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中國的女畫家-尹老師與我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

尹老師離開我的故鄉已有五年之久。我不時的想起與她在畫室共同擁有的吉光片羽,我掬起與她學藝的記憶之水,而落筆寫下這段生命中難忘難遇的回憶往事。

成為尹老師的學生,是在我讀家鄉女中高三的第一個學期,那時候我正在準備升學考美術設計相關科系的術科考試,媽媽透過友人介紹,為我覓得了這位與我結緣終生的指導老師。

「妳的架構很好。」存在回憶中,尹老師,將我在畫室的第一張素描展示給其他同學鑑賞,無疑我對的美術是有一定的天賦,我對自己十分的自信與驕傲。

回想高三那一段煎熬的日子,我面臨著升學考的壓力,與一位摯友友情的破裂,家庭的不和諧,年輕的我承受許多挫折與打擊。「妳就不要升學了吧!」尹老師見我如此,認為台灣大學教育情況不適合我,她如此對我說。

尹老師出身自中國河北師範大學美術系,主修西畫,一直到我25歲,真正臨摹了一張她親自完成的巨幅石膏素描,我才收斂起了輕慢狂傲的心,尹老師的素描功夫,是真正能夠與大師相當的境界與程度的。
我的繪畫功夫,除了自己在從前的畫室刻苦的努力練習以外,對於色彩的運用、素描的專業培養,其實都是尹老師親自一手啟迪了我的天才。

「要是我能夠擁有妳的精彩,我瘋了也甘願。」後來尹老師看了我20歲代表性的山水畫,是這麼告訴我的。

「最重要的,還是素描!」當我寄了一些水彩作品給尹老師,她這樣子點醒我。

「尹老師的素描功力真的下得很深,我只看過她的一幅畫,我可以感到,她是一位有氣質的女畫家。」尹老師回到中國大陸之後,我認識了另一位在地教學與創作的女畫家,她以肯定羨慕的眼神告訴我。

在與我自己親生母親衝突與破碎的家庭關係,令我的內心十分受傷絕望,我將尹老師看做我的另一位母親,而她那藝術創作氣息濃厚,永遠播放著中國交響音樂的畫室,是我心靈的避風港。

那時候是民進黨執政的時代,兩岸的情勢緊張,尹老師來自中國大陸,在台東開了一間真正是栽培專業素養的畫室,自然會受到或多或少質疑的眼光,但是豁然大度的尹老師很努力的與學生和家長們溝通。

「我認為中國是所有海外華人的原鄉。」當我這樣子有感而發的時候,尹老師大力的贊同,稱讚我的想法。

「這孩子的領悟力很強。」在畫室一個教學的場合,她有些訝異而有些不可置信的向其他家長說。

在我女中畢業之後,北上求學不順利,並且因為病情的時好時壞住進花蓮的T醫院病房,我撥了好幾通電話給在遠在台東的尹老師,她擔心的說要帶畫圖工具來醫院給我,但是那時候她也有了健康的問題,不能夠前來探望我,她在我回到她的畫室之後,師丈告訴我:「老師心裡擱著這件事,非常掛念妳。」

人生不可能永遠處在絕境,在生命中低潮的時刻,還是要絲毫不放棄理想的好好努力,待機會到了,才不會毫無準備的失去機會。

尹老師有著北方人豪邁豁達的性格,擁有堅定藏傳佛教信仰的她,總是愉快的已達觀的角度,詮釋慰藉了我所有的苦痛與悲傷,在我的生命最不堪困頓的時候,鼓勵我練習素描與插畫,「素描是所有藝術的根本,如果妳要主攻插畫,就得一天一幅!」老師這麼的告誡我。

尹老師早在獨生子年幼尚未學會繪畫的時候,就告訴我,等到兒子上了國高中之後,要帶他回到中國大陸接受內地精湛的美術教育。

在她們離開台東之前,我為她的畫作題了一首新詩《失》:「漫天飛舞的大雪/掩蓋不了我的孤傲/我的凜冽」這是尹老師很滿意的最後一段,她說簡直說出了她的心底話來。在臨走之前她拉著我的手,說著我的人格與個性,將來肯定是一位「成就者」。

時光與命運不斷的流轉,有一天假日下午,我到了森林公園湖畔素描寫生,有一位年輕的太太問起我的師承,一聽是中國來到我家鄉的尹老師,她微笑著告訴我:「她很愛才。」

尹老師真的很愛惜我,我常常在她的畫室免費練習素描,她也常常讓我如此行之,她交付給我的藝術,是成熟圓滿的月光潮水,令我那不安的靈魂平靜。


終於,尹老師的獨生子長大了,尹老師與兒子回到中國大陸她的故鄉河北石家庄,從事珠寶設計的工作,月入台幣百萬元,並且成為虔誠的藏傳佛教徒。

往事如煙如雨般的掠過我的腦海。是的,我說,只是吉光片羽我也得把握。

因為與尹老師相處的時間不長,我在校園與醫院,南與北的奔波之中不得安身立命,我無法從尹老師習得更深一層的畫技,這其實是我生命歲月之中的一次缺憾。

在素描技巧的表現上,我的筆觸溫柔細膩,而尹老師的筆觸卻極為剛毅,毫不柔弱,她曾經問過我從前的師承,我答不上來,因為我從前習畫的老師是給我圖片臨摹,而我不知道那位大師的真實名字。

其實,尹老師才是我應該跟隨的大師,無論是生活上與工作上,她都是我的典範。

當年,我年輕不成熟,不懂得放下所有的感情,即使到了尹老師的畫室,素描仍然堅持原來的風格不變,儘管如此,尹老師還是以耐心與愛心接受了我。

後來,我才知道,中國大陸的畫派分南北,我的畫作是南方的細緻唯美,而屬於尹老師北方的畫派剛毅、毫不薄弱。

但是這一切,並不足以影響我與尹老師深刻而濃厚的師生感情。

大學第二次休學之後,有一次我在開放的圖書館以行動電話聯繫上尹老師,沒有想到她居然人在台灣的家!她有些責怪我太久沒有聯繫她,她這次回來處理前夫的喪事以及兒子應該繼承的財產。而就如她所料到的,我的求學路並不是一條好走的坦途。

但是,我已經失去向她學習的機會。

尹老師回到了中國。

尹老師追隨藏傳佛教大師的信仰。

尹老師的孩子高中了大陸內地的中央美術學院,主修油畫,成績是全國第六名。

尹老師與我的情感,充滿了光明喜悅,成為長流的細水。

有一陣子,我曾經一天打一通越洋電話給尹老師,她在我年輕歲月最困頓不堪的時候,隔著兩岸長長的距離,鼓勵我,安慰我的徬徨與憂傷。多少次,有多少次,她成為我在黑暗中獨行的一盞溫柔而守候著我的燭光。

台東的音樂聚落─鐵花村開始經營,我將家中的書籍出清打五折擺攤慢市集,尹老師成為我的貴客,她不只一次在中國大陸要我寄書給她,尤其她特別喜歡修行藏傳佛教的宗教書籍,前年的冬天夜晚,她回到台東,特別到我的書攤來買書,又請了我與另一位同學晚宴,這些我與尹老師締結的種種往事,令我更加的感激她。

就在去年,我置身幽谷中的生命出現了一絲曙光—我申請了美國舊金山藝術大學,尹老師勉勵我努力工作,並且大力的贊成我留學美國,接受西方一流的藝術教育。

我相信尹老師與我的師生感情,經歷得起時間與空間的考驗。

「痛苦會過去,而美會留下。」這是梵谷的名言,也是我的意志銘。

當年考升大學學測與術科考試的前夕,我因為沒有按時服用藥物,在畫室發了脾氣,我還記得我把畫具大力大力的摔進工具箱裡,生氣的走出門去,留下錯愕的老師與同學,連之後我的術科也沒有到場赴試。

混合著自卑又自傲的情緒,我這一走就是一兩年,暑假也找了另外的老師給我上課,上了台北的大學明星校系,我的素描也改變了的風格。

但是,當我回到台東,寫了信給尹老師,並且回到了畫室,尹老師仍然張開雙臂,熱烈的歡迎我回到畫室。

尹老師不只是一陣風,一朵雲彩,她沒有在我年輕生澀的生命歲月中成為浮光掠影,她是閃爍在我底星空的星子之一,給予我希望,在我迷航的時候,指引我前方的道路。

她是人世間的有情眾生,朝我寂寞的生命走來,要給予我愛、關懷與溫柔。


我忘懷不了高三那一年,進入她的畫室習藝,她看著受傷的我,教導指正我的人生觀與如何面對他人的情感。

我忘懷不了大學休學回到家鄉,闊別了多年,她熱忱的歡迎我,指著學姐的油畫作品,表示她可以教授我。

我忘懷不了,在醫院裡,我一次又一次的打電話給她,她驚訝又憂心的說,要連絡我的父母親,拿畫具給我。

我忘懷不了,我告訴她,我在森林湖畔遇見的那位年輕的太太認識她,說她是愛才的老師,她約不到我,與朋友到湖畔寫生,還將那一幅水彩畫展示給我看。

我忘懷不了,我以高分拿全額獎學金的成績,考上故鄉的大學的那年夏天,我在尹老師的畫室完成了20歲的素描代表作《小提琴與酒杯》,她告訴我,我的畫已經進入了另一個境界,問我在台北向誰學畫?中國的老師特別注重師門,我回答尹老師是法國留學回來的講師,學校開的選修課。

我忘懷不了每次到畫室習畫,都感受到藝術陶冶寧靜的力量。


種種的往事,存在我的回憶裡,如經緯交錯,我視尹老師為我的另一位母親,在她的身上,看見了人世間珍貴的母性光輝。

尹老師那次回來告訴我們,她的獨生子繼承了前夫在都蘭的土地,她想要在都蘭建立一處藝術村的想法,她在中國大陸努力工作與賺錢,為了未來理想的實現。

尹老師離開了之後,我在一次住院時實現了她對我的期許與夢想,我在醫院中創作出了<禪12>一系列創作,我以鉛筆素描山水,這些創作,讓我的國中美術老師看了這一系列畫作,老師說那已經達到了專業畫家的水準,可以投稿給畫廊辦展覽了。

不久之後,我也擁有了一個教學的畫室,「我要以尹老師為典範的精神努力教學,除了美術教學以外,我要改變每一位學生的命運。」我如此對自己許諾,這不只是技術專業上的傳授,更是愛的薪火傳承。

且讓我以長長的青春歲月等候著尹老師吧!我與尹老師的相逢,締造出生命中最燦爛的火花。
感人肺腑,情意真摯。
謝謝家立的評語,對自己的文字信心大增呢圖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