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戀事件簿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



             『失戀事件簿』

  印象極為深刻,那天正是光復節,晴空萬里家家國旗飄揚。全國放假一天,到處洋溢著熱鬧的氣氛。辰光尚未過午,女友打扮入時穿著合身的旗袍,肩披薄絲外套嬝嬝而來。弟妹們早已避開,母親也藉口有事外出。我放下手頭工作迎上前去,看她臉色不對所以没先開口。

  兩人沉默以對,空氣凝結,誰也不願意先開口。稍頃,我先開口邀她外出散步,她語氣冰冷的說:「不必了!」。接著她就提出分手的要求,態度認真好像是玩真的。我怕誤會,於是覆問她一次:「此話當真?」她默默點頭,這下我陷入長考足足十餘分鐘,心想她的個性堅執定有分手理由,為避免傷感情我只好無奈的點頭同意。

  我們是班對,但我是個後來者。其實,與她走在一起是因為演獎比賽的湊對。那年高中在學校我是風雲人物,人雖長得不怎麼樣,可是功課一把罩之外,課外活動也不含糊。尤其一口呱啦的「英國歷史」與演講辯論,更是有口皆碑不做第二人想。

  這學期我獲得國、英語演講的双料冠軍,將代表學校參加西區扶輪社英語演講比賽。這時,她出現在我左右主動服務,從擬稿、背誦、抽背、試講、樣樣照顧得無微不至。或許幸運神特別眷顧,獲得冠軍並蒙美國使節邀宴共進午餐。學校派她陪我出席,出双入對,引來她男朋友的抗議。就此臨們一腳,她與那人分手,於是我們fall in love啦!

  在那段日子裏,我們是摯友但也是不折不扣的競爭對手。兩人之間,常為功課競爭得如火如荼。她的理工全年級第一,我的文科她望塵莫及。我的志向安心眼前,她卻時刻為放洋而作準備。在在各走極端,可是兩人却走在一起,因此引來同學們議論紛紛。某日我們在碧潭游泳,休息時間我在溪畔抓魚。他戴頂草笠遮陽看我抓魚,突然冒出一句話說:「我最後確認一下,你將來如何打算?升學還是就業?」

  我心血來潮的回答:「將來嘛,埋名隱姓做個農夫,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也不錯呀!」自以為志向高超而得意洋洋,萬沒想到因此而種下分手之基因。回途她一語不發的跟在後頭,兩週後就發生光復節分手之悲劇了。

  畢業後我僥倖吊車尾,但她名落孫山外。我試著用電話聯絡她但找不到人,改用書信也連連「查無此人」被退回。死心後我没去學校報到,反到兵役課申請提早入伍。退伍去美國讀書,畢業返台從事電子貿易奔波商場。有幸參與「台灣經濟奇蹟」之行列,派往中南美洲開拓市場。1988年底達尼加拉瓜首府馬那瓜,駐外單位之接風宴上赫然見她竟是女主人。

  這晩她打扮艷光照人,先生人高馬大文質彬彬。我誠摯的祝福她有個好歸宿,但他只有淡淡的回禮算是招呼。舞會開始我代表邀請與女主人先跳,剛開始她怩忸相對。繞場一圈熱氣打開,可是二人之間仍然沒有交集。翌日團隊離瓜赴哥倫比亞,她没出現在送行行列。飛機升空我坐窗口位置,穿過雲層馬那瓜消失,我只好對空說聲「Adios amiga!」就算是對她的最後祝福吧!  【完】

雖然紀錄的是失戀事件
但是如今大哥回想起來
想必也是甜蜜多於苦澀吧

另外
非常佩服大哥面對感情的態度
就像您駕馭文字的能力一樣
絕不拖泥帶水
該結束就結束【完】

幸運草 寫:雖然紀錄的是失戀事件
但是如今大哥回想起來
想必也是甜蜜多於苦澀吧

另外
非常佩服大哥面對感情的態度
就像您駕馭文字的能力一樣
絕不拖泥帶水
該結束就結束【完】

老妹!
給你這麼一說好像老哥對感情很會處理的樣子?
其實鴉鴉烏一個,常因自己的一廂情願鬧出笑話。不過這樣也好,與其傷害對方不如自吞苦果,這樣總留給自己一條退路嘛,不是嗎? :oops: 大早談情傷感情 :oops: :oops: :oo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