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自由作文輔導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

  這還只是昨天的事,而日記上的筆水似乎還沒乾,暈開淡淡的藍色湖水,為今天的種種染上一份朦朧。

  打著呵欠,慵懶地躺在沙發,看著弟弟傾注全力在電玩上的模樣:兩眼瞪大、機械化地操作手把、翹著二郎腿猛說穢語......。不管幾次,我都會覺得很可笑。而事實上,在寒假這名義下,遊手好閒並放逐著靈魂的我,似乎愚蠢得讓人笑不出來。

  就像是在光照充足的室內,點起一根新蠟燭一樣。於事無補的放浪,用以敘述糜爛的我,正是恰到好處。什麼計劃要去國際書展;什麼攜帶開朗的心去故宮欣賞難得一見的展覽;去鶯歌見習陶瓷的製造過程等等。乍看之下很充實,洋溢著學術及浪漫的情懷......。

  但令人可恥的是,那都是聊以自慰的虛榮。沒有人相伴的我,一點勁也提不起。就在那萎靡的最高點,響起了我最厭惡的電話聲。勉強壓抑住不悅及煩躁的情緒的我,還是以偽善的柔音去敷衍那闖進我世界的塵囂。

  「請問蘇老師在嗎?」沒詳細聽的我,還以為是要找母親的電話,順口就答了一句「他出去了」。下一瞬間才察覺自己的愚蠢:我也是個老師了啊!而且這通電話是找我的!當下神色肅穆,收斂放蕩不羈的話語,趕緊道歉並直率地坦白:「我就是,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電話的另一端是學校的教務主任,她感受到我言語上的倉皇失措,很老練地迴避了那尷尬的情景,很快的切入主題,不拖泥帶水也不閒話家常的態度,令我由衷佩服。原來主任,是要拜託我這黃口小兒,替國語文競賽在作文方面脫穎而出的學生做個輔導,訓練他們能參加縣內比賽。說好聽一點,是要培養學生信心及對寫作的樂趣;嚴正的分析事實嘛,則是希望我帶領他們得名為學校爭取榮譽。

  無妨,縱然是臨時通知,會讓人措手不及,抱怨過於倉促。但為了學生,貢獻一己的拙能,儘管微弱如綿,但還是希望可以發揮一些效用。秉持著這樣看法的我,不經思索答應了主任的請託,並由主任召集學生,決議隔天在特教班教室進行「密集訓練」。礙於身份只得唯唯諾諾的我,心中只盤算著如何讓學生學得更多。

  主任前前後後來了四通電話,正式確認名單時,已是下午五點。想著「千萬別怠慢了孩子」的同時,我已經在學校教室,用粉筆疾書著,我腦海裡有關作文的重要事項:不外乎體裁、結構、細節、規則等等。寫完最後一筆,天色也已昏暗,心中卻是忐忑不安,矛盾的情緒急湧而上:作文與創作之間,我能帶領孩子跨越那鴻溝嗎?我是否又能激發他們對於創作的熱情呢?或許打從一開始我就不在乎「作文」這個教條式的儀式,僅僅是以「輔導作文」為名義,希望誘導他們走入文學的殿堂罷了。

  由此得知,看來我奸巧的程度筆墨無法紓盡。主任要的是名次,而我希求的是能挖掘喜愛創作的人才,互取所需,並無扞格之處。

  今天,特意起了個大早,雖然可以自信滿滿,倚仗著自己擁有創作者的身分,慣走沙場,沒有畏懼的題材或難以書寫的事物。但不可免的依然是開朗的心情及灑脫的姿態。早上八點,學生們還沒進教室,忖思著自己過往的創作經驗與作文比賽的經歷,我能不能給他們有「效率」,具備「技巧」的東西,猶是未知。畢竟創作因人而異,面對不同的學生,我得針對他們的個性,準備能讓他們各自發揮實力的題材才行。

  八點半過後,陸陸續續來了幾位學生。她們都很可愛。出乎我的意料,清一色都是女孩子,因此,我無法大放厥詞說一些男生才有興趣的,那些英勇豪邁,奔騰在荒野上吶喊的狂野創作。老實說是有點蠻沮喪的。不過看她們都十分誠懇,願意撥出假期來學習,我心中不免感動欣悅。

  大致上,我先詢問每個孩子的興趣,以推論孩子間的差異性,及適合她們的文章體裁,才能訓練她們不足的地方。令我意外的是,她們都非常文靜,幾乎不開口表達意見,讓我很難與她們互動。因為在頻繁的互動之下,我才能清楚她們的思維及需要的東西。我告訴她們,創作是很個人化的,無須過份拘謹,導致扼殺了想像力。而作文則是有遊戲規則的正式文章,雖然可以揮灑個人情緒,但沒有掌握合理性、舉證、閱卷人員的新哩,是很難有所斬獲,更別說是脫穎而出。

  我大刺刺的點明,作文本身的目的就在得名,掌握了技巧以及手段,加上符合審閱人員的趣味,得獎不難甚至輕而易舉。看著她們驚訝的神情,我更毫不遮掩指出,參賽學生大多實力伯仲,勝負的關鍵則在於誰比較細膩,能否輕鬆掌握標點、錯別字、時間的規劃、不偏不倚的語氣……等瑣屑。作文本身不難,難得在於是否能在第一時間杜撰出符合他人心意的文章。這一點,我試著說服孩子以超越善惡的立場去看待。

  當然,有深刻經驗是很好,沒有也只能胡謅,昧著心意寫下連自己也鄙夷的鬼話。作文就是這樣矛盾,當我這樣跟學生說明時,她們咧嘴微笑,似乎同意我的說詞,或許也在心底暗笑:這個老師真是有問題,跟補習班說的截然兩樣。站在創作者的立場,我得說出我經歷過的現實,因此,略過作文的技巧之後,撇開什麼「論說文」、「立論獨要」、「描寫清晰」等洋洋灑灑的象徵後,我開始講述什麼叫做「意象」,什麼是「以具體事物取代抽象情緒」。話說這才是今天我的目的吧?將微笑藏在深邃的眼瞳下,我舉了一個膚淺的事物為例子。

  我真是個混蛋老師,居然對幾個十幾歲的女生談「愛情」。或許是我被最近的情緒所困擾,想聽聽年輕女孩的意見,逼使我做出了奇怪的決定吧?

  坐在第一排,身穿藍色毛衣的女生說了「玫瑰花」。我清清喉嚨,說出我的見解:「玫瑰花是表達愛情很好的事物,但我會說玫瑰花上的刺與它本身散發出馨香,因為愛情本身是讓人高興卻也疼動的複雜情緒。」

  另一個穿著紅背心的女生說了「情人節」。我則回答:「這個答案過於籠統,情人節的象徵之物是巧克力,而巧克力是會融化的,不僅是融在嘴哩,也融在心中。我會說不融化的巧克力,為什麼呢?想想看,在一個女生的掌心上,不融化的巧克力代表一種冷艷的愛,是非常沉默悲傷的。」

  之後我又舉了「釦子」:把自己當成是釦子,在妳胸前反覆扣合;還有「刺蝟」:兩隻刺蝟摟抱著,不停打滾,滿地鮮血卻不願放開。學生們聽得津津有味,還跟我討論成語是否適合大量運用的問題,而她們思路清晰,知道過份使用是會造成乏味的,我也說明了成語是經驗與人生的精鍊,蘊含了許多典故,在關鍵時刻不經意說出才能得到效果,若引喻失意則會突顯愚昧。

  滔滔不絕說了兩小時,我最後用了十分鐘讓她們自由創作,題目是「我的寒假」,藉此大略理解她們的應變能力及創作瓶頸。在我的觀察下,有的人只寫了寥寥數行;有的人卻寫了將近百字。就這點我便能推估:她們的歧異性頗高,要針對各自癥結,是件不輕鬆的事。但令人雀躍的,有一位學生字跡端正娟秀,讓我感歎了一會兒。

  半開玩笑地約定好下次聚會的時間,孩子們啜飲著我請她們喝的飲料,一臉歡欣地回家,留下獨自觀閱稿紙的我。這些孩子是很天真可愛的,我希望能帶領她們進入創作的美好世界,盡情翱翔心中焦慮不已的情緒。作文有沒有名次,雖然應該是首要目的,如今卻已被我拋在腦後。若是可以,我希望她們能成為「希望之羽」,展翅在無垠的藍空,以令人傾羨的姿態穿梭盤旋。

  下次是二月五日。我期待著。

2007/2/1

這樣的教學我也很感興趣,藉由細膩的觀察,然後拓展想像的視線,最後捉住意象的空間,用實在的話語描繪一種獨特的感覺。

你的話讓我有了另一層的領悟。

做為你的學生真是幸福,好的老師不少,但能為孩子開一扇文學之窗的卻很少。有你們這些熱心的老師,文學才有拓展的希望。

感謝你的分享!

這些孩子真是有福氣
不但可以從老師身上挖到寶
還可以喝到老師請的飲料
更幸福的是她們的指導老師
還殷切期待下次授課時間的到來
尤其是這段發自內心的教育目的我希望能帶領她們進入創作的美好世界,盡情翱翔心中焦慮不已的情緒。作文有沒有名次,雖然應該是首要目的,如今卻已被我拋在腦後。若是可以,我希望她們能成為「希望之羽」,展翅在無垠的藍空,以令人傾羨的姿態穿梭盤旋。 更是讓同在教育界服務的我感動不已

兩位,說實在的,我的教學經驗實在不夠,也不知道能讓她們了解多少,不過我會盡我所能,讓她們清楚,原來使用文字是那麼快樂的事,不僅紓發心靈,而且可以藉輕快的文字讓人獲得滿足。

有很多東西,是課堂上學不到的,所以我希望我只是引入門,剩下的答案要她們自己找尋,因為這個答案連我也正在找。

謝謝你們的激勵。

雖然感覺上家立老師有一點嚴肅害怕讓人親近
但是嚴師必出高徒
我也好想做家立老師的學生
雖然不是在教室裡
在這裡我已然有這樣的幸運喔

由此得知,看來我奸巧的程度筆墨無法紓盡。主任要的是名次,而我希求的是能挖掘喜愛創作的人才,互取所需,並無扞格之處。
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端看個人堅持的強度了

家立的無私教法,令賦雲感動
若這是一群良莠不齊,資質差異很大的學生時
是否能維持初衷而不變,很是關鍵

老實說
老師對學生的影響力
不可謂不大
賦雲曾是其中受害者
所以會有更大憂慮和期許

總之
希望她們能成為「希望之羽」,展翅在無垠的藍空
至於
令人傾羨,還是太危險了
呵呵

賦雲多言了 :wink:

敏容 寫:雖然感覺上家立老師有一點嚴肅害怕讓人親近
但是嚴師必出高徒
我也好想做家立老師的學生
雖然不是在教室裡
在這裡我已然有這樣的幸運喔
我其實不嚴肅
我只是堅守原則而已
我上課都十分輕鬆

學生也覺得沒有壓力
(因為我擺明說,名次那種東西只是一種用來象徵的,倘若你們要追求,很好,但不要當成唯一目的)

秋賦雲 寫:
由此得知,看來我奸巧的程度筆墨無法紓盡。主任要的是名次,而我希求的是能挖掘喜愛創作的人才,互取所需,並無扞格之處。
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端看個人堅持的強度了

家立的無私教法,令賦雲感動
若這是一群良莠不齊,資質差異很大的學生時
是否能維持初衷而不變,很是關鍵

老實說
老師對學生的影響力
不可謂不大
賦雲曾是其中受害者
所以會有更大憂慮和期許

總之
希望她們能成為「希望之羽」,展翅在無垠的藍空
至於
令人傾羨,還是太危險了
呵呵

賦雲多言了 :wink:
其實我的行為舉止很不像老師,比較像是放浪者
因為我毫無秩序可言。

我才不管學校的所有流儀
我只在乎學生學到了什麼
我只在乎尊重兩字
其他東西

管他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