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仔褲裡的哲學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

絲狀、點狀參錯,如藍與白、零和一之間那般純粹,這世界。

內裝,是溽熱難耐的灰與黑,搭建在鋼骨和帆布之間,我們如組織被活化,不停在毛細孔內向外萌芽。表徵、荷爾蒙是人們自認最合理的解答,存亡在玻璃瓶內,我也沒時間遐想,只得不停向外生長。

哪天回頭一望,我已從爛泥似的培養皿中拔萃,紮起盤根錯節的異稟。而,越是茁壯就生活也越是複雜,你的手似乎不被如銬般的褲頭綑綁,直覺性地搔癢。不比痛那般舒暢,這種無法理智的病狀,解藥唯有「抓」。躲藏一個得以自己的空間,用無法克制的情緒磨蹭長癬的私處,或許是紓壓,也許是種消磨,如此健康。

但也不能恣意放任如此私暱的生理行為,所以在泰半時光中,無論如何難耐起仍得壓下,有所矜持或許構不成一種虛假。

為人們遮羞的枷牢、半公開的隱疾,自由,竟能如此耐磨,這世界。
社會秩序像是培養皿的蓋子,究竟是保護?還是阻遏?或許身陷透明玻璃下的,都不知道。


你的文字想像密度很濃,這是優點,也是缺點。

文章很美,讓人陶醉,但這也是必然的缺點,是你需要面對的。

我自己在寫作時,常常質問自我,我能夠以同樣的模式書寫下去嗎?至今我仍在摸索。

希望你能找到你真正要寫的,要呈現的是什麼。

謝謝你的分享。
其實這篇文章也可以表示成「我對寫作的看法」,如:半公開、私處、癢。

了解了,以後也會多嘗試新的風格,找出新的模式。

感謝前輩提醒。
蘇家立 寫:社會秩序像是培養皿的蓋子,究竟是保護?還是阻遏?或許身陷透明玻璃下的,都不知道。


你的文字想像密度很濃,這是優點,也是缺點。

文章很美,讓人陶醉,但這也是必然的缺點,是你需要面對的。

我自己在寫作時,常常質問自我,我能夠以同樣的模式書寫下去嗎?至今我仍在摸索。

希望你能找到你真正要寫的,要呈現的是什麼。

謝謝你的分享。
非常同意家立版主的提點,而我也有相同的看法!!

希望 蓮蓬頭 文友能嘗試更完整更不同以往的書寫模式自我突破,我將非常期待!

問好二位~
多謝前輩們指點。會瘋狂使用這種文體,一方面是因為最近沒有太多的時間能夠寫作,卻又想寫些什麼來抒發,而且這種筆法還蠻好玩的,才會有如此單一的呈現。要改掉說來其實也簡單,只要以後會多加注意點就行了;另一方面,其實蘇家立前輩,您無需過度注意您的文章過度單一等類的問題,自古文學史上不也一大堆採單一筆法(不曉得這麼敘述對不對,總之就是懷鄉或是抒發志向等類的文章寫了一大堆)的作家嗎? 不必太過擔心,很多有名的人,例如梵谷不也是畫向日葵見長的嗎? 您大可不必太過擔心自己的風格過度無趣,淺見供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