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與我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胡也

從小,就喜歡看電影。這習慣,一直延續到婚後,孩子陸續出生。

有一回,和先生推著孩子散步行經板橋戲院。當時剛好上演許不了主演的搞笑片「男人真命苦」。先生看著等待購票進場的人潮,笑著跟我說:
「妳不是很喜歡看電影嗎?走,我陪妳進去看。」
對於先生的美意,我不忍拒絕。即便這樣的電影,不在我的喜好範圍。
不料,電影才上映沒多久,兩歲不到的兒子即以自己的方式,展開對陌生環境的抗議。任我怎麼安撫,都無法止息他哭鬧的焦躁情緒。為了不影響其他顧客看電影的權益,先生只好退到後方,充當起人體搖籃。

儘管如此,我依舊放心不下他們父子倆的狀況。因此,中途離席關切一下。不料,讓我親耳聽到入口處的驗票小姐,戲謔式的對著先生說:
「男人真命苦。」

有一次,不知為了哪些事,跟先生大吵了一架,當場負氣離家。向來不習慣回娘家哭訴委屈的自己,遊魂般的穿梭在霓虹燈閃爍的街道旁。這才發現天下之大,竟無我容身之處,頓時心情悶得快窒息。驟然間,戲院前的巨幅廣告矗立眼前。當下靈機一動,何不乾脆買張廉價電影票,一次連看它兩部不清場的電影。掐指一算,時間剛好可以捱到深夜,起碼可以製造徹夜不歸的險象,好讓家中那頭獅子有時間懺悔與反省。

只是我的如意算盤失靈,正當我兩眼專注於大螢幕時,身旁竟然有人窸窸窣窣伸出「魔爪」,在我大腿上摩摩蹭蹭。待我低頭確認,果真有一隻魔掌不偏不倚停靠在我的短裙上。轉頭一看,竟然是個穿著專科制服的學生。心想:你這乳臭未乾的「小色狼」,竟敢色膽包天吃起老娘豆腐乾,這回你死定了。於是乎我當場對著他厲聲斥喝:「你在幹什麼?大色狼!」嚇得他霍然起身拔腿就跑。

事後,我也做了自我檢討。一個女人家,三更半夜不睡覺,獨自溜進電影院,是否會讓人產生「落翅仔」「蹺家女」等聯想?經過這次不愉快的看電影經驗後,若有人問我:
「心情不好的時候,妳還敢一個人躲進電影院,消磨時間嗎?」
我想,我的答案應該是:
「Why not?」
不過,我已找到一個保護自己的安全模式。
那就是「想盡辦法,將自己塞進女人縫裡。」

孩子逐漸長大後,偶爾我也會陪著他們看電影。只是我喜歡的電影,不見得先生、孩子也喜歡。就像自己偏好改編自文學類書籍的電影,有時為了凝聚家庭氣氛,不得不遷就孩子。即便自己的想像力是如此的豐富,還不得不坦承,前幾年夏天,陪孩子看「哈利波特第三集」午夜場時,冷氣一吹還差點當場睡掛。

對我而言,無論時代再怎麼變遷,環境再怎麼改變,唯一不變的是自己對童年生活習慣的眷戀。小時候,家境並不寬裕。想看歌仔戲或連續劇,還得大老遠跑到茂己伯或丙丁伯家裡,跟一大群小朋友蹲擠在牆腳邊。因此,遑論有「閒錢」可以上電影院消磨時間。之所以會養成看電影的習慣,全拜有個遠房親戚,在離家不到百米的縱貫公路旁,經營全鎮唯一一家的「通霄戲院」之賜。因此「看戲尾」就成了貧困童年,最跟得上流行文化的時髦行為。

印象中,那是一棟低矮的木造建築,外頭還有一片大空地,專門用來停放腳踏車。電影院的外牆塗著淡藍色的油漆,牆壁上總是張貼滿滿的電影海報。而「今日放映」「近日放映」的三角牌,就陳列在最底層。有時不看電影,光看琳瑯滿目的電影海報也很過癮。電影院的入口處,寫著成人票、半票的價格,右側則是販售零食飲料的雜貨舖。裡頭的瓶瓶罐罐,不是擺放裹著白砂糖的彩色糖球,就是染得紅豔豔的芒果條及頗具嚼勁的五香豆乾。有時母親也會放下手邊的縫紉工作,帶著我們這一大群蘿蔔頭上電影院。表姨每次都堅持只收一張票,就讓母親把我們通通夾帶進場。

有一回,表姊帶我去看楊麗花小姐主演的「安平追想曲」,我永遠忘不了她一人分飾悲情母女的兩個要角。即便當時年紀小,還是被劇情煽到哭紅了眼。而韓國電影當年在台灣也挺流行的,像「淚的小花」還有改編自韓國小學生李潤福日記的「秋霜寸草心」,都還深深烙印在腦海裡。前不久,在學校圖書館,意外發現李潤福的書竟然也陳列在書架上。那是再版印製的,而不是我小時候看的黑色封面。裡頭多了他的近照和現況介紹。看著和自己年齡相仿的他,感覺好親切,彷彿他就是自己童年的縮影。改天要去圖書館把這本書借出來,好好介紹給班上那群猴仔。2006.02.10

寧兒

歲月的變遷,心境的改變,都會影響一個人對原有事物的觀感。
看電影可以是心靈上的娛樂,也可以是時間的消磨,更可以是在昏暗的空間中,享受靜謐的那一瞬。

不過一位女士半夜在外逗留,其實是蠻危險的。畢竟電影院是複雜的場所,而且類似密閉空間,發生了什麼事其實大家都不清楚。

有時賭氣沒關係,但要考慮到自己安危,否則賭氣這個動作就毫無意義了。

家立說得是
我也曾經三更半夜走在霓虹燈閃爍的街頭
只為找尋沉迷電玩徹夜不歸的先生
直到有一次被躺在路邊的醉漢嚇到
才猛然驚覺到自己的行為多麼不值
後來寧願抱著棉被聽音樂
也不再深夜冒險外出
畢竟
都市的黑夜
對女人來說
真的很恐怖

幸運草 寫:家立說得是
我也曾經三更半夜走在霓虹燈閃爍的街頭
只為找尋沉迷電玩徹夜不歸的先生
直到有一次被躺在路邊的醉漢嚇到
才猛然驚覺到自己的行為多麼不值
後來寧願抱著棉被聽音樂
也不再深夜冒險外出
畢竟
都市的黑夜
對女人來說
真的很恐怖
是的,都市白天充滿了朝氣,每個行人都意氣風發走著。
但夜晚就是犯罪的溫床,黑暗躲匿著許多可怕的犯罪者。
女性的防衛力不夠強,而有些仰仗著自己能力的懦弱男人
就專找女性下手,因為他們無能,所以只能欺凌弱小。

不要入險境,無論何時何地,都要考量自己安全
就算是熟識的男士在一旁
也盡量減少深夜相處的機會。

從油舌叫著漂亮阿姨,
然後央求帶入戲院的我,
一開始還僅是想撿酒瓶賣錢,
然而卻因此培養出興趣,
直到現在,我仍然固定去戲院報到,
一個人自由自在,
想看什麼就看什麼,
尤其是下著雨的星期一午夜場,
全戲院大概就十來人吧,
那感覺真是過癮,
保證絕沒人會打攪。
呵呵!

附上早期的「本事」讓大家回憶一下。呵呵!
圖檔
圖檔

不要入險境,無論何時何地,都要考量自己安全 就算是熟識的男士在一旁,也盡量減少深夜相處的機會。

家立這段話的確可以讓許多年輕女孩參考,尤其自己當了媽媽,生了女兒之後,對於這方面的事情更是關心。

謝謝恩陽分享這些珍貴的文物照片。
原來你也曾經撿酒瓶換零錢......
呵呵呵
我是冒著生命危險
鑽進建築工地撿拾從鐵條拆卸下來的鐵絲
或從版模拔除的鐵釘
最後換成好吃的麥芽糖或枝仔冰
要不然就是收集掉落一地的小磁磚
和弟妹玩拼貼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