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蘭公主,你我千年情緣有一滴千年不融的淚!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麻吉林思彤胡也

  一千多年前,你忽閃的睫毛下,滾出一滴淚;我沒有看見。我知道這是你最後一次爲我心碎,這是你爲我流的最後一滴淚,滾落在夕色淡抹的憂傷裏,是十月的西域冷風,刹那凝它成珠。我的樓蘭姑娘啊,你這最後的一顆淚珠,有著你的哀怨,有著你的淒情,有著你的盼郎歸,有著你對愛的執著與癡迷......就這樣被我失落了。這顆淚珠堅硬如寶石,脆響著從你白如玉石的臉頰滾落著地,消失于時間的沙礫裏,一去便是我一千多年情感的荒涼!樓蘭姑娘,你惆怅中合上你的眼,卻依然合不上對我的不舍。你讓人梳理好一頭亞麻色的密卷發,披散肩後,你高鼻梁,大眼睛,瓜子臉,青春素潔的妝容。你戴上點綴著紅色毛線和雉翎的小氈帽,裹著親手織的漂亮毛布毯,腳著短統皮靴。你這般美麗的死去,仿如睡著,我知道你還在等著我回來,等我那突如雨點般落下的吻,來驚醒你的睡夢;然而這一睡便是一千多年,這一千多年你爲我而不腐!
  
  一千多年前,我是西漢王朝的一個年輕將軍。我有著石削般分明的面孔,有著最冷峻的堅毅。汗血寶馬,長劍握手,盔甲閃亮,我躊躇滿志而強悍。我帶著我的士兵爲大漢天子不可犯的天威而縱馬揚塵于你的國度。我的金戈鐵馬踩踏著你們的綠洲,肆意凸顯著征服者的驕橫。可是,在一個雨洗的午後,我驕縱的軍隊,萬千的冷兵器閃爍著寒光的不可一世,卻在一個嬌小的女孩張開的雙臂前停下。我疑惑中縱馬上前,這是一個樓蘭女孩,嬌弱的身材,風裏飄舞的裙裾,如中原的蘭花綻開有著讓人驚心的美!清麗的面容卻大寫著讓人起敬的高貴與不可侵犯的尊嚴。她不卑不亢的對我說:將軍,我是樓蘭的公主,我請你能善待我的子民,倘如你以爲你的殘暴能征服這塊土地的話,那我則要告訴你,你永遠也征服不了我們的心。今天,就請讓你殘暴的鐵蹄先踏碎我的身體吧!她清脆有力的話語穿透著凝重的空氣。爾後,微閉雙眸更有沈默中的不屈與甯死的堅定!我是忽然地愛上她,這樣的樓蘭公主這般驕傲地在我面前宣示了磁石似的美麗與可愛,讓我無法壓抑地衝動的愛上。我突然的揚鞭縱騎,在她的驚叫聲中伸手拎她上馬,她在馬上掙紮著,抓咬著,尖叫著......最後,無力地軟軟地貼粘在我的懷裏,雙手緊緊地攬著我的腰。汗血馬向一處齊人高的草叢疾奔,風呼呼地從耳邊掠過,不斷高揚起我的熱血激情。到了草叢的深處,我勒馬停住,抱她下馬,她緊緊的摟著我的脖子,嬌羞發燙的臉龐深埋我的懷。我的吻也如暴雨般落下了,從她的前額淌過眼沿著耳根入了心.牧草成席,我們喘著氣躺下,在呻呤中淋漓著青春的熱血激情......
  
  當我抱著她回到我的士兵隊列中時,她己確定了今晚將是我的新娘。我的士兵爲我與一個樓蘭公主的結合而歡呼震天。就這樣她成爲被我征服的第一個樓蘭人,當天我的軍隊秩序井然,紀律嚴明地在我與公主的馬後踏入了樓蘭城門,在我從聽到樓蘭百姓對我的第一聲歡呼,抛給我的第一束花始,我就能肯定我不但征服了樓蘭公主也徹底征服了樓蘭。我與公主住入了王宮,當晚我們結婚的歡宴讓全城沸騰,我讓我的軍隊全部喝醉,在這樣爲我高歌熱舞喜慶的國度,我沒必要設防。
  
  樓蘭是個祥和的國度,百姓樂于安居,水土肥美,商業繁華,我喜歡這個地方。這是我人生最快樂的一段時光。清晨與公主縱馬于城外草原,讓清新的晨風拂面,聆聽著她翠鳥鳴叫般的歌聲,或放馬于野,席地而看她輕舞......又在夕色暮歸,牽馬拉手流連在城中喧鬧的販攤前,踏一街笑語不斷笑受百姓欠身祝福,回到王宮,攬腰依在窗口,凝望那一城熱鬧燈火,聽商旅駝鈴聲聲,遠處羅泊湖水草連天......這般良霄美景有佳人,日子快如白駒過隙。
  
  然而,有一天,忽有天朝信使到,他宣讀了天子不可抗的旨意:天子先斥責了我耽于聲色,有違他信托,並嚴令我改日即率軍隊北進,攻擊遊牧到此的匈奴。我接過旨,羞愧難當,作爲一個天朝將軍,竟耽于小家的卿卿我我,有負當年出皇城時的誓言。當下,我即整軍備馬,當晚就向公主辭行。別意淒淒,恍然竟有這一別生死兩茫茫之感。公主說:她願爲一民婦,終生願安然于伺候一夫,隱于山村冷野做平常人家.我惱怒的責斥了她,說:大丈夫,當立國創功,揚名青史!說完就縱馬隱沒于夜色中。
  
  經過幾個月的艱苦追蹤,終于與匈奴主力短兵相接,高空漠野,夕陽如血,戰鬥慘烈。我拼命率軍隊搏殺,最後終于取得完勝,一舉殲滅了敵人。我快意著自己立下的功勳,騎馬洋洋得意逡巡著戰場,突然一個角落裏一支箭冷不丁的對我胸口疾飛而來,根本無法防備就洞穿了我的心,我倏然睜著眼重重倒下,死前的一刹,冥冥中分明看見了公主有一滴淚爲我滾落。
  
  從此後,一千多年裏,我多少個輪回的生命,在尋找公主那滴疑結千年悲哀的淚珠,與她爲我死而不腐的等候。一千多年中多少的戰亂,已掩埋了樓蘭的祥和與繁榮,多少歲月的泥沙已剝落了草青羊肥,水綠雲白的樓蘭記憶。我的生命在輪回中承載著一千多年的沈重,穿梭在時空中,探尋著我遺落的愛情,甯願堅守著一千多年的孤獨......
  
  直到一千多年後的今天,我才找到了你,風掀開樓蘭曆史的沙塵,讓我看到了沈睡千年後的你,依然有我熟悉的美麗,你凝固千年的哀怨,癡等千年的淒情,讓我怎麽不心碎流淚。我的樓蘭公主啊,我抓起你身邊的一手沙礫中,我看見了你千年前爲我流的那滴淚,還閃著螢光,我把它一放入我的眼,它就融化了,流了出來,沿著臉頰,滾落在你的臉,忽然看見,你曆經千年的凝重,竟綻開了笑顔。
人生自是有情痴,讀來感傷。
謝謝笛野分享如此深情的感受。

問好:)
好久不見

文筆越來越好 很佩服你的功力

似乎感覺到穿梭在時光機中亙古不變的愛

感動

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