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茶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

這個世界上,常常有很多事情因為立足點不同,而導致非正即反、非是即非的論調與結果,撇開結果不談,其實,如何能捐棄心中預設的成見,廣納百川、寬容以對,有時反而成為迢迢生命行旅之中,舉足輕重、動見觀瞻,攸關成敗的課題。
今年春節期間,依例至花蓮縣境內渡假,回程,順道經過瑞穗鄉舞鶴茶區,前往去年曾經造訪過的茶行,買回一斤甫獲得瑞穗鄉農會冬季優良茶競賽銀牌獎的青心烏龍茶。
在試飲完後,決定購買之前,我心中兀自躊躇,是否要以高於市售「大禹嶺」高山烏龍茶的價格,買下這泡產於海拔高度僅約九百公尺,「赤柯山」青心烏龍茶?
當下,在騎虎難下之際,一股有別於高山茶的淡淡隱香,倏地飄盈流轉於鼻尖。
於是,我決定以「事茶人」的敬執心念,立即將它買下。
果不其然,春節假期過後某日,在許多同事茶友的品飲之後,紛紛異口同聲表示:「茶香氣平順,海拔高度太低以及價格太高。」我並未多做回應,只輕輕帶過一句,這泡茶應是我習茶、品茶的生涯之中,品飲過堪稱低海拔半球形青心烏龍茶的翹楚。
然後,我便匆匆將茶葉收妥,另外取出平日慣飲的「華崗」高山烏龍茶,那是一種挫敗,我暗自在想。
茶席結束,待同事茶友們陸續離開之後。
我獨自取出專業用評鑑杯組,按照國內一般大型優良茶競賽的評比流程,以「華崗」高山烏龍茶及「赤柯山」烏龍茶做為取樣的樣本。
良久,我得到了一個結論。
在香氣、滋味的主要項目之中,「華崗」高山烏龍茶都在赤柯山之上,關鍵主要仍取決於海拔高度的差異;但在茶乾的外觀與形貌上,倒是「赤柯山」烏龍茶略勝一籌。
我凝眼目視著兩種來自不同地域卻身世相同的殘茶。
在截然不同的餘香氛圍裡,心中汨汨流淌出一種放下執著、釋然的心念,以及尋獲「真香」的感動,令人久久不能自已‧‧‧
以精妙輕靈的文字述說茶與茶之間的差異,文字清淺卻有淡淡回甘味,謝謝您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