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說的妳──比時間更需要時間的約定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胡也

  常常抱怨時間不夠用,總對著空蕩蕩的書桌嘟著嘴巴怒眉騰騰的妳,卻意外地沒有戴錶的習慣。舉目所見,除了凌亂之外,房間裡唯一算得上整齊的,就是那不斷流逝的時間吧。

  從來沒守時過的妳,情緒變化得比秒速還要快,前一秒還是溫煦的仲春,下一秒牆邊可能就留下了茶杯的殘骸。妳纖細的左腕上沒有半點時間占領的痕跡,或許能繫上一條看不見的梅比烏斯之環,並染著普魯士藍的輕憂鬱。房間裡唯一會受時間束綁的,只有不在那裡,無法干涉妳的時間的我 。

  妳曾經打過這樣的電話:要求我立刻出現在妳的面前。從不相信時間的妳,卻下意識使用類似的語詞命令著我,揮霍著已經不只是屬於我一個人的時間,而我只能選擇被時間遺棄,不再往前逐著那滔滔盪去的時流。所以我掛上了電話,然後牆壁隔天出現了一個小孔,妳的眼神從邈遠且恍惚的場所穿透了進來,灼傷了我打算送給妳的那隻錶的圓心。

  吶。妳相信擁抱也有時間差嗎?當我無言走過妳伸出的雙手時,妳總算能感受到時間的殘酷了吧?請好好愛惜妳看不見的東西,即使妳連看得見的也不曾珍愛過。咖啡店一直是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而我很清楚妳喜歡喝的是加了濃郁牛奶的紅茶。

  小指頭時常莫名其妙地感到疼痛,尤其看見公園裡的孩子銜著彼此的笑顏互相追逐時,我似乎記起了蒼白的拇指,曾經貼著另一個溫暖且熟悉的指紋。而被時間放逐的我們,踏上彼此選擇的反方向道路,懷抱著曾經擁有的約定,一邊注視著秒針的輕盈,一邊望著被夕陽染色的橙雲走去。

  只是我不會忘記,在妳手腕繫上緞帶的那一刻,我曾抱怨過時間不夠用。儘管那時天空仍舊信仰著寂寥的雪白,如一隻振翅著自由兀自遠去的海鷗。
當下,似乎有更多的事物需要重新被定義! 有些比時間更需要時間約定,有些比自由更需要被自由約定,有些空間更需要被空間約定....

麻吉問好 家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