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

  郵筒的眼睛覓食的不是雪白的信件,而是寄件人投入書信的剎那:霎時,文字或圖像承載的時間差與距離,如晚霞般絢爛耀目,不屬於夜更不屬於黃昏,只是飄盪於某一刻。

  我寫信,有時已忘了收件人,只是為了想投遞,讓郵筒的眼睛,多吞噬些多彩且沉默的時間。

  在彼此錯過仍不遺憾的時間軸上,我輕輕把心撕下一小片,貼在風的尾巴上,讓季節流轉到你心裡,或是一望有涯的景緻中,悄然墜落,如一封拆開夜帷的流星,盈滿初冬的絮語。
這一篇小品,末段有如一張卡片印上的詩句,唯美又深富感情:

/在彼此錯過仍不遺憾的時間軸上,我輕輕把心撕下一小片,貼在風的尾巴上,讓季節流轉到你心裡,或是一望有涯的景緻中,悄然墜落,如一封拆開夜帷的流星,盈滿初冬的絮語。/

麻吉讀後有感~
謝謝麻吉回應,其實,用華美的詞藻,不過是為了掩飾自身情感上和現實體驗的不足。

我必須體嚐的事物,事實上還非常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