墊板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麻吉林思彤胡也

  桌面比鏡中的臉龐還凹凸不平。一想及此,就鼓起了繼續書寫信件的勇氣:可以不去注視鏡子,忽略歲月在兩頰上行雲流水般的鐫痕,卻無法一日不握著筆桿,如斜落的冷雨在灰白的屋簷上織下一條條黑色的細線。更何況,書寫是有目地性的,只是這個理由,我必須深深埋藏在心櫃裡。

  為了要使字體工整清晰,首先要找塊大小合適的墊板,最好沒有花樣,上頭一片白淨,亮晶晶的,使用起來舒服而令人安心。散溢著淡淡幽香的信紙,承載著寡默卻滿懷情愁的言語,它們一同傾躺於看似事不關己的墊板之上,寄託了一筆又一劃,也許,不能被抽離的它,才是書寫系統中隱匿的關鍵。

  寫完信件,小心翼翼將其放入信封,妥善彌封後,彷彿側目迎接黎明的燈塔,總算鬆了口氣,讓冰冷的牆壁貼著我淌著熱汗的背,悄悄地,溫和地,吸吮滲透至脊索的漫漫思念。我無法不對它致上我潦草的感謝。

  而床是另一片柔軟的墊板,托著我越來越重的軀體,此時四肢寫不出任何感人的話語,只有醞釀一個光滑的夢,裡頭遍佈著鱈魚,牠們正循著洋流自然地回游。
而喜菡文學網是我們文學創作上最大最厚的墊板,不是嗎?

麻吉問好家立兄~
您說的是呢,只是不才在下,常常讓這塊墊板變得又髒又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