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聲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

圖檔

從小,一直對公職宿舍的外省女孩抱持著極大的興趣,也許是寬廣明亮的庭院住家引我羨慕,也許是她們整齊乾淨的外貌儀容吸引了我,然而長大後我才漸漸明暸,她們高亢清亮的語調才是我心嚮往的原因。

我聰明的大腦及對文學的興趣,可以從小到大在國文方面得到高分,但說來可笑,我的舌頭,卻總是跟大腦少了神經相連,直到現在依然無法正確發音。這國語的發音,一直是我生命裡的最痛,ㄢㄤ不分、ㄕㄘㄙ都發同音,雖然我明白這舌頭的捲、壓、抵等種種生理運作,然而想流暢的運用,卻總是少根筋。

吊詭的是,注音測驗卻從來也沒難倒我,也許是當時的填鴨教育救了我(也可說是害了我),老師們往往只重視測驗成績的好壞,對閱讀朗誦毫不在意,更妙的是我總能把注音連同文字一起用圖像方式記憶起來,在我大腦運作中,每當我看到某個文字,旁邊總會浮現出它正確的注音影像,也因此我便能在不靠發音的意念下作答,而我就靠著這份天資,一路完成學業。

記憶中最糢的事,是有次在資訊展上剛好有機會幫人廣播(原因當然是圍在服務台把妹妹囉!),我打算以最富男人魅力的低沈嗓音發聲,我先清了清喉嚨,然後壓低音調,想像中耳邊飄著類似李季準的聲音漫開:「各位三場廠三,請到服務台領取……。」我是陶醉在自己的語調中,得意的連續廣播三次,然而大伙是聽的一頭霧水,很多人跑來問是叫誰啊?雖然我再三說明,仍然沒能讓他們了解,我索性拿字稿給他們看,哈!這一看不得了,個個莫不捧腹彎腰,笑到不行,原來是「各位參展廠商……」。

七年前語音聊天室在網路發燒時,我也趕熱潮去買了麥克風耳機加入,尤其喜歡上大陸網站去聽看各地不同的風土人情,當然也想聽聽道地的京片子,想當然耳,那些說話語調清晰,嗓音富有磁性且充滿電台主播般魅力的人最受歡迎,像我這般人物就只能敲敲邊鼓,湊個熱鬧。然而我獨特的口音卻被認了出來,有人問了聲:恩陽是台灣人嗎?是啊!那講講你們那邊的事來聽聽如何。大家一聽是台灣人便停下搶發言鈕的動作,突如其來的靜默卻使我錯愕,說話我本自卑,又沒受過條理分明的談話技巧訓練,臨時受命腦中卻是一片空白,情急之下我便唱了當時總統選舉最火紅的競選歌曲──愛拚才會贏。這一唱,乖乖不得了,我們聊天室馬上湧入四、五十人,原來全是衝著台灣人來的。那一次,我被安可求唱了四、五次,也是我最飄飄然的一次。

年齡愈長,愈相信語言中存在著暴力,想當年,在一切要求正音的學校裡,我是屬於弱勢的一環,尤其在爭吵時,若採用台語我便可以據理力爭,但用國語我氣勢便已先去了七分,那時班上流傳一句話,要跟恩陽開罵,用國語穩嬴。出社會前,我一直深信語言會讓我吃虧,也曾積極努力過,諸如朗誦報紙社論、上國語正音班、對鏡子練嘴型、甚至娶外省老婆。然而這一切全都沒用,情況依舊,仍然一口標準台灣國語,老婆更曾下令不淮教小孩注音,唉!這真是情何以堪。

不過當年對語調的自卑,現在卻異常好用,許多人是聽了我的電話約談,便認定我是忠厚老實童叟無欺的商人(事實也是如此),然後非常樂意跟我合作,原來我早於三十年前便趕上現在最熱門的鄉土熱潮,真如俗諺所云:三十年風水輪流轉,真是始料未及。或許改天來開個台灣國語正音班,當個語言名師。呵呵!我會不會想太多了?

你要不要招人?我自願報名當老師,不要錢的

對於眼下那些四不四的狗尾兔子,BBS瞎掰就算了,正式的發音都忘了哦?還怪說是新注音輸入法不好~唉~


狗尾兔子=各位同志

水泠兒的狗尾兔子是用紅繞還是清燉的
偶是引領企盼呀 :wink: :wink:

恩揚的浮世隨筆,真是令人震攝
哈哈!
人嘛!是缺點也是優點,一體本有兩面
再說......上帝是公平的呀 :D

自己是學特殊教育的。
有些孩子會在語言上有構音的問題

大多數是可以趁小時矯正
如果拖了這麼久
要學會也有些困難

其實到最後
只要人與人間能相互溝通
就已足夠

恩陽,

給我五。文章書寫我不敢跟你說是「同志」,可發聲,其實更貼切一點的話,則是給我十咧!真巧,我也是與你一樣有著相同的困擾。雖然,我是客籍的,但,從小住在福佬庄長大,加上又是偏遠山區的城鄉差距,除了客家人的遺傳因子,我更多了一口混雜的台語腔,其實,我的追根究底是後天的失調多一些些。呵呵。

另外,很巧我的語文測驗(筆試),也是很少失手。

哈哈,我上網時間三年還有找,不過,我未曾有過聊天室語音的經驗,然而,近期的skype的語音交談,我倒是恭逢其盛喲,我若是把狀態給設定「開放聊天」的話,真的就有一堆大陸網友找我開語音交談,以大陸地區來說,最遠的網友有在黑龍江及西藏哩,當然,我也好奇問過他們:「怎麼會想要跟台灣阿姨語音交談?」哈哈,你知道他們怎講?「台灣腔的普通話好聽呀」,這不管是真或假,聽在芳草阿姨的耳裡,還真管用。不像我那唸大傳系女兒,老是糗她的阿母說親切咩,因為,我女兒也這樣說,真的根深柢固,也很難突破構音的困境了。

可,我還是不信,我不信真的無法矯正,於是藉著錄音程式,自己寫自己唸,不怕人家笑的貼了唯一的一篇國語發音的文章,貼在自家的網誌裡獻醜,呃,算是活到老學到老的一種自我期許及成長的驗證吧!恩陽共勉喔!

給水冷妹子:

不用錢喔!實在不錯,但宣傳單怎麼打?

狗家級語文名輸,免費駐班教導,
全程台灣狗語發音,絕無外省腔,
保證三個月學成,馬上可以跨越濁水溪,南台灣走透透。


給賦雲迪迪:

奇怪哩!小時候你專打外省人,但發音卻那麼標準,
啊我用愛與和平跟他們相處,卻學不起來,上帝哪有公平?

給年輕的家立:

唉!被發現了,聽說我四歲才開始講話,差一點就被送去學特殊教育,呵呵!

給芳妹:

台語大師駕到,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原來是知音啊!那壓箱寶全倒出來了,
下面這三句錄完貼出來才叫有勇氣啦,呵呵!

石獅寺前有四十四棵澀柿子樹,
這四十四棵澀柿子樹上,住著四十四隻小喜鵲。

紅鳳凰飛,紅鳳凰飛完,黃鳳凰飛,黃鳳凰飛完
灰鳳凰飛,灰鳳凰飛完,粉紅鳳凰飛。

非揮發性化學花卉肥料

很難連想你的人和【發聲】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
一定非常親切.誠懇和真摯
對吧.我說的對吧 :P

實在不好意思說不對,
但認識的人都說我僅有區區下列幾項優點:

正直、純真善良、熱誠有禮貌、
思想忠貞、做事勤快,對父母孝順,對子女慈愛、
對朋友仁至義盡、更以天下興亡為己任,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小時候更曾經看魚往上游而悟出人往上爬的道理,

嗯!就這樣而已。
:lol:
哈囉
真不巧
我擁有的區區幾個優點
正好也和你一樣呢.
忍不住狂笑了..... :lol:

唉,說了要專心寫文章,結果看了樓上兩位偉大的人物
忍不住又手癢了

兩位這麼偉大的特質,怎麼跟我認識的某人一樣啊?

不會啦 應該也不需要刻意啦
只要溝通上不致造成困難的話
應該都還OK啦
而其實渾厚而富有腔調的台語
是很令人喜歡的
那讓人感覺到親切 溫馨 草根性

大哥的幽默的語調
與活潑的文筆 娓娓道來
不斷地往回憶裡挖寶
坦率而開朗 很值得學習
雲月問好了
有人一提到外省人,就恨得牙癢癢。彷彿跟這些人有過不共戴天之仇。

我曾經在飯桌上和這種朋友談過話,原本還談得蠻愉快的,沒想到一扯到政治話題,提到外省族群,對方立即露出極度厭惡的表情,並忿忿不平的跟我表示:「從小對這些欺負台灣人的人就是沒有好感,即使到現在對他們的觀感依舊沒有改變,根本不想跟這些人打交道……」看到對方出現這樣極端的反應,讓我頓時感到極度錯愕與不解。從此,對於這位吃過幾次飯,且擁有高學歷的朋友,心理開始有了幾分防衛。當下為了化解尷尬,只好埋頭猛吃眼前的美食。因為我還當真不知該如何繼續先前未完的話題。

事實上,從一個人的政治支持態度,就可約略窺見一個人的個性。就像之前文友來信提到和男友因為政治立場不同,男友忿忿的跟她表示:「我可以接受周邊的人不認同我的政治理念,但是我無法接受身邊的女人政治立場跟我相違背……」其實,這不就是另一種思想霸權,一種男性沙文主義。具有「認知偏執」個性的人,很難理性接納跟他意見相左的聲音。就像那位友人對「外省族群」存有「認知偏見」一樣,就算當下我心平氣和,旁徵博引列舉生活周遭的實例,恐怕還是很難令對方所接受。

人與人的溝通,需要有共同的語言,並建立雙方可接受的遊戲規則。否則還是陷在偏執洞穴裡,還是不會有交集。就像解決當前藍綠兩陣營的「認知偏見」問題,唯有透過全民民主法治教育,方能提升島民的民主素養。

即使自己支持台灣獨立建國的理念從未改變,但是我從未因此而討厭或排斥外省族群的朋友。因為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我深深感受過他們傳達給我的善意與溫暖。從小周邊鄰居的玩伴,或者是同班同學,甚至是上班後的好朋友當中,不乏外省族群的後代。我們不曾因族群不同引發「戰爭」。小時候難免會羨慕她們擁有較為優渥的生活條件,可以穿著乾淨、整齊的制服,以及說得一口討老師歡喜的流利標準國語。但是在我有限的記憶裡,和她們私下相處或互動過程,並未因自身清寒的外在條件,感受到排擠或輕視之類。

反倒是當年的學校教育,在霸權政策的扭曲下,讓從小說慣閩南語的我們,因自己的母語感到極度自卑,彷彿那是一種難登大雅之堂的粗鄙語言。這種錯誤的認知,一直到李登輝時代才逐漸消失。後來有機會和同事到大陸各地旅遊,才猛然發現,大陸幅員廣大,每到一個風景名勝區,周邊的旅客人人操著濃濃的鄉音「國語」,頓時覺得說一口流利的「台灣國語」有什麼好自卑的,不就是閩南人的特色而已,不是嗎?我想,該自卑的不是台灣人民,而是當年威權的專制政府。

現在,我在課堂上,偶爾也會夾雜閩南語,甚至幾句英語。我想,如果我會客語或原住民語言,我也會大聲給它秀出來。就算講得不甚標準,那又何妨?因為,語言不過就是一種溝通工具,即便今天我對著大家說「走!偶們一起企粗換。」大不了外加一個「扒飯」動作,我就不相信有誰聽不懂我所要傳達的訊息。

寧兒

寧兒,我覺得凡事中立,是不會傷到任何人的最好方法
當然也不是隨波逐流,而是不拘小節,立場是攸關信念時才需要堅持的。

政治啊......其實很簡單,誰真正為人民在做事就支持誰
這是最現實,也是最高明的迂迴之策。

學習寬容與了解,那才能減少糾紛
「我不認同你的看法,但我誓死捍衛你的發言權」就是這個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