彩虹,而我在這裡細數每一句你曾經說過的字字句句,串成長長的一條思念,路過的人都看見了,就你沒有,就你狠心地視若無睹,呵,我笑了,再一次覺得自己是個病入膏荒的重度精神病患者。你打算把鯨向海醫生的電話給我了嗎?

  我也住在一個窄小的瓶子裡,不停地擠壓自己往更底部的地方鑽,就這麼窄了,再怎麼樣都還是看見你,看見你那張不能不去看的臉,嘿,你心裡多少有些心疼吧!可以舉個手勢讓我知道嗎?起碼我可以少痛一點,起碼。

  「明天,就是比永遠多一天。」我不在你的明天裡,就連昨天跟今天都不在,我在我無盡的谷底數著玫瑰花瓣:愛我不愛我,不愛我愛我,愛我,不愛我……面對寂寞只不過是反覆對著自己說著白話,面對不愛我的你遠比面對寂寞還困難,對於悲苦,我已經沒有再更經典的詮釋了,我不是刻意要悲苦,純粹這麼簡單地就走入它了,骨子裡我們才是互相欣賞的嗎?我不禁要苦笑了。

  雨季沒有離開,我的髮上不斷有雨季的聲音盤踞,我總是跟著這樣的聲音吶喊著愛你,直到雨季也被我的聲音蓋過之後才驚覺自己扭曲,是的,扭曲,我把自己扭曲在這份沒有陽光的霉氣裡滋生,氣象說後天有個強颱將登陸,我已經預定好五號碼頭的左側角,準備與之高歌。

  我是無法靠岸了。在這片漫無人煙的河岸散步,撿拾你掉落的鈕釦,每一顆都完整地鑲嵌進掌心裡,就像你的眼睛隨時都看著我一般。自虐嗎?擺渡的人通常都遺忘了正常的感覺,我在彎彎的風景裡看著自己的青春隨你而去,只有日漸消瘦的皺紋我沒有放生,你只會看見為你美麗的我,即使你永遠都不知道這份美麗是為你而來的。

  最後這段詩給你,輕輕地撫在唇邊就好,如果,你恰巧經過了我這裡。

  /大時代移至燈下投影出一個年老的我──在
   寫字板之外,又漸漸
   融入寫字板之中,這回,六寸寬一尺長的木頭
   清晰地浮現一個字:愛。/
               李進文.閱讀一塊六寸寬一尺長的木頭

06/08/14 19:13



太美麗/陶喆

作詞:陶吉吉/娃娃 作曲:陶吉吉

Hey Yeah~~
Woo Oh~~ Yeah
每一滴眼淚 每一次心碎 什麼愛能無疚無悔
不灰心等待 痛苦也忍耐 堅持愛了就不後退 Oh Wo No

我知道我不是一個輕易就會說愛的人 Yeah Yeah
沒有想到這樣的妳卻改變我

太美麗 太美麗 妳的愛是多麼的甜蜜
太美麗 愛我也美麗 Oh~~
現在 我不再懷疑 我不懷疑 有多愛妳 Woo~~

每一個腳印 每一朵烏雲 說著我的飄浮不定 Yeah Yeah
傷妳傷好深 別人早就要放棄 為何妳還是會給我寬容 Oh Yeah Yeah~

我知道我不是一個輕易就會說愛的人
可是妳堅強的付出卻改變我

太美麗 太美麗 妳的愛是多麼的甜密
太美麗 愛我也美麗 Oh~~
現在妳不必再去懷疑

當妳在風雨的未知裡走過
當我們迷失的自我的漩渦
交會在黑暗中你我發出了新的光芒 Yeah
現在我已全明白什麼是愛的真義 Oh

太美麗 太美麗 妳的愛讓生命太甜蜜 Woo~~ Oh~~
太美麗 只有對你感激 Oh~
越過表面我看見妳美麗的心 Oh Yeah 你最美麗
太美麗 Yeah~~
妳最美麗

★☆歌詞轉載自『六一歌詞庫』  http://so61.com/

  文章依然很美。要表達的意念也很強烈。月迷津,渡航。誰來擺渡?

  住在窄小的瓶子......數著玫瑰花瓣,看起來都是很痛的比喻方法。或許痛才能喚醒一切,但那種痛又真是愛嗎?

  愛到深處依然是愛,但會不會疼痛,可能是其次吧?踩著彼此的背影,或許我們都在前往月的國度。

秦觀《踏莎行》

霧失樓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裡斜陽暮。

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郴江幸自繞彬山﹐為誰流下瀟湘去。


*成篇就都是梅花尺素,郴江繞著彬山﹐瀟水流下湘江.
  夜半,我獨坐在案前,正因為翌日(其實就是今天)的班已經請了假,久久未能好好地讀幾篇詩文,於是想好好的看一看。順便找找舊友,以及那熟悉的文字。

  雖然一直沒有說些什麼話,關心卻不在話下,一直惦記著的,是那寫下月迷津渡的愛戀的那張素雅的臉。即使那印象從小小張的照片裡而來,卻好像已經熟悉很久了。

  ......只有日漸消瘦的皺紋我沒有放生,你只會看見為你美麗的我,即使你永遠都不知道這份美麗是為你而來的。很喜歡這麼一段,想起為了誰而改變著自己的什麼,那些日子以來,沒放生的卻是寂寞,孤立而無援的寂寞,然而自己的美麗他人看到了,那個該看見的人呢?

  不該在這裡湊興與你一同悲傷,本應該說些什麼話或者不該說些什麼話的,總是辭窮並且,語無倫次。只想好好地、專心地問候你,而且想問你,我們的茶約還算數嗎?都快開學了唷......

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