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水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

妳當有一滴水珠的觸覺、一片葉子的。

夜晚像風那樣吹過﹐妳可以刻意穿得稍少稍薄﹐用手臂上的汗毛﹐去感覺城市的世界的冷漠。妳不需傾耳就可以聽到哭聲﹐從樓與樓間的窄弄裡浸滲透出。風雪落下每一個歸人的背後﹐他們不回頭就可以忘卻走過的冷清。

公園裡的鞦韆在月光下頭輕搖﹐妳可以刻意聽到跑跳的步聲﹐以及爭吵和招手的聲音﹐一群即將死去的白髮男女﹐相互招著手的聲音﹐就像他們的月光流動的聲音﹐都是清楚如同鐘聲的﹐那樣妳不需傾耳就可以聽得清明。

妳當有一滴水珠的憂愁﹐一片草葉的。

白髮從樹葉上垂落﹐火光向水池裡流失。妳伸出手掌讓一隻過路的蛾飲水﹐一個撿拾月光的男子伸出一隻手指舔舐風裡的衝動。妳不需擁抱就聽得到街路底下的呻吟﹐顫動的河流向下水溝裡沖刷沉積的臉顏。

陸橋下面的螢火止不住相互撞擊﹐流星在許多窗玻璃上爆裂。妳不需要止步照夜的鏡子﹐那些遊走的哭聲都是赤裸的燭光﹐潮水推開的沙粒就在堤邊掩埋一些沒有人看顧的黑暗。妳走過遺棄的凝固的一城街底下的腳印﹐聽不到的,都是被遲到的腳步聲吞噬的眼神。

妳當有一滴水珠的銳利﹐一片荷葉的。

7/28/2006

陸橋下面的螢火止不住相互撞擊﹐流星在許多窗玻璃上爆裂。
好美,好有意的雨。

這滴水還真恰到好處,值得玩味。

賦雲問好章兄

賦雲久違了。多謝讀文。

每次點閱你的散文就像拜讀你的詩一樣
想像力得發揮到極致
真佩服你的創作速度

嘿﹐多謝幸運草捧場跟加油了。
ZY問好。

似乎有種詭異的氣氛在字裡行間流動,相當有意思的構思!

問好zy

簡單的題目,卻藏著了不起的意象。

描寫十分新穎,不僅有力道,而且教人深刻。

滴水凝圓在荷葉之上,久久不散,不破裂成黑暗要的樣子。

但它真的銳利嗎?還是印象中的一種凜冽?

謝過姍薏和凌雪讀評.
問好了.

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