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無聲,絕望也無聲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馮瑀珊麻吉

.
曾經在老店面一側種棵菜瓜而且數日間迅速竄高到一人之高,嘖嘖稱奇且滿心歡喜這個儼然無中生有的奇蹟之餘,從此對植物認真的投以真摯的情感、投以無限的關注。

畢竟沒有在水泥地上種植的經驗,所以絲瓜在長到一個階段後便沒有繼續讓人精豔的表現,接下來便是凋萎、乾枯、仍然是原來一包水瓢大一點、灰灰乾乾的泥土在牆角;幾株細細弱弱的雜草還在無聲的苟活著。之後過了一段日子,也是十分偶然的機會,我竟然使一截牽牛花昂揚的一路攀沿上到五樓頂。那真是人生最有興味的一次,算得上成就的大事。每當花期滿滿的花朵在公用樓梯外牆吹起了小喇叭,搖曳生姿的粉粉紅紅在密佈的綠葉間相互抗衡相互爭豔,蔚為奇觀的還包括我家一樓屋浪板上宛如一片花毯,一樓店面牆上、支撐的鐵架上也被鑽進來的無數枝條牢牢抓住,無盡的蔓延,我更順勢牽引成為天然的最佳裝飾。

直到八四年買下店面兼住家,搬家時牽牛花帶不走一別成永訣,一棵連著礁石約兩公尺多的雀榕則用摩托車綁了就走,目前已經開枝散葉且盤根錯節於落腳的礁石上,礁石則放在直徑七十公分的「花盆」裡、倚在圍牆邊,年年高昇下已覆蓋了整個加蓋的烤漆鋼板屋頂,這欣欣向榮的發展卻成為夫妻兩一不小心就拌嘴的導火線。(為了彼此安全的認知歧異而起爭執)除此外,店面連側邊也沿著 L 型種滿各式各樣植物,包括公用樓梯旁旁的更高更壯榕樹(兩月前被新店家砍了)、自家花台內右的龍眼樹、花台旁的植盆三棵浦葵(台大校園撿來的種子)、門口左邊瘦瘦的類櫻桃樹、傍著路燈座植地的三枝高聳勁竹、路燈座上植桶的懷念童年之忍冬花、往右的造型圓葉矮榕(插枝法種活的)、又一盆浦葵、渾身長刺的不知名樹木………連比較小的草本植栽真是不勝枚舉。

隔著防火通道至另一戶住家的側面、有自長而樹形極美的兩棵樹,因為傍著兩枝高大的電力公司電桿(上面置電桶)而生,因不曾妨害誰所以好幾年來相安無事,但近一年來奈何逢著厄運,先後被用「削」的硬是放倒一棵、另一棵較粗壯的則被剝皮,務必除之而無所不用其極,讓我深感難過欲助而無力。幸而兩株都憑著極大的毅力與求生意志,一株憑著部份受損不太嚴重,仍有輸運功能而苦熬過來,而枝葉宛然如常,另一株已斷的則在斷口修復後仍然堅定的發芽茁長,幾根枝條又喜孜孜的長出俊秀的葉子,迎著風招展、努力的活出新希望中。但是,有人既不同於此心,勢必也不容他的意圖受到挫折,於是「逆境重生」的努力似乎也只感動了我。

又隔了好長一段時間,在斷樹好不容易修復、掙扎、奮戰、直到又冒出新芽時,雖短短嫩嫩卻更多更密集了,我想它可能以為挫折來自於大自然之力,乃以更多的機會創造最大的重生或然率吧?我經常巡視也經常有莫名的感動,我們人類遭逢災難而不放棄的韌性有這麼堅定麼?可是,還是只能說''可是'',因為那不知來自何處的摧樹之人又來了。某個清晨但見一把初探出頭的淺綠淡黃枝條凌亂的棄置地上,折斷的樹桿樹皮更被多削掉更深的好幾道,顯然「那人」也缺乏耐心於三不五時的關注和下重手了。嗚呼!奈何?讓它長出希望來、長出健康的綠意來、長出賞心悅目的類盆栽樹形(傷害過大,實在難以茁壯),來會傷害到「那人」的任何利益麼?

直到上週日,在繞著本幹環削的切開口縫隙中又怯生生的「偷偷」冒出幾枝嫩芽,還不只一處呢!在離地十公分處正面看不到的一側也有一枝,這枝顯然是突破思維的另一種求脫困方式,也是多管齊下尋找機會的「重新出發」之舉,這是否植物的思維、或植物是否有思維我不得而知,但我唯一能做的事便是拿其他什物遮蔽或轉移「那人」的注意力,只祈求這個掩飾戰術能從此讓那人不再記住他在此處曾經做過的事。結果昨天,上面的全被弭平,又彷彿不死心、不信邪的再環削一遍,露出白慘慘的新痕足以說明他心中藏著是多麼深的恨意!而今天~原本昨天沒被發現而逃過一劫的基端新發枝,首度冒出頭就被徹底消滅。我心底的一部份也徹底的受到嚴重傷害。

一個人要做什麼事、要做到什麼樣的程度,用在正面叫做「意志力」,用在反面,也是意志力,在「那人」看來只有何時消除和如何消除一個念頭,這一棵斷樹的重生之路是如此坎坷在他看來是完全的無感在許多人看來也頂多輕歎一聲,因為有遠甚於此的許許多多不必要的破壞,不管是天意或是人意,眨眼之間就成為歷史。而已知的幾千年來發生了什麼、改變了什麼與你我又有什麼影響?躺在商人、政府之利益和有所必要的個人之腳下、之眼前的樹木花草又不知凡幾,「那人」何「惡」之有?惡又何其之小?我又何「仁」 之有?即便是個仁又何其之無關緊要與細微末節?甚至為不必要的矯情,如此我都不否認。可是我還是嗟吁不已~為了這芝麻大小的事。
目前的欒樹仍然活著,雖歷經三年多、雖永不放棄的每隔幾個月再度昂揚奮發著蹦出三四根嫩芽,甚且一度高可達10公分~那是歷經一整季的寒冬蓄積的能量之大突破。
但是永遠不放棄摧毀嫩芽的某人也在春風撩人的某天,第N次毫不留情的再下毒手。
我好心痛!我不知道如何才能幫助欒樹的再生,若蜘蛛一再把被風吹壞的網重新結成之得到人類的讚美與不屈不撓的借鏡,那這被鋸斷三年多的欒樹之求生故事不更讓人感動?

而誰給她一個機會去改變命運?
她可以被限制在一個足可讓臺電放心的高度啊!
和平東路三段435巷2號旁防火巷口一個正在發生、真實的故事。
從字裡行間可以感受到作者真摯的情緒,循序漸進的情景推展演示著,從生命的喜悅到被抹殺的憤怒與無奈。
不過或許這種事情也是兩難吧,就如同文章第三段所夾註的,人們往往對於一件事情的出發點、考量的利益不同,而自覺應該做出這樣的決定,真要說起來,似乎也沒有是非分明的對錯之別。
或許在同一件事當中,就是必須要互相溝通找到一個平衡點吧。

以下是一些修改的個人建議:
芝言 寫:
所以絲瓜在長到一個階段後便沒有繼續讓人精豔的表現
應該是沒有注意到,這邊的精豔應是驚艷。
芝言 寫:
只能說''可是''
或許使用「」會比“”好。(因為同樣效果表達,但「」收錄在標準的標點列表當中)
芝言 寫:
而今天~原本昨天沒被發現而逃過一劫的基端新發枝
正式文章當中,我不建議出現這個「~」,這也是臺灣標點當中所沒有的。


僅供參考,個見盼諒。

敬祝
文安

緞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