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識了一個女人>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

  「我認識了一個女人,……」,我無從接續,就如即使至今我依

然看不清她的臉孔和眼神。是的,當你愈關心一個人時,你會發覺你

愈來愈不瞭解她。只因我們尋求的是一種心靈的深底,而不只是一種

人格的特質。

  我已經忘記對她的第一印象了,只隱約記得球場上有個女生打球

很積極。第一次和她在場邊聊天時,她爽朗大方得讓我嚇了一跳。有

一天我騎車去球場,在路口等紅綠燈時旁邊的小汽車突然打開窗戶,

一聲:「陳老師,去打球嗎?」我仔細看了看,原來是她。

  我知道她是個注重裝扮的人。她的衣著,一開始著實給我帶來了

些許困惑。在球場,她著著清新、開放的運動裝,看來年輕許多。在

平常場合,卻又常穿著西裝外套,一副典型職業婦女的樣子,兩者看

來是那麼不搭調。後來,我才慢慢瞭解,在某些方面她是一個相當社

會性的人。她和我說過,在國外人們去觀賞球賽時穿著都要求高雅整

齊,人彼此間能有好的視覺感受,這也是人之間的一種尊重。她是個

任事認真的人,很能接受社會的一般禮儀規範。我很好奇,在她爽朗

開放的個性和種種社會禮儀的依循之間,她如何取得一種平衡?或許

,對人的尊重與女人愛美的天性是主要的因素吧。


  她最吸引人的就是她講話的聲音。在與她言談的過程中,有三種

音調令我印象深刻:

  一是與人談論事情時,那種肯定的語氣與姿態。你看得出她絕非

胡言亂語,也感覺不出她背後有嚴謹的理念在支撐著她的論點,或許

是出自女人特有的細膩直覺與觀察吧?

  一是當她工作時,電話裡那種帶著喜氣的輕快甜美聲音,著實迷

人。妳聽著她很熱心、專業、仔細迅速地陳述事情,情緒也一下子被

帶動起來。

  一是當你觸動她內在情感時,那種柔和、帶著悸動、又有點不知

所措的聲音。我可以體會得到像她這樣的女孩是如何面對她自身的情

感。

  工作之餘,除了家庭休閒,打網球是她最大的樂趣了。每當打了

一場好球下來,她會很興奮地和球伴討論球賽中的細節,看那凝注喜

悅的神情,彷如剛經歷了一場盛事。那天在場邊看她練球,態度很積

極。教練說:「看她那麼認真,我也只有傾囊相授了。」

  一天,她在球場邊與一年長球友聊天,偶然間觸及一些敏感話題

且因彼此觀念差距過大而起了一點爭執,我在旁緩和他們彼此的看法

也順便做起了擋箭牌。她感受到我屢次對她的關照,出球場時,她要

我脫下帽子讓她看看,她當面告訴我說:「你真的很像我哥哥。」

  與她同坐在球場邊長板凳上,她為小女兒織著毛線背心。淡淡的

言語,恬靜的情感,蘊有著滿心關懷。人之間有一種莫名倚靠,讓彼

此不覺孤獨。友情如是,還要求什麼呢?

  有天,打完球下來,球伴和對手對她的打球方式做了些善意建議

,或許因長久以來太多的意見與批評擾亂了她,她突然有點情緒失控

地說:「我不要聽,我只要聽教練的話!」晚上,她打電話給我,激

動地向我道歉,說她那樣子讓自己覺得很丟臉。她直陳的談話一時間

觸動了我的情感,難以扼抑。隔日早上,我打電話給她訴說我的心情

,她直接明確地告知我這種情緒的危險性,要我立即平靜下來。對她

反應的直接與迅速真讓我感到驚訝!對人際間一些情事的敏感與明快

的防制處理給了我極深刻印象。

  那天,她和我說下午或許會帶小孩至學校看我打球,我滿心期待

。從球場即遠遠看見一個婦人穿著牛仔長褲帶著一個小女孩緩緩步入

操場,小女孩邊走邊玩,我想應是她了。我緩步迎向前去,相互微笑

打了個招呼。帶著小孩,走到操場另端的大榕樹下,她慈和地徵詢小

女兒的同意在砂坑裡玩砂,我和她遙對坐在砂坑兩邊看著小孩挖砂。

在午後溫馨安靜的氣氛下,彼此很有默契地只有簡單言語。小女兒玩

髒了,她細心地幫她清理衣鞋。隨後,我們至球場觀看球友打球。天

晚,即至附近的餐館裡共進晚餐。

  餐間,小女孩疲累地睡著了。我們一面用餐,一面聆聽她訴說自

身的一些故事。就如平常在電話中聊天一般,當她興致來時,會越說

越起勁。當講到自身的一些特殊行徑時,她會幪著嘴,一副嬌羞喜悅

的樣子。她提到小時候的際遇,家中經濟雖不錯,但父親重男輕女,

她是靠自己半工半讀才得升學深造的。提到兒時玩伴,常兩個人騎著

腳踏車兜風,躺在溪邊草地上仰望天空,直到天黑才回家,挨了一頓

打。在國外時,她曾和一群朋友嘗試抽大麻,那種飄飄然的感覺只有

一個字可以形容:爽!因很想家,所以回來了,也可以照料父母。她

提到和先生認識的經過,先生是來台工作的美籍工程師,交往不是很

久,婚姻還是她主動突然提出的。一年算算,她有超過百分之二十的

薪水都慈善捐款去了,只要看到貧困受難人們的報導,不忍心就捐了

。假日時她常獨自帶著小女兒到處閒逛,女兒在旁邊玩耍,她則看著

天空,什麼也不想。我看著她和藹地照料小女兒吃飯睡著,心中有著

一股莫名的感受。

  飯後,兩人各牽著小女兒的手,三個人沿著學校宿舍間的林園小

徑,經過操場邊走回停車場。夜晚,周遭的氣氛是那麼靜謐祥和,一

股暖流充塞在我心中,我想她也感受到了,多麼珍惜這一刻啊!

  臨上車前,她突然帶著一種困惑的表情對我說:我不知為何今晚

會和你談那些事情。我一時也不知如何回答,也只有說:或許是一種

緣份吧!

  看到她的爽朗,幫我打開了許多心結,也讓我徹底體認到有些事

情真已無法挽回了。有一個多禮拜的時間,我彷然回到二十幾歲時的

熱情與執著,我瘋狂般地至唱片行將年輕時所有喜好的音樂通通買了

回來。即使至今,我仍確信它們蘊含了我生命裡邊最美好最值得深索

的東西。

  而今,我總算較清楚她的個性與行為特性了。她真一如自身所說

是很隨性的,就如打球時的表現一般,她喜於人之間的互動與共鳴。

與她相處,你一定要真能欣賞也必須含容她的隨性,否則你會覺得怎

莫名其妙地常碰釘子。

  與她言談,要盡量用直接的言語陳述。我知道她體會得到他人的

善意,但她是否真瞭解他人背後潛在的用意?以她爽朗直陳的個性我

是很懷疑的。興奮時,她只喜歡談高興有趣的事,根本不在乎事情本

身的實質如何,她只想一路有趣地延伸下去。當她打完一場球,與球

友的談話既熱切又興奮,會把與球局不相干的人完全置之一旁。她說

的沒錯,此刻或許很欣賞你,但幾天後可能又認為你沒有什麼。但,

她愁悶時的表情是很令人擔憂的。

  描繪完了一個令人疼愛、看似普通卻又有點特別的女人。人之間

就是這樣,當你真付出疼惜之心時,自然會去仔細觀察體會,發現生

命深在之美。「平常中蘊有真情」--這是人與人深致互動中所能體

會的最佳格言吧!
文字樸實卻帶有溫馨的感覺,細膩地描述一個曾於印象中存活的人。儘管時過境遷,某些深刻的事物,依然能迴盪於腦海,透過指尖,析出點點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