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愛情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

【愛情小說】

那天跟你提到,最近學校生態園的野薑花,開得真美。
你說,可惜今年溪畔的野薑花,開得比往年少許多。

我喜歡以野薑花為話題,開啟我們的對白。

不知你是否還記得你曾經對我說過:
「妳的情詩寫得真美,但沒有必要因為欠誰而寫。」
「包括我在內,應該總有若干人急著欣賞,你或許不必再為他寫。」
「而重點在於妳的情。至於對象誰屬?這才是妳必須面對的另一個好問題。」
「留言之前,妳的新聞台又再重讀一遍,恰好用兩杯高粱酒的醉意曲解。每一次讀妳的文字,都有不同的感受,真呆是我這次對妳的感覺,而我覺得格外地累--經過妳的說明,每一個字都顯得更沈重。」

「情詩是你的母語,每次閱讀它,幾乎每次都會呈現不同的理解。像是欣賞一朵綻放的花,在不同的情境下,花上的水珠,是雨水,是露水,是淚水……」
「我虛擬妳是那朵美麗的花,癡呆的花,癡情的淚。我是一個格外嚴謹的自由主義擁護者,你不用懷疑。因為,我從來不會主動探詢他人隱私,表示我之前恐怕並不是追問結果……」
「但話說回來,我也無法理解肉體和心靈表白之間,在外觀上以外的差異其深度如何?或許,妳醉於淹沒在心靈的酒杯中,或許因為已經滿足,但是起碼知足。」

今夜,我抽空將昔日你給的這段文字,對照當前的心境,來來回回再看它幾遍。果真浮現幾許別於以往的感觸。我不曉得若你此刻回顧這段文字,你最真實的感觸又會是如何?也或許,你早已將之遺忘在歲月流光裡,我想那也無謂了。

就像那天,我透過MSN問你:
「你會不會反對我將我們的故事寫進小說裡?」
當我進一步跟你表明,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念頭,並不是想出書牟利。坦白說,談出書我還不夠資格,頂多只是滿足自己對文字的特殊癖好,享受其中的樂趣而已。

你說,你是不會反對,不過恐怕沒什麼更有趣的情節可言。

的確如此,不過這點我並不擔心,既然設定為小說,這裡頭就會有太多太多可以想像,可以發揮的空間,不是嗎?。就像你提到這次南法之旅,如果是我們一起去不知該有多好!你猜,我一定會很喜歡這段旅遊的路線。是啊!我何嘗不想和你一起出去旅行,因為那將會讓我們都獲得大量的創作泉源,不僅是文字創作,也在創作自己的生命。

你還說,你常常幻想很多我覺得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也經常夢到我,譬如說一起去旅行。

事實上,我也是如此。至今,依然忘不了第一次在植物園碰面的情景,那種感覺的確很特殊。

不過,話說回來,認識你的這段日子以來,我果真是有進步的,無論在思想上或行動力各方面。我珍惜這亦師亦友的情緣,爲了確保這份情誼能夠細水長流,我期待每一扇心窗的輕啟,它,讓我的生命得到好豐沛的開發。有時難免也會因此意亂情迷,幻想越界,貪心地想要獲得更多。甚至覺得兩個人應該攜手共創故事裡的每個章節,把人生開發的可能拉開一整片未曾開啟的舞台。而不僅僅只是侷限在一部浪漫愛情小說裡的虛擬主角而已。

寧兒

【愛情散文】

野薑花,近日悄悄綻放在冰冷的建築前。

那天,獨自踏著火紅的落日歸去。偶爾俯首捧讀自身純白的心情,偶爾放慢腳步,回眸靜觀那一簇簇不起眼,卻適合寫詩的角落。我似乎早已習慣,透過距離凝視,讓起草的思念,在黃昏的背景下輕輕篩落。

此刻,我躁動的文字,都被你熾熱的眼瞳安撫了。她們正以一封封情書的書寫格式,等候在你懷裡安息。

我想,我是固執的。否則怎會執意,讓夜蝶挾著花香在夢的兩岸停駐。

噓!不許出聲。

以野薑花輕盈搖擺的姿勢,迎接夜蝶來臨的身影就好。

她們是有夢的,夢船筏記憶過的櫓聲。無痕地划過彼此熟悉的靜謐區域。那會是一則未經轉化,活絡於你我心瓣與稿紙間的愛情故事;會是一首未經修飾,隱藏在琴鍵底,盤桓不去的悠揚戀曲。

在暮色遲遲的時刻,就這樣凝望你輕敲過的記憶。坦白說,我感到很滿足。正如野薑花以燦爛的花香向世人吟唱......

關於她的幸福。

寧兒

【愛情詩】

【情牽到白頭】

沿著掌紋的感情線
烙下紅印
鮮明的融融之河
終究要往你的方向流
直到你輕取一瓢
以品酒的速度入喉
我蔓延的華麗
這,才甘心嚥下
最後,那一口呼吸

寧兒

【愛情歌詞】

【野薑花】

今夜,只想對你唱首情歌。
歌詞與旋律,攸關那一世,你給過一朵野薑花的回憶。
幾經輪迴,堅拒孟婆湯忘憂的誘惑,只為牢記你的承諾。
你說,你最愛野薑花,因為你,我投胎變成她。
濃郁的花香,寫著前世不悔的情話。
時空交錯,你的記憶淡去,我們的愛,今生還會凝聚嗎?
綻滿雪白的溫柔在你眼瞳,那是我轉世後,對你傾吐的第一句情話。
看哪,從黑夜到黎明,她如繁星對你眨呀眨,你還會抱怨,那一床棉被,是冬夜吟唱的寂寞嗎?
聽哪,從晨曦到黃昏,她如天使對你唱呀唱,你還會在意,那一支櫓聲,是晚秋搖響的孤獨嗎?
滿山滿谷的野薑花,全是我思念你的情詩與情話。

後記:
今夜,僅以一朵野薑花的身影,思念他。

寧兒

這是一篇蘊藏許多情感的文章。
人的溫度,藉由彼此接觸中反映出了
人與人是否親密,更取決於能否靈犀相通。

文人多情,大抵如此。關於愛情,有很多美好的想像,而野薑花的馨香恰好為這樣的愛情,做了某個角度的註解。尤其是甜美的那一面。

這樣的愛情很甜,甜得不需再佐以個人的內裡。

關於愛情,原來可以這麼令人顛倒。

寧兒謝謝家立與極光的回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