滯留的風,坐冷了月台上的座椅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胡也

  我的母親是一位傳統而有智慧的女人,溫柔大方,她也常說些年輕時經歷的小故事給我聽。

  她說她在婚前,是個命很好的女孩,直到嫁給無情的父親為止,她說父親的無情像是一種遺傳,他們家的人幾乎都是這種個性。母親剛嫁給父親定居台北,遇見父親的一位親戚,因為剖腹產的關係,兩夫妻只有兩個孩子,老大女兒又不幸夭折只留下一個兒子,經由兩人商量後,決定用半拐半騙的方式,領養妻子姐妹的女兒。孩子的父母偶爾會來探望小孩,他們因此常演戲,裝出虛偽的一面,藉此讓對方認為自己是疼愛女孩的,而這樣的演技很逼真,對方還真的相信了,誤以為自己的女兒受到很好的照顧與對待。

  他們離開後,小女孩要一肩扛起所有家事,他們後來又領養一個男孩,在家事都快忙不完的日子,女孩還得照料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弟弟。養父母重男輕女,雖是領養,他們對待小兒子如同大兒子一般,付出全心全意的愛,而那個親身姐妹生的女兒卻動不動就挨打。他家的小兒子比我家姊姊多出兩三歲,很喜歡找她玩,雖說是親戚,他只要看見兩個孩子玩在一起就會罵我姊姊:「走開啦!女孩子是米蟲,有什麼資格跟我的兒子玩?去去去,回家去!」我的姊姊很可愛,但他對我姊姊總沒有什麼好臉色,彷彿當女孩子就是一種錯,一種無法令人原諒的錯。

  成年以後我們各自經歷人生,媽媽說當年隔壁領養的小姊姊已經結婚,只是他們親生的男孩因為腎虧,必須終身洗腎,至於領養的小兒子也因為他看不起女孩,不准台灣女性過他家的門當媳婦而花大錢找外籍新娘,除了兩三個月要買一次機票回大陸外,聽說還不孕。

  他們計劃了一生養兒育女,只希望晚年不要孤單過日,可是他們並未察覺到,當自己對生活的價值觀偏差,幸福也就溜走了:「滯留的風,坐冷了月台上的座椅。」於是,落寞空虛感開始上演,當他們老去,還是得與孤獨為伴。

  「男孩子是寶貝,女孩子是米蟲。」如果讓我聽到這樣的話,我一定會問說話的人:「你的母親不是女人嗎?還是你不需靠女人就可以來到這世界?不需女人也能繁衍下一代?」我真的覺得把女人當米蟲是很愚蠢的事,男女平等,各有存在的價值,感覺不同,意義一樣重要。當我思考一些生活方向,常常會以自己是女人,感到滿足快樂。


詩人:綠豆「月台」

1
剪票員一身墨藍
為每張四季的行程
剪洞
一群陌生與雜沓
月台下交頭接耳
驚醒長廊壁上的塗鴉

2
剪票員一身墨藍
為每張終站的行程
回收票根
列車已遠,夜燈才剛點燃
滯留的風
坐冷了月台上的座椅

讀完這篇文章,心裏有無限惆悵。
雖然我是男孩子,但我心底為傳統的男女不平而憤慨。
男女的確是先天不平等,又飽受傳統道德的束縛
而這些束縛又是雙重標準:對男性寬鬆、對女性嚴苛。

而事實上,這整個大環境都是不安下,維繫混淆的社會體制而必備的結構。

其實人就是人,硬是分等級或高下,只顯得愚昧不知人事。

蘇家立 寫:
而事實上,這整個大環境都是不安下,維繫混淆的社會體制而必備的結構。

其實人就是人,硬是分等級或高下,只顯得愚昧不知人事。
以前的人也許是認知不夠,而現代人比較擁有足夠智慧。兩性的天秤,漸趨平衡~

問好蘇家立

哈囉.詠棠
看完這篇文
我的感想是
有些事其實是無解的
在父母眼中
我無法理解同樣是親骨肉為何有那麼大的分別心
我已經不想再去尋找答案
不論父母怎麼做怎麼想
我想
反正都是在提醒我
要好好的把自己的日子過好
能夠做到這樣就很厲害了
而且知道家立也站在我們這一邊
竟然有一點小小的滿足

問好妳喔.雖然好久不見.心裡還是惦記著的.

近年來兩性平權教育越來越受到重視
起碼在校園是如此
至於有些人仍殘留重男輕女的封建餘毒
我們還當真很難瞬間扭轉對方的觀念
不過樂觀的我依然相信
兩性平權不一定要走捷徑
但必須經得起挫折
男人女人都得繼續加油

敏容 寫:哈囉.詠棠


問好妳喔.雖然好久不見.心裡還是惦記著的.
哈囉,敏容

我也問好妳啊@@妳最近出書了,改天幫我簽名嘿^_^

其實那些答案並不重要,因為那對養父母,比較霸道的父親,已經過世了,我想,沒有答案也好,省得自己又生氣。因為通常霸道的人往往不懂事,我這種有理的人最怕說不清了,所以啊!!!我還是笑笑過生活。
幸運草 寫: 近年來兩性平權教育越來越受到重視
起碼在校園是如此
至於有些人仍殘留重男輕女的封建餘毒
我們還當真很難瞬間扭轉對方的觀念
不過樂觀的我依然相信
兩性平權不一定要走捷徑
但必須經得起挫折
男人女人都得繼續加油
我看了新聞,這種兩性不平等還是存在,根據數據,揣測20年後台灣男人會有一部份娶不到老婆,顯示兩性生育率比例的落差,好可怕哩@@


問好兩位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