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記趣<二>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

<兒時記趣--泥球和水溝>

  不曉得還有多少人記得玩泥球的樂趣。這遊戲簡單又不用錢,只消用濕沃泥土在雙掌間來回搓揉,佐以乾燥土末,緩緩用手磨呀磨;慢慢地,一顆黝黑閃亮的土丸子於焉成形。完成後的泥球,就成了小孩子間彼此競技的玩意兒。玩法是:以大約一個手掌張開的高度,將泥球由上往下的彼此自由撞擊,直到一方泥球先被撞破為止。

  因為有勝負,大家莫不攪盡腦汁、各出奇招,極力爭取霸主之位;於是,改良式的「產品」在爭戰中不斷銳進。先是為泥球裹上一層又一層的泥,彷是穿上盔甲的武士,在實戰中,即便第一層破了,去掉之後仍可繼續戰鬥,此係典型的百變戰士。有人亟求冰塊般堅硬,將成品放進冰箱冷凍庫;然,在乾燥缺水的空間,土球因凍結而分崩成一堆泥塊,招來父母搖頭笑罵。有的甚至將菜市場內,雞販用來脫毛的膠,偽裝在多層土球核心,做為最後扭轉勝負的終極武器;但技倆終遭識破,受害人憤恨將之丟擲於地,卻依舊彈的老高。

  除此,有人回頭走研發路線,從不同土質中尋求完美塑材;砂質過於疏鬆,黏土雖密,卻不堅挺,紅土亦屬黏性土質,但其粉末用來塗抹外層,卻有不錯武效。老榕樹下的表層黃土,倒是符合了中庸特質,是我們當時必用的材料。而這些試驗的場所,皆是在例假日及下課後的學校校園內,於是乎,被「破壞」的校園,跟著我的童年,一起和糾察隊追逐在圓形操場裡。

  土質中,最完美的莫過於排水溝內淤積的爛泥;這黑色帶點黏性的土,含水而密度紮實,與黃土搭配是泥球大賽的常勝軍保証。可這土,得掏手至水溝裡頭將它挖出,除了我們這班野孩子,恐是無人伸得出這挖掘「垃圾」的手吧!

  事實不然,就有人比野孩子強,沿著整條臭水溝挖掘爛泥。初始,我還以為是衛生局派來環境清潔之人,卻見那人將土挖上來後,隨手一撥,老練地用手在土裡摸索;沒一會兒,摸出幾枚黑不溜丟的硬幣,便往隨身的袋裡扔。待挖完整條水溝,又往另一邊水溝繼續,袋子在重複動作下逐漸鼓起來,想是收穫良多。被翻遍的水溝兩旁,積一丘一丘爛泥和垃圾並排聳立。

  那人提著袋子直趨公廁的洗手台前,接著注入潔淨透明的自來水,一手抓緊袋口,一手扶著底端,左右上下用力搖晃,錢幣在不斷沖刷磨蝕下,逐漸現出原貌。也只有用這種手法才能讓污穢的銅板在相互衝突下,釐清真正價值。如此反覆幾回,他終於停止動作,伸手往袋內一撈,幾枚銀光熠熠的各式銅板,攤開在長滿厚繭手掌上。滿意的微笑沖刷掉一身的臭氣,洗錢的袋子裝滿洗淨的錢;隻手緊擰,叮叮啷啷地昂首搖步,走進暗黑巷弄中。

  記憶沒有巷弄,無須磨擦也依舊鮮明。那流入下水溝的污水、沉澱在底處的廢泥,在無人記得泥球的今日,可包含了多少歡笑在裡頭。

這泥土的滋味,
讓賦雲這篇文章給深深勾起,
說來可憐,
這記憶大概只到我們這一輩吧!

現化的小孩,
連打赤腳踩土都嫌髒。 :oops:

這讓我想起一首歌:
赤足走在窄窄的田埂上,聽那腳步噼啪噼啪韾,
伴隨著深深切切的呼喚,喚我走回童年的時光。

幸福與否和物質没有絕對的關聯,
這年代,私以為精神是極度貧乏呀!

感 謝 圖檔

我小時候好像還有玩過塑膠片
還有那種紙做的牌九

用泥土混成球的技術
我一直搞不好
大家幾乎都用沙子弄
只有我要用土球......

我看他們都是用沙子的
可以猛到砸破玻璃喔

霜娃娃:
不知道下個月就要過十九歲生日的我算不算得上是現代小孩
當然是囉!因為妳是巴比最疼的娃娃了。

丹楓:
我看他們都是用沙子的
可以猛到砸破玻璃喔
哇!太狠了吧。
我最多也不過加點水泥粉而已,呵呵!
但牌九。。。。。。我就不會了,
不過,賦雲倒蠻懷念尪仔標,不知你玩過沒? :roll:

小時候我也玩過一種甩泥巴的遊戲
首先將泥巴捏出一個凹槽
直接倒扣往地上摔
看誰的泥巴發出的聲響最大
換句話說
誰的泥巴破洞最大誰就獲勝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姿勢不對
還是力道不足
通常我都甩不出聲音
泥巴還歪成一團 :lol:

幸運草 寫:小時候我也玩過一種甩泥巴的遊戲
首先將泥巴捏出一個凹槽
直接倒扣往地上摔
看誰的泥巴發出的聲響最大
換句話說
誰的泥巴破洞最大誰就獲勝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姿勢不對
還是力道不足
通常我都甩不出聲音
泥巴還歪成一團 :lol:
哈哈

我玩過這遊戲耶!
除了比破洞大小,也有比聲音大小,甚至是洞的多寡也有得比。
幸運草所言,該是力道不足及技術不夠所致,只是,現在的賦
雲也忘的一乾二淨了。

許久未見
問好幸運草 :lol:

除了泥球,打水漂也很好玩的。
大家那時候就在比較,誰跳的多下?多的人就勝利了。
還有玩塑膠片,看誰能疊到對方之上?
或是打陀螺、丟沙包......以前小孩子的花樣真多。

這篇文章不僅描寫幽默,遣詞用句也很典雅,加上文末今昔的感概,是一篇值得學習的文章,也喚醒人們幼年的回憶。

感謝您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