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融合自身經驗與他人相關經驗所寫而成。



人類孤單的極限是什麼? 是每天一個人吃飯?是沒有人陪過節日?是整整一天都沒跟人說話?還是連自己都懶得理自己。

很多時候,我感到自己與這個世界有多麼無關,無關的程度就像搖搖晃晃地站在懸崖邊,不想掉下去卻又覺得自己該掉下去。

但很多時候,我又覺得自己不需要別人陪,一個人習慣了,很難想像有另一個人在身邊,人的確矛盾,一個人時覺得孤單,有人陪時,卻又想獨處,有時甚至身在人群中,仍感覺像是一個人。

奇怪的是,我所渴望的事物,不論是親情、友情、愛情、美麗的外表、金錢,那些東西彷彿永遠不屬於我,我好像站在百貨公司外的窮女孩,只能眼巴巴的盯著櫥窗內的商品,心裡羨慕,卻又拼命告訴自己應該停止渴望。

但人就是這樣不是嗎?越是沒辦法擁有的事物,就越是渴求。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知道,自己並不是貪心,我的渴望是每個人都有的,就像植物需要陽光和水,才能繼續存活。

有趣的是,沒有錢買商品,賺錢就能買了,但是感情、與人的連結能買的到嗎?顯然是無法。

所以我還是什麼都沒有,也許根據馬斯洛的需求理論,我只滿足了自己的生理需求,其他什麼都沒有。

有時候,這種孤寂感令我感到自己腦子裡充滿各種聲音,每個聲音都忽大忽小,這些聲音似乎意圖告訴我什麼,卻又不說清楚,在腦中奏成奇特的樂章,令我混亂不已。

一覺睡去,倒是一切都變簡單了,雖然這不是孟婆湯,但這就像吸大麻一樣,能令我獲得短暫的平靜和快樂。於是我有時強迫自己入睡,有時這招不管用,會睡不著,或是從睡夢裡驚醒,醒來後我總是不知所措,因為不知道怎麼面對空白的時間,我其實有事情做,很多事,但那些事我都無法去做,也無力去做。

痛覺有時也會麻痺,我不打算用奇怪的方法傷害自己,但我注意到不小心受傷時,自己居然毫不在乎,也幾乎無感,這就有點詭異了吧?人是有生存慾望的動物,有自我保護的本能,但我似乎失去了這種能力,我沒辦法對自己保證不讓自己受傷,不論是生理或心理。

我每天都在想,我的問題出在哪裡,是壓力大? 感情太脆弱? 就像把自己當飛鏢箭靶,每天拿飛鏢射自己,覺得只要能射中一個問題,就是得分。

但我錯了,因為原來該受責備的不是我,而是我的病。

是的,我生病了,不是一種嚴重的病像是癌症或是愛滋病,而是一種大腦的疾病。那種疾病讓我腦中的血清素分泌不足,導致我無法快樂,被巨大的孤寂感壓得喘不過氣來。

我該吃藥,我知道,但情緒的起伏會讓我忘記吃藥,但幸好我已經有了病識感,我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醫生與心理師在這段時間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最理解我的人,雖然他們無法踏入我的生活,但他們能傾聽我訴說。日記也是我另一個最好的朋友,我把所有的不安、壓抑、悲傷都記錄下來,包括我的孤單症狀。

除了藥之外,醫生開的處方也包含運動、出外與人互動。醫生規定我一天至少要運動一小時,與人說話至少三十分鐘。

神奇的是,這些比藥有效。如果說藥物就像嗎啡一樣能止痛,運動和與人互動就像特效藥一樣,真的治好我的病。

現在的我,期望自己接下來能成為助人者,正因為曾歷經低潮,才更能同理有同樣處境的人,我的一點點棉薄之力,也許能成為拯救別人的浮木。

這是我對自己的期許,也是對曾幫助過我的人的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