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風再起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麻吉馮瑀珊

【秋風再起】

風起了!秋意深濃。

十一月的黃昏,見那金黃色的夕日餘溫遍灑在身上,連心窩都充滿著暖意,當陣陣晚風吹拂,搖曳在河畔的蘆葦一支支搔首弄姿,那翩翩動人的撩人姿態,連秋陽肯定也是醉了!但見眼前這一幕蘆荻蒼茫,胸臆之間頓覺百感交集;此情此景,竟與那年幾無二致!

前年的某個假日午後,也是鳳山溪河畔蘆葦花穗初白的時刻,我沿著鳳山溪的河堤愜意地漫步其中,走著走著,彷彿自己不經意地走入了一幅彩霞渲染的國畫之中了……

正當自己浪漫的詩心乍起時,心神卻被口袋裡傳來的手機鈴聲嘎然驚醒,原來時任某企業的同學來電邀約,希望我能規畫一個講演主題,於下個年度至他們的社團分享。同學之邀,二話不說隨即答應,而為了讓這個承諾圓滿的實現,我空出了時間,卻足足等待了二年。

依舊是秋日午後,依舊是黃昏下慢步長提,河畔的蘆葦也依然擺腰搔首,唯此時此刻響起的不是電話鈴聲,而是 Line的簡訊聲響。我一如往常點開隨機貼過來的圖片,仔細端詳圖片裡密麻的文字想了解到底寫了些什麼?當我把圖片用拇指與食指放大時的那一瞬間,赫見右上角那諾大的「訃聞」二個大字,著實吃了一驚!再細讀內文,往生者竟是與自己有約的那位同學呀!「真的嗎?不是開玩笑的吧!」我逕向其他同學發文再三確認,得到的答案仍是悲慟的肯定。

風又起了!秋意正濃。但眼前的景象竟成一片空相!內心突然憶起《金剛經》的一句話:「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是的,眼前所有相,不都是虛妄嗎?

若將生命的周期比做是日升至日落,同學當下的年紀也不過是午後二、三點罷了,那為何卻疾疾走向黑夜呢?想必已全然放下了吧!

當秋風再次吹過臉頰,其實我已明白,你默然地在秋意深濃的十一月,以坦然、以微笑、以無罣礙之姿悄悄的悅見如來。而我未實現的承諾,可否換以雙手合十為您祝禱?祝禱您:通往西方淨土的路上,沿途盡是菩薩接引的慈光。

◎麻吉
此篇刪除
習慣這種事吧!何況也到了下午兩三點?
造化要如何哪由你我,沒有什麼是應該不應該的。
六年前第一次參加小學同學會,疏懶也不怎麼喜歡看每一個與記憶落差很大、“很不適應”的感覺,兩月前才又參加了一次,導師缺席某些人也沒來…
導師五年前、某某去年、又誰上個月才……

一群老孩子敘舊不能真正忘懷、談生活不怎麼投入、生硬的虛應一下逗鬧只覺得莞爾…面對過去式真的留在回憶裡就好,有限年內將次第面對某些親人、甚或自己的告別日 ,也要心裡有所準備。

而平時見面誰會想著誰已垂垂老矣誰又來日無多呢?
謝謝芝言 !

的確,必須看淡這一切 !
今年我們家鄉那條街就走了好幾位,比較有感觸的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年紀輕輕就這樣走了......

人世間的的無常難以逆料,所以好好地活在當下即是呀!

麻吉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