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為美,其盡於萎凋而已矣!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馮瑀珊麻吉

《花之為美,其萎凋而已矣!》
自然之美競而不爭,更與遠離自然之人不相及。花不恃彼美,而俗世各依所須而紛紛巧借其美,美而能傳斯亦美矣!

花開燦爛時,瓣瓣舒展如伸展台上模特兒極盡可能搔首弄姿若巧笑盼兮引人注目的成熟之極致美。

含苞待放時,欲張未張欲露不露而其飽滿抖擻顏色卻難掩其如醉如癡渴望登場的喜悅。是為含蓄之美。

更那盛開時刻頻頻豔驚四座,惹來鍾情禮讚被膠住的目光、和驚詫連連不及合攏的嘴,待其渾身解數已然一無保留的盡施後就以分以秒的步向美人遲暮,雖姿容猶在光艷已非,青春於萎而未凋之間仍有一番熟透之美。

即使凋殘萎敗色澤黯淡,終究明日黃花之不可免,緬懷之情或存若不存,餘下的只是不捨與悵然,而曾經的美好在有情人心中,足矣!則好生送別或學黛玉的葬花也任便吧!

美,其競也不爭,其爭也猶是美。
果然是細膩的賞花之人!
雅子 寫:果然是細膩的賞花之人!
“有花直須折”
折來遠觀近悅,然後呢?
再折一枝、再棄之?
唯以記憶存彼曾經於心之好感
方能入而久也。
以花擬人,能不專愛青春時,一生乃可以不厭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