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手捻咖啡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馮瑀珊麻吉鄭琮墿

圖檔

在這裡可以喝到職人用陶鍋生炒咖啡豆的咖啡,當烘豆師和咖啡師出自同一家店,風味表現或許更接近統一的理念。在香手捻咖啡,顧名思義讓人聯想親手挑揀、揉捻、焙炒和沖煮的畫面,隨著後方小廚房不斷傳來的聲響和氣味,一爆時空氣中有濃郁的花果調香氣,靜置一日養豆後再炒:然後明白手炒豆能做出標準烘豆機器流程所沒有的顏色、柔順和酸甜苦融合的一致感。

烘豆機的烘豆紀錄儘是溫度、濕度、比例和時間的數據。手炒豆則完全憑「手感」和「直覺」,這簡直是在空白畫布作畫或寫詩的概念。也許一次手炒過程的豆子是一期一會的。烘豆機製作的豆子可以「配方」傳承,但手感卻只能當下。

特別喜歡「捻」這個字眼。捻顯然是會意字,必須具備意念集中、唯識焦距才做得出的精細動作,例如捏陶的轉摺、弦琴類的揉弦、擊樂類的輪鼓或用鑷子夾取鐘錶零件。在咖啡製作的領域大約指的是揀豆、選豆、炒豆、磨粉和沖煮,至於以「香手」為基礎為概念,是要祈禱後才開始一切的儀式嗎?

蘇軾有一句詩云「彼岸寸心香佛手」,一顆心頂多方寸大小,卻能包容萬水千山。香是指事字,日光下晾曬植物便是香氣,因此佛手顯然也要歷盡鳥獸蟲魚、花草樹木。而後合掌祝禱,將一切寄託於風送,洗滌塵染。因而佛手又名香手。香手捻這個名字說不定還有洗滌心靈的暗喻。

佛典曰「佛,彷彿也」飲下香手捻咖啡,是否也會讓佛也想喝喝看,彷彿抵達好像天堂的地方?

#旅人手札
#香手捻咖啡
#熟男日常
我也對「捻」這個字特別喜歡與鍾愛,當然每天也是離不開咖啡了。

謝謝好文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