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樹坑記事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



              『楓樹坑記事』

  走入山村的村道上,處處可以見到綠意盎然的楓樹迎風飄搖。通常楓樹入秋變紅或黃,可是山村楓樹永遠是蒼翠油綠。到了秋末它也會落葉,留下光禿禿的樹身別有一番秋景。這種楓樹村人稱它為「青楓」,客語「青」即「綠」的意思。

  村子裡的小學校,是建築在山坪拓寬出來的平地上。校樹廣植青楓樹,排排整齊等高樹蔭廣闊。那年我剛升上五年級,暑假期間換了許多新老師。我們班導是位男老師,大家都覺得這學期没指望了。及至開學過後我們立刻改變觀感,因為這男老師是座寶庫,天文地理無所不通,音樂美術更是高人一等。所謂能者多勞,任何科目的老師缺席,課程大都由這位老師代課。

  上音樂課他教我們唱「秋楓」,不知是他教導有方或是我們太聰明?全班不分男女,個個皆能琅琅上口。記得歌詞是這樣寫著:「秋風初起連朝濃霜,處處楓葉降。哪來畫工渲染艷麗,描出好模樣。秋天冬天底的椿花,招我來欣賞。閒晨暇日逸步山野,滿眼儘紅妝。」

  這首歌我愛得要死,每有空閒我會用橫笛吹奏一番,要不抓張樹葉捲成口笛吹奏,音韻滴嘟入耳也蠻好聽的。就在我與阿秀初戀之時,我還拿它當情歌唱給她聽。某日在山城火車站與她重逢,她竟然還記得這首歌哩。

  山村小孩對青楓情有獨鍾,大家喜歡摘它葉子泡入水中,待其葉肉腐爛清洗淨,留下網脈塗以顏色當作書籤。女孩手巧花樣百出,有人纏出花朵有人寫詩送人。更有些人摘下楓葉直接夾入課本,等它乾燥薄薄一片當作「風飄仔」玩具。他們拿著「風飄仔」站立高崗上,趁著風吹將它一放,它就隨著風吹飄出老遠。墜地後再撿再放,過程單調但他們都樂此不疲。

  秋末冬初,青楓樹上會有一群似蠶般的綠色樹蟲啃食楓葉。葉片啃盡就在枝椏間結繭。我們老師說那樹蟲叫「青蠶」,它與山東的「榨蠶」有點親戚關係。青蠶結繭非常堅固,初結完成色澤灰銀,待其全熟轉為亮黑。附於枝椏韌度隨著時間增加,即便強烈巨風掃過也不會脫落。曾有山民將繭轈絲,可惜試做很久皆無成果。

  孩子們對青蠶的方法有點殘忍,他們抓它剪去嘴啄浸泡酸醋內,不久剪口翹出絲頭。孩子們捏住絲頭往外拉,出現眼前的是一條青綠透明的蠶絲線。每條蠶的長度不同,所以拉出的蠶絲長短也不相同。這種蠶絲韌度特佳,我們都用它來當釣魚的絲線。小魚上鉤不用說,再大的草魚或鯉魚上鉤也逃不掉。

  砍伐過的青楓樹頭,經過日曬雨淋能長出許多菇蕈。雨後蕈菇怒飆滋長,雪白簇簇十分搶眼。村人稱它叫「楓樹菇」,新鮮清炒加薑絲滴些米酒起鍋,香脆鮮潤老少咸宜據說還有療效。因此每在雨後,山村小孩都會提籃去楓樹林採楓樹菇。自從山村產業道路開闢,青楓巨樹早被砍伐殆盡。從前舊景不在,心裏總是蘊育著一股失落的感覺。  【完】

山村小孩對青楓情有獨鍾,大家喜歡摘它葉子泡入水中,待其葉肉腐爛清洗淨,留下網脈塗以顏色當作書籤。
好懷念這種書籤,挑起了賦雲的回憶呢!

問好北北

秋賦雲 寫:
山村小孩對青楓情有獨鍾,大家喜歡摘它葉子泡入水中,待其葉肉腐爛清洗淨,留下網脈塗以顏色當作書籤。
好懷念這種書籤,挑起了賦雲的回憶呢!

問好北北


雲友久見!
問安並謝謝讀文~ :)

砍伐過的青楓樹頭,經過日曬雨淋能長出許多菇蕈。雨後蕈菇怒飆滋長,雪白簇簇十分搶眼。

小時候
我也好喜歡雨後蹲在草地上或枯木旁
一個人靜靜的與這些不知名的蕈菇對望
但是通常我都不敢用手去觸摸
深怕中毒身亡

至於那些長在老榕身上的黑木耳
呵呵呵
肯定成為餐桌上
好吃的木耳炒蛋

請問楓樹坑指的是通霄那個地方嗎 :roll:

幸運草 寫:砍伐過的青楓樹頭,經過日曬雨淋能長出許多菇蕈。雨後蕈菇怒飆滋長,雪白簇簇十分搶眼。

小時候
我也好喜歡雨後蹲在草地上或枯木旁
一個人靜靜的與這些不知名的蕈菇對望
但是通常我都不敢用手去觸摸
深怕中毒身亡

至於那些長在老榕身上的黑木耳
呵呵呵
肯定成為餐桌上
好吃的木耳炒蛋

請問楓樹坑指的是通霄那個地方嗎 :roll:



老妹早安!

這個暑假又到哪裡逛了。這麼久才露臉。
楓樹坑在苗栗公館福基村附近啦。

四湖劉姓現在已傳至"肇[照,兆]字輩當家了。
問候 :D

老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