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啤酒罐遇上藥布貼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馮瑀珊麻吉

《藥布貼遇見啤酒罐》

創作 是個高尚的名詞。而於繪畫創作,材料雖五花八門,大概也不曾有人把撕下的痠痛貼布貼到喝空了的可樂罐上。然則可樂貼上了藥布又干創作如何?

廢棄物加廢棄物,百般無聊之下的下意識舉動,若於責罵小孩子如此這般的便是:
「吃飽太閒做那不得肚子餓是嗎?」

中午確實撐個大饅頭灌一中型碗公的山藥湯——很飽、很飽,不但紅布袋撐得過癮也隨地倒臥睡得很飽,然後好像有個斷點也似地猛然在夢境裡被拋出,渾渾噩噩懵懵懂懂的甚至不知道自己醒過來。夢也不存一絲殘跡。

不管,起來先找東西喝最優先~腦袋瓜沒有思考的標的,也樂於順從口腔喉舌的要求。冰箱裡好多種飲料中啤酒就被抓出來,就開啟就一口啤酒一月餅月餅(順便摸到一個小月餅)再過癮一次。

終於言歸正傳,喝完吃完忽然想到背脊的藥布貼似乎貼太久了,於是創作的契機因此而起了個頭,雖然塗鴉的念頭又過了一個鐘頭後才有。但總是個緣起吧!

類似這樣毫無想法的劃線,從一條兩條三四五條隨意長短橫斜彎曲 ,或點點圈圈或開叉或斷續開始之經驗太多了,這貼布背面柔軟有絨毛,筆觸會沉陷、但也另有隱隱的立體感,不錯的感覺,尤其上色後有幾分水彩的渲染效則是全新的經驗。

至於線條轉為「作品」的過程,的各種形似神似圖案,仍舊一句老話,塗著看著揣摩著可能是什麼、哪裡須怎麼添加塗抹什麼幾乎都是即興而無構思。

言而總之,自娛且能娛人就好,膚淺與深奧大概只有有身價的正規畫家才在意的吧?
週末平安!
此文題目是啤酒罐遇上藥布貼
關於一件即興創作的作品
會吸引人想從文字去想像那作品的模樣
只是談到主題的段落只有三段文字
資訊不足讀者便無從想像了
可能就集中描述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作品,過程是如何發想的
即使您謙虛地說這是自娛娛人,其中也會有自身的歡快值得與我們分享啊
謝謝!


此處貼圖功能不易使用,且從臉書聯結過來,應該可用。雖然麻煩些。
圖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