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的悲傷過程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

死亡的悲傷過程

人假若被醫生告知和驗證患上了絕症,生命只有數個月或一年不到的時間,每個人對接受不幸消息的情緒表現是各有不同,大部分人都會變得心慌意亂和驚惶失措。

根據伊麗莎白·庫伯勒 - 羅斯的一本著作名為 《 死亡的悲傷過程 》〔 On Death and Dying 〕 談及人面臨死亡的時候,病患者心態行為可以用五種程度來定論。書內容論及病人的行為表現過程是作者對病人作長時間深入的觀察和詳盡精辟獨特見解而撰寫而成,而這本書的理論從七十年代初一直沿用至今,許多心理學家、醫生和護士們均採用及作為教材應用典範。

「天啊!那不是真的,我不相信, 醫生,請你再驗多一次,一定是那裡弄錯了!」當病患者聽到了自己身患絕症,一時間都接受不了。有些病患者會用選擇性失聰的行為來抵賴,更有甚者會完全不接受這個壞消息。假若病患者一直是停留在否認階段,這對患者病情本身是有莫大窮影響,而最重要是不希望患者一直困在抵賴的心態下而活。

「為什麼,為什麼是我?我沒有做過任何犯法的事,為什麼會有絕症,我不甘心!為何這種病偏要發生在自己身上。」當患者抵賴不過事實,內心產生了憤怒的情緒而對週遭的人或事諸多埋怨,患者這種反應是可以預見,但卻苦了身邊的人。這一刻最重要是要完全拋開個人成見,去支持和理解患者心態行為。

「神啊,天主啊,如來佛祖和觀音菩薩,如果要我奉獻上財產和金錢,我是不會吝嗇的。我只想祈求多給我一些時間,讓我看著我的子女成家立室,讓我對身邊的人好一些,讓我能夠修補朋友之間的友誼裂縫,我便於願足矣!」 當忿怒過後,病患者開始會向天神討價會做任何事情,只要是求神行降神蹟而延長自己的生命。

「我不開心,很擔憂沮喪。現在做什麼事也沒有用,我始終要死,不要理我!」當患者開始會變得沉默和獨自傷悲哭泣,更加會拒絕探訪者的探望,這刻患者行為表現旁人無需要尋辦法讓患者開心,因為患者明瞭了解到自己的生命已然到了終處。認清了身患絕症是鐵一般事實和再也沒有辦法更改的狀況下接受事實,這種行為是正常理解的。

「我知道我始終是敵不住病魔的侵入,我可以的,我預備好了。」當患者承認生命已到了盡頭,內心裡再也沒有憂慮,行為表現大都是平靜。

病患者從抵賴否認、憤怒忿氣、議價討價、憂心傷悲和欣然接受等,每一個人對面臨患上了絕症的行為不一定是要經過以上提及的五種過程,那要視乎病患者個人心理質數。有些人一直都處在抵賴期而不敢面對現實,有些人會帶著憤怒的情緒而離世,更有甚者一直在求神拜佛來議價生命長短,但是絕小數人會從一開始便接受患上了絕症的事實。

無論如何,《 死亡的悲傷過程 》 這本書的作者說出生命的重要,死亡並不可怕,最重要是認清和了解那些患病著面臨絕症心態行為過程,一起和病患者面對。
有生即有死,恐懼緣由於不了解,經由他人的逝去,我們從中學習怎麼看待自己的死,這是很理所當然的,而這份理所當然,往往會伴隨莫大掙扎。
如何從中掙脫而出,那就是需要去學習的。
許多時候要面對家人和朋友的離世而會慨嘆生命的無常
學會接受生命的定律-----有生便有死
面對死亡也不是那麼的恐怖

問好文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