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喜茶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胡也

很多事情的結果,包括人與人或事之間,往往都是因為日子久了,時間一點一滴累積,然後,慢慢變成一種習慣、經驗與偏好。
如此一來,常常在不經意之中,人們就很有可能與生活周遭的許多美麗珍貴的事物擦身而過,猶如二條平行線,注定永遠沒有交會的可能。
事茶多年,有幸得以接觸許多茶品,也大致上都能評斷良莠、等級,同時在許多同事茶友私底下口耳相傳的推波助瀾之下,因此,每逢當季茶上市之後的那一段時間,總是會有絡繹不絕的同事茶友拿著產自各茶區的茶葉,託我代為品飲與鑑定。
這其中,我發現有一個有趣與值得深思的現象。
絕大多數的同事茶友,都會興沖沖拿著標有「大禹嶺」的四兩裝茶葉,要我分辨是否真的是產自該茶區。但是,經我品飲結果十之八九的茶葉,都非產自「大禹嶺」茶區,主要都是產自「梨山」或是「杉林溪」等茶區。從他們略帶失望的眼神之中,可略窺出一種許多人對台灣高海拔茶葉特別偏好的迷思。
也因著這一層牢不可破的迷思,使得「台灣高山茶」在近幾年來儼然成為國內外茗茶界的寵兒。而我,也正好趕上這股熱潮,完全臣服在所謂的高山茶,那種無可取代,特有的醇韻與香氛之下,也自然而然成為同事茶友眼中,深諳台灣高山茶的箇中好手。
凡事,有得必有失。這麼多年來,在一味追求海拔高度的同時,我也注定要錯失,許多品飲產自低海拔品質優良茶葉的機會。
前些日子,前往台北拜會許久未曾謀面的同事,臨離去之前他面有難色地送我一斤甫獲得南投市農會冬茶比賽頭等獎的「凍頂烏龍茶」。
我滿心歡喜地將它帶回辦公室。
在拆開茶葉包裝,準備沖泡在我往常茶席之中難得一見的「凍頂烏龍茶」時,我猛一回望掛在牆上的茶聯「清淨心看世界,歡喜心過生活」這偌大的十二個字,像似暮鼓晨鐘般,重重地撞擊我的心房。
原來,只要心清淨、心歡喜,哪怕是產自低海拔的「凍頂烏龍茶」也照樣可以滋潤味蕾,陶冶性靈,不是嗎?
我暗自在想。
倏地之間,整間辦公室瀰漫流轉著甘釅濃厚的茶香,我原本疑惑的心,也自在歡喜了起來。
人生就像泡茶一般,沒讓茶葉舒展到最後,不懂它的芬芳和甘苦。

建議您在排版上讓讀者能明顯看出行距,會吸引更多有興趣的讀者喔。謝謝您。
感謝版主回應及提醒!

敬祝 文安

楊念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