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貯木池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林思彤麻吉

那年。

在我即將離開蘭陽平原之前,整整花了300多個日子,不論天晴或陰雨,

每天約莫在清晨4點鐘,就匆匆起個大早,拎著微單眼數位相機,佇立在貯木池畔,補捉如詩如畫的天空印象。

我猶若參禪的行者,暫時放下人間的紛亂擾嚷,在成群的花嘴鴨隨伴下,用相機忠實記載著瞬息萬變,旖旎璀璨的天空。

那些日子,是我迢遙人生行旅,最最美好的回憶。

百年難見的「五爪雲」,山水煙雲底襯的「東方水墨」,劃破寧靜的「間歇性閃電」,一一在我的眼前鋪陳上演。

事過境遷,時移事往。

貯木池畔如詩如畫的天空,仍舊在我的心海底層深處,盤旋流轉,一輩子都無法忘懷,一輩子都永難抹滅。

誠如日本茶道名師出雲松江所說:「紅葉落下時,會浮在水面;那些不落的,反而沉入江底。」

人生何嘗不是如此。

悲喜,憂歡,苦甘,一如輪迴般殷殷交疊,如影隨形。
段落可再分明。

用詞清麗,並酌以作者深思,發人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