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妳想要的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

昨晚只是推開門看到月亮,今天只是走在一條濕濕的樹下小徑,彼時總會想著妳。就像現在,似乎不必有什麼好理由。只需要一個平靜而好的心情,因為有感覺,我知道。

lebun

暑假以來,除了偶爾央求退休後的先生陪我到板小打打桌球或到土城附近郊區爬山健身外,泡溫泉似乎也成了和弟妹們聯誼的方式之一。那天全家驅車前往三峽大板根森林溫泉渡假村和弟弟及他的友人會合。或許是假日的關係,外頭幾個停車場早已爆滿,最後在工作人員的指揮下,先生好不容易才將車子緩緩開進最裡頭的那塊空地。

也不知從何時開始,簡單的生活輪廓逐漸成型,可預見的下半生會在這樣的生活模子裡著陸。最近,我常在思索一個嚴肅的問題,是否自有人類以來,人們為了對抗惡劣的生存環境,習慣過集體生活。為了維持集體秩序,才會矛盾的塑造諸多違反自然的規範來綑綁自己。而事實也證明如此,當你偏離自然運行的軌道,會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將你推回去,若你執意違逆,不舒服的感覺即生。這種不舒服的感覺讓人陷入茫然的空洞感。

時至今日,為何類似心靈成長營或宗教團體如雨後春筍般的出現?該全推給科技後遺症嗎?我想,我不會全然這麼認為。其實,說穿了,人類自訂的規範在某種層面上是不足的、是有缺陷的、是違逆自然的。潛意識裡急於掙脫這些違反人性的枷鎖,為了達到心靈完全解放的狀態,有人選擇泡夜店,隨震耳欲聾的音樂聲飆舞狂歡;有人選擇置身球場,隨雙方比數變化猛揮加油棒吶喊;有人全心投入宗教活動。當然,也有像我這種討厭集體生活的獨行俠,選擇最慵懶的方式,偶爾與外界隔離,只為誠實善待自己;偶爾將自己泡在露天溫泉池裡,盡情享受自然的微風、享受一池薰衣草的芳香。

那天跟你談過話後,心境上竟然獲得一種空前未有的平靜。我更清楚的釐清我要的是什麼,我會選擇適合我的畫筆,仔細畫下未來自己想要的生活輪廓,正如你堅持以創作者的心態,面對未來踏出的每一個腳步。我想,我是如此滿足於眼前的一切,正如我給你的每一個甜美微笑。

沐一樹習習的涼風、踩一地沙沙的落葉、賞一群掠過天空的雁兒、溫一幕幕湧自心靈深處的單純感動,再加上你這樣一位可以一輩子談心的老友,都會讓我的生活更具質感,不是嗎?當我清楚的明白,這不再是種奢求,我真的感到好幸福、好滿足。更讓我覺得滿足的竟是,我深信、我確認你也是如此。

就像那天桑美颱風過境後,我和先生選擇攜手漫步於大漢溪畔的自行車道上,這曾經是大台北地區掩埋垃圾的地方。如今放眼望去綠草如茵,每到向晚夕陽西下,堤防邊零星散落的運動人群,總是靜靜地讓汗水將滿城的悲愁一點一滴的褪去。我喜歡這樣的氛圍、這樣的自己。因為整座城市,在閒逸舒緩的時刻,最是迷人呢。

偶爾我鬆開先生的手,彎下身來,只為觀察一隻雨後落單於積水處的水蝸牛或頑皮逗弄小徑旁叢聚的迎風含羞草而已。總是在這樣對味的心情、這樣簡單的畫面與念頭,讓我忍不住再次的想起你。而我也相信,目前藉由這種樸拙的生活方式,就能創造出屬於最完美的綺麗情境,遐想你隱身我心底最私密的角落。那是我後半生奢望擁有的一種生活方式、也是自己對現代集體生活、集體規範、集體秩序,甚至是對當前婚姻制度,積極展開的一場寧靜革命。

寧兒

這篇文章是很輕鬆的,藉由淡淡的筆法,藉著起頭的寫景,慢慢挪推到書寫內心,想去探究人們規範的各種事物。

人應是自由的,但從來沒有自由過:因為社會共識,我們都被緊緊綑綁。文中舉例了「心靈成長營或宗教團體」之類的滋養人心的活動,並提出自己的看法,認為需要解放心靈,以一種更為悠閒、不失尊重的方法。

有時,過於暢快情緒的人,偶爾會傷到他人而不自知。所以要如何懂的掌控情緒,又不踰矩,真的是一門終生學習的學問。

而文末淡淡的情緒,平靜的生活,就為紛擾的生活關上帘幕。

有時刻意壓抑自由度
反而加速詮釋自由度

該如何讓規範與自然在結合中
又不失保有各自的自由
真的是一門深奧的學問

我想
我之所以喜歡文學
應該跟這些有關
因為寄情於詩文
心靈藉由想像力
可以暫時掙開牢籠
獲得些許自由

快意與冷靜,相得益彰。
妥善掌控心境,將無往不利。

自由與牽絆,還不就是轉瞬一念
執著越多,就越不易自由
一切拋開,才是徹底逍遙

有時寄情於詩文亦是困縛
您說是嗎?

人的情緒藉著文字也只能表達一二
不能盡情揮灑的。

小小陋見,還望見諒。

人的情緒藉著文字也只能表達一二
不能盡情揮灑的。

哈哈哈 :lol:
經小楓這麼一提醒
我果真是如此啊
因為有時還當真想寫出三字經或更醜陋的語言罵人
可是最後都會被我活生生的吞回去
總覺得不該讓美美的文字成為負面情緒下的替死鬼

有時寄情於詩文亦是困縛
您說是嗎?

或許如此
但是我還是覺得文學是最不願被陳腐的規範所束縛
就像生活週遭
規範和法律多如牛毛
我們卻看不到指導詩文的範例
起碼文學讓自己覺知到心靈的功能是自由的

李寧兒 寫:人的情緒藉著文字也只能表達一二
不能盡情揮灑的。

哈哈哈 :lol:
經小楓這麼一提醒
我果真是如此啊
因為有時還當真想寫出三字經或更醜陋的語言罵人
可是最後都會被我活生生的吞回去
總覺得不該讓美美的文字成為負面情緒下的替死鬼

有時寄情於詩文亦是困縛
您說是嗎?

或許如此
但是我還是覺得文學是最不願被陳腐的規範所束縛
就像生活週遭
規範和法律多如牛毛
我們卻看不到指導詩文的範例
起碼文學讓自己覺知到心靈的功能是自由的
文字啊......其實就理性觀點,只是一種交換意見的工具。
今天因為我們沉溺文學,所以會把文字美化。

讓我們往外看吧,文字有時候被拿來誅伐(選舉時)、有時被拿來欺騙(商業競爭時)、有時拿來威脅恐嚇.......

文字是呆板的,如果不放入使用者的心緒,就只是幾個不起眼的方格。但是因為使用者有情,所以文字有了生命,有了動人心弦的力量,正因此,我們才願意投身於內,把自己與文字結合,用文字來說明自己的心。

太多人把文學當成一個志業來活,終身以此為目標,是很好的,但還是有段距離;唯有把自己當成文學來活,不願染上別人的色彩,逐漸加深自己的顏色,那才是屬於自己的文學。此時你就是文字,文字就是你。

文學兩字,只是個象徵。要怎麼想它,我們心中都有個譜,都能讓它有個歸宿,對吧?但問無愧,不求他想!
我想,人的一生難免在不同的時空投射不同的感情線,何其有幸和頻率相近的人有了交點,讓人感動的不只是對方有了回應,而是兩人心靈共融的那一瞬,精神所獲得的真正自由。嘉卡爾說過的:『雖然我的羽翼被緊縛著,但我的心卻很自由;監獄的牆壁雖能阻止我逃逸,但不能束縛我靈魂的自由。』因此,寧要的真的不多,頂多就是「自由」而已。

是啊......有些人的欲望真的不多
只希冀能與親人在一起,或是好好順遂自己的願望
社會太過雜亂了
自然需要可以澄淨心靈的時間.......

自由,誰都需要,不只是肉體,心靈也是
愛,是讓人活下去的動力
美,則是一種讓眼界更加寬闊的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