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們一起......]徵文比賽成績揭曉

過期文學獎資料提供參考

版主: 黃木擇


題目:[那些年,我們一起......]
張貼時,請訂出作品完整題目


截稿時間:10月31


字數:一千五百字內


獎勵:

優勝0至2名
致贈
獎金新台幣一千元
【林語堂文學創作獎作品集刊】一本
喜菡出版【旗津風景明信片】一套
本站出版【荷葉田田】小說精選集
喜菡作品【靠近】

佳作若干
致贈
【林語堂文學創作獎作品集刊】一本
喜菡出版【旗津風景明信片】一套
本站出版【荷葉田田】小說精選集
喜菡作品【靠近】


作品請回覆張貼於本留言下


張貼後
無法修改
敬請慎重


一人可多投


文體不限


入選作品版權為作者所有
唯本站擁有一次(無酬且不另通知)出版為電子書之權利
[FONT=新細明體]那些年,我們一起唱的歌[/FONT]


[FONT=新細明體]校有校歌,系有系歌,到目前為止,我已經唱了三首校歌,一首系歌,然而,國小和國中老早就忘的精光,腦中目前還留存高中校歌和系歌,而且兩手大相逕庭:一首是文辭古典的校歌,另一首卻是青春洋溢,永遠不敗的小虎隊「青蘋果樂園」,儘管為何「青蘋果樂園」會成為系歌,來由已不可考,不過這首經典名曲容易帶動氣氛,反正現在流行復古,也是不錯的選擇。[/FONT]
[FONT=新細明體]高中時期,高一有軍歌比賽,我讀的班竟然選了劉家昌的「梅花」,每天練唱到恨透了這首歌,高二的班級合唱比賽,班上選了一首英文歌,我唱第一聲部,簡直把小學參加合唱團的招數全部拿出來,而且還不負重望拿到第三名,只是這首歌卻一時想不起來歌名,依稀記的是英文老歌,連歌名都想不起來,想必這首沒有打動我。[/FONT]
[FONT=新細明體]進了大學,我和大學同學高唱「青蘋果樂園」,大學果然是個樂園,儘管校園規模小,班上人也少,但這個樂園可是永遠年輕,音樂、星光,樣樣都浪漫;煩惱、憂愁,都與我無關,選課、教授、實習…,通通拋在腦後,啦啦啦啦,盡情搖擺,啦啦啦啦,盡情搖擺就是了。[/FONT]
[FONT=新細明體]轉眼離開樂園已過四年,進入社會,歷經多少事,才知人情溫暖,並不如樂園裡事事如意,多少次想重回盡情搖擺的歲月,但時光毫不留情把我們踢出樂園,從此,我們要自食其力,走一步算一步。[/FONT]
[FONT=新細明體]那些年,我們一起唱的那首歌,將會永存心中,時時不斷重播,心中的轉盤悠然滑動,我召喚時光,重新拉回那些年。[/FONT]
【那些年,我們一起走進童話世界。】

夕陽照耀於我,楓葉飄落於我,昂首望著天。

不知覺的走到於凹凸不平ˋ密密兩側的行道樹中央,這裡成了詩情畫意的景致。

記得嗎?樹,第一次和你見面,你便帶領我走進童話的世界,裡面有許多寶物ˋ易親近人的動物。

唯獨你,還是原封不動的站立在那。

瀑布ˋ草林ˋ岩石ˋ清新的空氣,一同出現在我的眼前,這是該如何讚嘆呢?

夢似夢,回首觀之,童話世界便逝去了。


記得嗎?長凳,第一次和你見面,你便帶領我走進童話的世界,裡面有許多自在的魚兒ˋ鳥鳴美妙的鳥。

唯獨你,還是停留在那。

流水ˋ木橋ˋ樹林ˋ微柔的風,一眼望出,是多麼的美啊!

幻似幻,這如此美的世界,還是皆不能存久的。


我們一起走進的童話世界,對你我也許皆不是夢ˋ幻,若那時,大眼拍了下來,那該有多好?


美好的,我們保留;厭惡的,我們丟去。這不是在現實中時時見的嗎?

夢裡ˋ幻裡,是如此的美好,也許,我們該珍惜那短暫童話世界。


夜,此時此刻卻到來了。
那些年,我們一起住的日子


從最初的陌生到最後的依依不捨,我想這些都是我們始料未及的吧!

每個人成長的生活背景不同,帶進宿舍裡的習慣也不同。

你習慣聽音樂睡覺,我喜歡安靜入眠,她喜歡聽著人交談的聲音緩緩沉睡。

我們在同一個時空同一個地點呼吸一樣的空氣生活著。

我們都有各自的秘密花園,卻同時滲入彼此的心房駐點。

傷心的時候有人陪,開心的時候有人分享,需要擁抱時會有溫暖的手將我環繞,需要一個人安靜的時候放我一個人空想。

一起吃飯,一起洗澡 ,一起上課,一起玩樂。

回憶的拚圖裡,你的有我,我的有她,她的有你,我們是彼此的知己。

各人的人生路不同,但所擁有的美好記憶是交織且浪漫的。

我現在很好,那你呢?
那些年,我們一起嬉戲的三合院

杵在小小的公寓陽台上,凝望公園裡嬉戲的童稚與人們踱步的閒情,於角落處頓時瞥見坐著輪椅、插著鼻管、頭髮斑白的老人,任由眉飛色舞、講著手機的菲傭將獃滯的眼神推向茫昧的遠方,雜於枝椏背側的吱吱蟬鳴聲,正宣洩驟雨斂戢過後所遺失的渴望,將世事無常的人生百態濃縮在區區的方圓之中。索性閉目意圖用冥想溶解紛雜的思緒,讓吹拂的涼風在歲月拓印的額頭上,吸吮著逝去的青春。驀地飄來一陣濃郁的米飯香,如悠揚了整整半個世紀的世界名曲,冷不防地征服無止境的執拗、喚醒了沉睡的靈魂,將腦海中與你共處的那段泛黃農村三合院,再次賦予了拓荒者的聖靈,恢復現代科技所無法取代的澹泊氣息,就像打破氤氳靉靆清晨的第一道曙光,劃開叢林最原始、最單純而帶點羞澀的味道,席捲母親用揹巾纏繞著稚子的繾綣畫面,也將六○年代古色古鄉的農村景象一幕幕地呈現眼前。縱使滄海桑田、人事全非,已架不回我們昔日的景片,然而燃起的童年記憶竟伴著蟬鳴翩翩起舞,並倒帶播放著與你潛藏的數十年童年時光…。

逐漸低垂的稻穗意味著農忙時節就要展開,一大清早,祖父、父親、伯叔及前來幫忙的人已在禾埕聚集,拎著沾點泥巴的麻布手套、鐮刀和幾壺冰涼的茶水,彷彿準備迎接一場勝卷在握的戰役;母親和阿姨們則正為當天的餐點忙碌開來;洋溢童稚的我們也跟著隊伍穿越後山的竹林、蜿蜒一道小路、順著小溪而下,不久便敞開一片黃橙橙的稻海,兩部打穀機和成堆的麻布袋如飢餓的野狼,蓄勢待發地張著大口準備填飽肚子,眼看一群人雜入道田之中「刷、刷、刷」沒幾下就倒出一片赤裸田地,後面幾個人忙著集中稻穗並手腳齊下地一邊踩著打穀機踏板、一邊翻轉稻穗,看著一粒粒堅實而飽滿的穀子被分離出來,連滴下來的汗水都露出滿足的微笑。

而在打鼓機後面玩耍的我們,沒三兩下「癢氣」便瀰漫全身,紛紛擺出和猴子一樣的動作,使勁地抓了起來,還不知穀殼上的細毛正隨風飄浮後黏附在我們稚嫩的皮膚上「大作文章」!乾脆我們泡入沁凉的溪水滌去一身的圖騰,你的笑臉亦隨著蕩漾的水波,逐漸洋溢到湛藍的天邊。

一場「戰役」下來,我們總會逮獲三、四隻倒楣的田雞,掺點九層塔油炸,正是我們鋪陳於餐桌上大快朵頤的佳餚。

我們雖然一天跟著割稻的大人吃了好幾餐,傍晚回來,仍覺得飢腸轆轆、活力盡失,巧遇廚房沸騰而出濃濃的飯菜香,瞬時收攝所有的頑皮,全神貫注於令人垂涎的慾望,無法轉移注意力的等待,仍是你我最難熬的時刻。

如今我們都已年過半百,各有各的事業版圖,我們新的一代是很難想像當年物資缺乏的年代,只要豬油伴飯或配上醃漬醬瓜,世上最珍奇的美味倏忽忭躍桌上,睽諸講究色、香、味俱全的手藝和注重氣氛、排場的現代文明飲食,卻再也找不回古早的飯菜香;取而代之的是勾心鬥角的名利追逐下,已漸漸遺忘了人與人之間的真誠對待,享受豐饒物資的同時,除了膽固醇、血壓及臃腫體重的攀升外,再也喚不回農村生活的努力耕耘、腳踏實地及做人原則,就如同屢受山珍海味麻痺了味蕾神經的我們,已無法用最誠摯的心境去領受單純米飯香裡的底蘊,它無需為了利益阿諛奉承、不必為了權勢言不由衷,將返樸歸真的人情味、父母含蓄的呵護和最純淨而芬鬱的人性一起醃漬在三合院裡默默耕耘的汗水之中…。

不知你近況如何?又是否還記得這一幕幕的往事?
[FONT=新細明體]那些年,我們一起探索星空[/FONT]
[FONT=新細明體][/FONT]
[FONT=新細明體][/FONT]
[FONT=新細明體][FONT=新細明體]每當偶爾來到,尚未受光污染荼毒的郊區,我都會仰望那片仿佛既熟悉又陌生的漫天繁星;追憶[/FONT][FONT=新細明體]那些年一起探索星空的同伴,思考那個我們沒有堅持探索下去的人類古老夢想[/FONT][FONT=新細明體]……[/FONT]

[FONT=新細明體]「最明亮的那三顆成一直線的星,就是獵戶座巨人之腰帶麼?」[/FONT]
[FONT=新細明體]「那一片銀白色的,就是火星的極地冰層嗎?」[/FONT]
[FONT=新細明體]「那一點陰影,就是正吞噬著星系的黑洞了?」[/FONT]
[FONT=新細明體]仍記得第一次參加觀星活動,首次從天文望遠鏡裡直接細看天上星宿,我心中泛起的那份奇妙喜悅,就好像是從前張騫開通了西域、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FONT]
[FONT=新細明體]一經接觸,便瘋狂愛上了天文學的我,很快便成了香港各個觀星勝地的常客。沒多久,我便有幸結識到六個志同道合的同齡觀星愛好者。在那個不識愁滋味的年頭,我們七人組織了一個小小的天文學會--「七星社」,夢想給人類探索星空這門古老的學問,進行一次天馬行空式的大躍進[/FONT][FONT=新細明體]! [/FONT]
[FONT=新細明體]開始的時,我們沉醉在[/FONT][FONT=新細明體]拍攝彗星、流星雨、日月蝕、行星並排等天文攝影活動中,雖然我們只能湊錢購買一些簡陋的攝影器材,拍攝一些粗糙的照片。但我們這群見識有限的初生之犢,已如劉姥姥入大觀園般,對能捕捉到浩瀚宇宙的一點殘影而驚歎不已!仍記得,我們曾多次天真地拿那些幼嫩的照片,去天文學雜誌投稿。結果,當然是一次又一次的石沈大海!諷刺的是--有一次,我們無意中拍得一幅疑似[/FONT]
[FONT=Times New Roman]UFO([/FONT] [FONT=新細明體]不明飛行物體[/FONT]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FONT=新細明體]的照片。而我們七星社由始至終唯一能發表的作品,就只有這幅嘩眾取寵之作了[/FONT][FONT=新細明體]……
[/FONT][FONT=新細明體]受到那[/FONT][FONT=新細明體]照片的影響,我們便轉而去研究[/FONT] [FONT=Times New Roman]UFO[/FONT] [FONT=新細明體]。我們參考了大量有關[/FONT] [FONT=Times New Roman]UFO[/FONT] [FONT=新細明體]之書籍和影片,跑遍香港各個傳聞中的[/FONT] [FONT=Times New Roman]UFO[/FONT] [FONT=新細明體]出沒熱點守候,甚至齊心協力拿舊電器來自行研製了一部『[/FONT] [FONT=Times New Roman]UFO[/FONT] [FONT=新細明體]呼喚器』。可惜,去如黃鶴的[/FONT] [FONT=Times New Roman]UFO[/FONT] [FONT=新細明體],再沒有在我們的視野內出現了。其實,那時我們都在暗忖[/FONT] [FONT=Times New Roman]UFO[/FONT] [FONT=新細明體]是否存在呢?[/FONT]
[FONT=新細明體]有一陣子,我們迷上了挖掘隕石的玩意。據考證,香港在史前時代曾是一個巨大隕石坑,而這個隕石坑的製造者,據說沉睡在南丫島的地底深處[/FONT][FONT=新細明體]?[/FONT][FONT=新細明體]為了找尋這些宇宙賜予地球的珍貴禮物,我們拿著手提工具,滿有衝勁地走篇了香港的荒山野嶺挖掘,收穫是給我們找到了恆河沙數的奇岩怪石!但到底那一些才是真正的天外來客,到了許多年後的今天仍不得而知?[/FONT]
[FONT=新細明體]又[/FONT][FONT=新細明體]有一陣子,有些國際著名的科學家來香港舉行天文學講座,入世未深的我們湊熱鬧地參加,一下子便被那些玄妙無窮得仿佛令人掌握了宇宙終極奧秘的科學理論[/FONT]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FONT=新細明體]或猜想[/FONT]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FONT=新細明體]迷著了。雖然我們一直都弄不清,那一大堆的專有名詞,例如:夸克[/FONT] [FONT=Times New Roman](quark)[/FONT] [FONT=新細明體]、超弦理論[/FONT][FONT=Times New Roman](Superstring)[/FONT] [FONT=新細明體]、平行宇宙[/FONT] [FONT=Times New Roman](Parallel universes)[/FONT] [FONT=新細明體]等等,到底是怎麼的一回事?![/FONT] [FONT=新細明體]愛因斯坦的[/FONT][FONT=新細明體]《相對論》,促成了原子彈的發明。[/FONT][FONT=新細明體]不甘於紙上談兵的的我們,便盡情發展想像力,依據對那些玄之又玄理論的有限度理解[/FONT]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FONT=新細明體]或誤解[/FONT]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FONT=新細明體],動手進行了各種各樣的相關試驗。例如:時光機、瞬間轉移機、引力發電機、空間維度改造機、微形黑洞、反物質生產器[/FONT][FONT=新細明體]……[/FONT][FONT=新細明體]當然,我們鬧劇似的試驗,都無可避免地以失敗告終。[/FONT] [FONT=新細明體][/FONT]
[/FONT]
[FONT=新細明體][FONT=新細明體]依稀記得,我們最後一次活動,是在東果洲拍攝獅子座流星雨。隨著學業和出路的壓力日益加劇,七星社的最後一段歲月,是在互聯網上的交流中渡過的。那時候,各社員仍對探索星空有著種種的異想天開點子,只是我們已沒有,驗證這些奇思妙想是否可行的機會了!到了那段各人都得為自己的前途全力拚搏的日子,七星社便不得不曲終人散。[/FONT]
[FONT=新細明體][/FONT]
[/FONT]
[FONT=新細明體][FONT=新細明體]今天反思起來,為什麼[/FONT][FONT=新細明體]那個年代,我們會愛上探索星空這種冷門的活動呢?許多年後的我才稍為明白:一半的原因,是我們那年紀對發現新事物之雄心壯志!而另一半的原因,也許是我們都在無意識裡,企圖藉著探索遙遠的未知,來減慢被消費文化的低俗和現實的無限冷漠同化之過程[/FONT][FONT=新細明體]?
[/FONT]

[/FONT]
A很有錢,又有F罩杯
所以B跟她做朋友
接收她不要的食物和保養品
C的功課很好
男生對她更好
所以A和B是C的朋友
跟C在一起
只好勉為其難的
跟男生也玩鬧在一起
雖然男生都很那個
但好朋友嘛

A跟我抱怨B借了錢不還
吃她的用她的
B也會跟我訴苦
說A當她是佣人來使喚
幫她跑福利社以及
打小報告
C氣說A很奸詐
故意穿低胸上衣彎腰綁鞋帶
C的男生朋友也說是啊是啊A超級沒氣質
但偷偷地跟A要msm
每天等A上線聊天

那一年,我們一起做朋友
我們都是假裝的
因為在班上
我們一個朋友也沒有
那些年,我們一起回家的日子

下午四點五十八分,我輕輕闔上課本,你放下手中藍色原子筆,然後相視而笑,和大部分高中生一樣,總是在放學前收好書包,鐘響後奔出教室。不補習的我們,習慣搭上五點十五分的公車,坐在後面數來第三排右邊的位置,準時回家收看航海王的重播。偶爾沒有位置坐,你就站在我的左手邊,一手拉著拉環,一邊對我說著學校的趣事。你常常說我心不在焉,都沒注意你說了些什麼,但是下次依然對我講個沒完。每次段考結束,我們都會吃雞排慶祝,你總是嘴裡嚷著會胖,吃完後又盯著我的份意猶未盡。有次回家的路上你突然問我喜歡什麼季節,怕熱的我回答夏天,你說你也是,但你也許不知道,愛上夏天,是認識你之後的事,在我發現你不喜歡帶傘之後。夏天的雨來得又急又快,我們共撐一把傘的時候,總是你濕左邊我濕右邊,可能你忘了,但我記得,你一直以來都走在我的左邊,靠近心臟的左邊。
後來,公車有了新的路線,我們也各自有了新的班級,不再一起搭車回家,偶然碰見也只是打個招呼。我漸漸不再提前收書包,不再堅持搭上第一班公車,不一回家就和弟弟搶電視,不坐那個我們最熟悉的位置。你抱怨過學校離你家太遠,而此時我卻覺得這路程忽短又忽長,短到我來不及記清你的側臉,卻又長得我一個人走也走不完。而這,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
題目:那些年,我們一起渡過的生日


  然而,越長越大卻越沒有人記得我的生日。

  縱使天空的臭氧層破了洞,我依然看不到哪裡破了洞,我看到的天空很藍,依然與兒時的一模一樣,只是長大,才了解只有天空沒有改變,連我自己在不知不覺中也變了許多,但其實我在對自己說謊,因為我知道天空在變,我離開家鄉,我頭上的這片天空,早已經與家鄉的不同,只是自己還心甘情願的,對自己說謊。

  那些年,除了拋開原有的嬰兒肥,我還拋開自己的家鄉,來到外地,試試自己所謂的獨立,我學會了假裝,假裝自己很忙、假裝自己是個都市人,連原本不會搭捷運的我,也變成少了捷運就不能回家的人,經過幾個月,思鄉之情慢慢的被工作代替,太勞累令我回到家中就呼呼大睡,連假裝是不是假裝我也不太清楚。

  直到第一次在異鄉過生日,回憶起往事,我們一起渡過的生日,不管是爺奶的生日,抑是我們這些小孩子的生日,大家庭的上上下下總會聚在一起,好似個慶典,除了可以看到親戚,餐桌上也成了母親的舞台,一年總有幾次這樣的生日聚會。

  這次的生日顯得荒涼,因為在異鄉沒有認識的人,不過家人朋友及親戚們還是會打通電話道安,只是經過一年、兩年,我的生日漸漸的被別人遺忘。

  前幾天,奶奶的生日,親戚少了一半,大家都去忙,而不是感情淡去,自從我回到家鄉後,生日聚會如同,只是我像個門外人,每次的聚會,我和親戚們的互動都變得生疏,這次奶奶的生日也如同,只是我待在房間裡,他們切完蛋糕後才知道我在家裡,然後禮貌性的叫我吃蛋糕,我點了頭卻又繼續做手邊的事情,我想起去年我剛回家的時候,那是我的生日月,他們遺忘了我的生日,但我卻收到了一個生日禮物,親戚們在背後說,我討厭這個家,討厭他們,所以當初的我才會去外地,所以現在回到家鄉時,看到他們回來我才會在房間裡,不想看到他們。

  雖然母親叫我跟他們解釋,但我那時卻沒有這樣做,因為我以為大家知道我有事情要忙,以為親戚們只是在說個玩笑話,但這禮物卻像顆種子,種植在他們的心裡,然後當我發現時,他們已經深信不疑,彷彿我當初選擇獨立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把我看成門外人,而我努力想要改變他們的想法,但我的語言卻無法讓他們心中的種子停止發芽。

  我聽著他們嘻笑玩鬧的聲音,我想起那些年他們曾為我唱的生日快樂歌,不知怎地,我感到氣憤,卻又帶點鼻酸。
  題目:[那些年,我們一起開始吃便當的日子]
  總聞到熟悉的滷肉香,從遙遠的地方飄來,站在沒有開門的庭院,祖母的菜
籃車,叩叩叩地走過小石子不斷滾來滾去的水泥路面。
  買菜的工具忽然間變了樣,原來菜籃車還躺在那,就在大門旁的置物櫃邊
上,那是母親不熟悉的工具。母親騎車,很久以前就學會騎車,在村子口的第一
條柏油路上,一個超大的S型,祖母站在旁邊,很靠近電線桿的位置;祖母手握
佛珠祈禱,只因母親曾在夜晚練車時,在過彎不當加速中,連人帶車摔進一旁的
稻田裡──那些綠油油的秧苗頃刻間,有三分之一跌進濕漉漉的泥田中,成為其
他未受傷同伴的養分。
  那時,祖母是第一個下田去扶起母親的人。
  滷肉香,肉汁冷卻後的凍脂,我挖了一些放在熱騰騰的飯上,不是母親煮的
午餐,那是祖母開刀前滷的爌肉;那時我國小三年級,在某個約同學去水溝邊抓
大肚魚的日子,母親就那麼擰著我的耳朵一路走回家,而當時祖母和她年久失修
的胃正躺在彷彿夜晚般朦朧灰白空間裡,等醫生去開刀。
  直盯著廚房的位置看,在某一天清晨就那麼巧妙地如魔術一般,硬是時空轉
換。廚房的桌上堆滿買來的青菜還有條鱸魚,母親隨手打開冰箱,魚放在最上層,
而那些剛買的青菜則放在中間,就在瓶瓶罐罐之中,闔上冰箱沉重染滿水漬的灰
綠色大門;獨自站在一旁,那只深色木頭櫃,隱約中,還散出一點點青蔥爆鮮魚、
魷魚蒜,以及塑膠袋封乾香菇的味道,混雜其中。
  和母親不一樣,祖母的廚房就在地面上,鋪張報紙,她在後院種的青蔥,隨
手一把割下,幾顆好不容易盼到的蒲阿瓜,還有幾把鄰居送的白菜,那櫃子裡有
處理好的新鮮鱸魚還有清完泥腸的草蝦。祖母的廚房去了哪?那時,祖母的眼睛
或許正灰白白地張望著蒼白的病房,彷彿是家裡的那碗滷肉,一樣的白色混濁,
更像母親手忙腳亂地將鱸魚湯灑在流理台上的模樣。
  母親不會煮飯,但自從祖母住院之後,母親便開始學作菜。買了祖母說過的
那種無刺扁魚,還買了蝦米,拿出鍋子,母親乾炒了一番,有模有樣地準備煮起
她記憶中的滷白菜。難以想像的後果,湯竟然還是湯,白菜依舊是清脆的白菜(母
親忘了悶的動作)在瓦斯用盡的那一刻,母親只好停下手邊動作叫了桶瓦斯,才
在一聲悄然的嘆氣之後,母親再度騎上機車,她要去市場附近買滷白菜。
  和著柴魚的滷白菜,軟嫩多汁的滷白菜,我又多吃了幾口,卻始終少了一些
更為鮮甜的白菜味道,那是回憶裡祖母的魔法,十分神奇,直是令我沉浸在那充
滿奇異鮮味的滷白菜夢境裡,還拼命挖掘,試圖找出魔法背後的祕密。
  母親也買竹筍湯。祖母常煮的竹筍湯,她喜歡將竹筍切塊還加上半鍋已經先
熬了一會兒放涼的排骨湯,一點點鹽,湯滾後轉小火又慢慢煮,令人懷念的竹筍
湯;祖母幫我帶的第一個便當,湯碗裡就盛著竹筍湯。先裝上白飯,在舀上幾匙
滿滿的滷肉臊,上面的菜碗,放著滷白菜還有菜脯蛋,簡簡單單的一盒三層便當,
是中午時間祖母親自拿到學校裡來的;打開時,熱騰騰的竹筍湯,連老師都說祖
母真讚。
  後來沒有熱騰騰的便當了,母親幫我訂學校的營養午餐;一夕之間,我家廚
房變得很安靜,就連祖母嫁妝的木頭廚櫃也逐漸像長上了灰塵一般,越來越灰灰
白白,宛如祖母拍攝胃鏡所顯現出來的影像,醫生說:「那是突然又長上的東西。」
  聽不清楚,當時醫生所說的專業術語,我只知道祖母的胃長了些東西,就像
老家祖厝後的森林,是很久以前就長上去的東西,在那小山坡上,當月光灑下,
白色點點在一團團的灰影中,隨風擺盪。
  一個排骨便當,那是我和母親最後一次在祖母病房外一起吃的便當,我問母
親說:「為什麼沒有滷白菜?」母親許久,才強忍著哽咽的聲音對我說:「以後,
不會再有滷白菜了。」
  祖母過世後,有好幾年我和母親都只能吃外面的便當,直到母親學會作菜之
後,祖母的味道才重新又在我家四周,飄香。
  
  
還記得那些年,我們一起共度的靜好歲月嗎?

潮汐般的是回憶,一陣又一陣的,朝我擁來。

當你如花綻般的展顏,朝我微笑的時候,繆思她翩翩降臨,召喚我,為我們的歲月寫下第一行詩句。

那些安靜而優雅,如詩句般的歲月我們一起演奏。

有誰說人生不如一行波特萊爾?

人生其實勝過一行波特萊爾。

還記得那些年,在鳳凰花開以前,師範學院的實習老師,輕輕撥著吉他琴弦,帶著我們唱的歌:

「那些年,一個人,風也過,雨也走,有過淚,有過錯,還記得堅持甚麼。真愛過,才會懂,會寂寞,會回首,終有夢,終有你,在心中。」

我們一起走過靜好的童年,青少年,一直到真正的驪歌響起,我們如花籽般隨風四散,紛飛,你還記得我們當初的堅持嗎?

當現實的光明與黑暗朝我們迎面湧來,你我抵擋得了,接受得了嗎?

還記得那些年,我們一起在校運前一天爭吵,你惹得我在運動會典禮上拼命的落淚,也還記得,在靜謐的晚自習圖書館,你和我肩並肩一起夜讀。

那些安靜而優雅的日子我們一起走過。

多少年過去了,你還擁有一顆屬於赤子的心嗎?我有好好的讓自己的天賦自由嗎?

人生不只是一行波特萊爾。

當多情的牧神翩翩的澆灌我的花園,當命運的翹楚為你佈下棋局……。

你我該如何讓彼此重撿當年理想的詩篇?

去擁抱生命如同擁抱一行波特萊爾。

還記得,當年,我們一起走過一行波特萊爾。
那晚,夜已深了,小女兒還捨不得睡覺(爸爸隔天又要去花蓮了),她跑來膩著我們,三個人躺在床上聊天,一時興起,小女兒和老公要我說說學生時代最難忘的人事物是什麼?於是,記憶的迴旋開始運轉:從國一班導林良規,國二班長郭燕萍,國三考上嘉女,高中在自強活動玩了金山、小琉球,高二進樂隊吹了一年的小號;高三,跟幾位同是嘉義國中畢業的好友,在綠屋K書準備聯考……

回想自己在這段求學的歲月中,有一個特別的感覺,就是陪伴我們的歌。

國中時,奧斯蒙兄妹主持的「青春樂」(The Donny & Marie Show)節目是我們經常的話題,唐尼奧斯蒙的帥氣風迷全球,自己也曾跑去買他們的唱片,Country & Rock n Roll 是大家琅琅上口的歌曲;上了高中,進入民歌時期,在創作與發表的熾熱階段,每位高中生都有自己的歌;真的,民歌是最能打動我們的歌!那時,每天聽著金韻獎專輯(二)唱片,早上啍著“春雷輕響的早晨”走路上學,走著、唱著,就到學校了。

民歌也是我詩詞創作的推手,高中時的苦悶來自枯燥的課業,也不知為何突然對課業不感興趣了,一天到晚只想看散文、小說,當我讀到民歌歌詞中的意境及美感:聽我把春水叫寒,看我把綠葉催黃,誰道秋下一心愁,煙波林野意幽幽……你不禁對文字有種驚豔:「哇~多美的感覺,這就是我要的詩!」高三時,有一晚,在綠屋讀書讀累了,大家居然唱起龍的傳人;阿娟彈吉他,阿芳順勢打電話給三民主義老師─黃國來,整個綠屋歌聲響徹雲霄,就為了唱給老師聽!

到了大學,因為住校的關係,每晚的浴室裡,總是飄來“小小的貝殼……”、偶爾就傳來“從山裡來的女孩……”,只要有人啍唱著,另一位也就和著……此起彼落好不熱鬧!
寫信,是文字創作的動力,每天就是想寫信給朋友,述說課堂上的無聊及有趣話題,透過幾次救國團自強活動的參與,縮短校與校之間的距離,也因此認識了一些其他學校的同學;拿起筆來就想寫信給筆友、或寫卡片給同學。其實,最想寫的是一直鼓勵我讀書的男友(現在的老公),他當初是成大的吉他王子,那時的他跟現在的盧廣仲長得非常的像,尤其盧廣仲在youtube模仿vitas的一舉一動,簡直是雙胞胎!

那些年,我們一起唱的歌,有許多同學的陪伴:阿芳(陳蕙芳)、阿娟(林淑娟)、Champion(林淑娟)、綠也(何柏珠)、阿蓮(林瑞蓮)、湯圓(陳秋圓)、妹哥、翁素秋……感謝妳們陪我成長;尤其被綠屋同學取外號的陳醋桶老公,從高中認識你到現在,人生因了你變得更精彩;現在,這個家不僅有你,還有三個漸漸長大成熟的孩子,也願這歌陪伴他們,朝人生的方向繼續往前。
[FONT=新細明體,serif]那些年[/FONT][FONT=新細明體,serif],我們一起擁有的點點滴滴[/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大雨傾盆而下[/FONT][FONT=新細明體,serif],狂風厲聲怒嚎,街道上一片狼藉,壞掉的傘橫七豎八的倒在路旁,在這樣可怕的颱風天,男孩的內心此刻卻一片平靜,形成一種極其強烈的對比,為什麼呢?只因男孩的眼前站著一名女孩,妳還記得嗎?我們第一次的見面,在初上大學的開學第一天,男孩與女孩的相遇 ……[/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四周一片漆黑,唯獨廣場中央的營火,照亮了每一張稚嫩而害羞的臉龐,無數對男女相對而立,隨著音樂的節奏緩緩舞動,在音樂的間奏間,交換舞伴的時刻,男孩期待的眼神不時的落在女孩的身上,希望在下一秒,女孩能走到自己的面前,讓男孩牽起女孩的手,享受男孩與女孩的第一支舞。當女孩走到男孩身前時,男孩的心高高的懸了起來,當女孩從男孩身前走過,毫不停留時,男孩滿心的期望頓時化為濃烈的失望,在那迎新宿營那一夜那第一支舞時 ……
[/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錯愕的盯著手中的手機,男孩的心裡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因為在幾分鐘前,一封告白的簡訊因為一場錯誤,從男孩的手機,發送到女孩的電話號碼裡,提心吊膽的過了一天,女孩回了一句:「當朋友嗎?好啊!」男孩霎時間欣喜若狂,儘管女孩已經說明只當朋友,但男孩依舊開心的不能自己,在男孩有生以來的第一次告白之時 ……
[/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撐著一把傘,走在通往醫院的短短幾十公尺的路程,望著女孩因病痛而略顯蒼白的容顏,男孩的心糾結著,男孩恨自己的無能為力,既希望女孩趕快接受治療,脫離病痛的折磨,暗地裡卻又希望這短短的幾十公尺能化為永無止盡的道路,讓男孩能陪著女孩走一輩子,只因這是男孩兩年來唯一一次與女孩單獨相處的時刻,男孩格外的珍惜,儘管只有短短的幾分鐘 …… 但在男孩的心中,那一刻,已化為了永恆 ……[/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對不起!我只把你當朋友而已!」男孩看著女孩,緩緩的露出了微笑,不想表現出痛苦的一面而讓女孩心生愧疚,然而男孩的心,卻猶如一張紙被撕成千千萬萬片一般,那痛徹心扉、撕心裂肺的痛啊!女孩啊!你可知道妳的一句話,徹底的將男孩打進了無盡的深淵,妳的一句話,就否定了男孩為妳所做的一切一切,妳可知道在未來的日子裡,男孩每每在深夜裡想起這一天的情景,淚水總會不自覺的流下,非是男孩的心太過脆弱,而是男孩愛得太深。
[/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從男孩與女孩初次的相遇到如今,已經邁入了第四年了,當初青澀的男孩如今也變得成熟,唯一不變的…… 是男孩對女孩的愛。男孩已經很少正面接觸女孩,只因男孩已下定決心,不再打擾女孩的生活,不再打亂女孩的生活節奏,暗中,男孩仍舊在默默的關注著女孩的一切。[/FONT][FONT=新細明體,serif]妳的一顰一笑[/FONT][FONT=新細明體,serif],妳的一言一行,妳所做的每一個動作,都刻劃在男孩的腦海裡,揮之不去。[/FONT][FONT=新細明體,serif]無數的畫面交織成一幅最美的畫[/FONT][FONT=新細明體,serif],那幅畫的名字叫做「回憶」,而這幅「回憶」是因為妳的出現而誕生,卻不會因妳的[FONT=新細明體,serif][SIZE=120]遠離[/FONT]而消散。[/FONT][/SIZE]
[FONT=新細明體][/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女孩啊!無論妳早已注意到男孩暗中的關心,又或者妳從未用心去發現,無所謂了!只願往後日子裡的某一天,妳會偶爾想起一個曾經努力追求過妳的男孩,記得兩人初次見面的那個風雨交加的颱風天,記得那把陪伴男孩和女孩幾十公尺的傘,那樣,男孩的心,就很滿足了 …… [/FONT]
題目:那些年,我們一起走過的冬季
 

  冷風吹過,還記得那些年我們為彼此帶來的暖意嗎?還記得那時想守護彼此的心情嗎?手中殘留的溫度,是我們曾一起走過的痕跡,那幾年冬季...
  那時,校車上,你喜愛靠窗的位子,我喜歡你旁邊的位子,我冰冷的小手在你溫暖的大手中。回家的路上,你站左邊,我站右邊,我們天南地北的聊著,你總提醒我天冷要好好保重。然後你右轉,而我直走,每次我總默默地望著你的背影,然而你從未回頭,一次也沒有。當你的身影在我心中佔了愈來愈多的比例,我才發現我愛上冬天的原因,其實是因為你。
  那年冬季,我告知了我的別離,你說祝福我,我卻在你眼中看見失落,最後一次見面時,我收到你送的第一份禮物,你眺望著遠方,問我能不能別忘了你,我笑了笑,沒有回答,也許我們都不能肯定,距離加上時間會不會改變我們之間。道別後我們走向兩方,你往南我往北,我依舊看著你漸行漸遠的背影,比平常不捨也更長久,終於,這次我等到了你的回頭...
  幾年過去了?那屬於你的溫度,正一點一滴的流失,而那些年屬於我們的季節,卻深刻地存在記憶深處,這一刻你又溫暖了誰?或是你也如同我一樣想起我們的冬天?驀然回首,在燈火闌珊處等候是我,冬季又即將來臨,一陣微涼的風吹過,帶走了什麼?
  那些年,我们一起过中秋(短篇小说)1345字
  
  她关了灯,静静地坐在床沿上,两眼看着桌面,一动不动。
  中秋的月亮的确很亮,缓缓地在如波似鳞的云幕上弋游。月光从窗户投进来,变成长方形,桌面上恰如镀了一层薄薄的水银。两摞作业本旁边,放有一堆果品:梨、葡萄、月饼……此时,正吐着馋人的馨香。月色幽幽,久久不肯离去,仿佛被这美味迷住了。
  哦,迷住它的是那封信。
  她走过去,把信轻轻展开,小心地用手抚平,月光一下扑了上去,娟秀的字迹豁然映入眼帘:
  “妈妈,中秋节到了,我们都盼您回来。乐乐让您带了一个暑假,您走后,他整天缠着我喊叫:‘妈妈,要姥姥,要姥姥!’我对他真没办法。弟弟常常无缘无故地发脾气:‘我们这哪象个家?’想来也是,弟弟都有女朋友了,来家几次都没见着您,中秋节可能还要来。妈妈,别固执了,那里离了您,音乐课真的就要停吗?即使停了也不是您的责任!妈妈,您想过没有,爸爸不比年轻时侯了,他有高血压,三天两头犯病;弟弟隔一天还要上一次夜班;我成家了,又有孩子,忙东顾不了西……妈妈,这些话我给您说过多少次了,我不说您也知道。妈妈,说句难听话,您对得起国家了!1956年和您一起支援石油开发建设的人,女的里面,全市就剩您一个没回城了,象您这样独身在野外工作了几十年的女人,也许全国找不出第二个!您别生气,妈妈……”
  她手一抖,心一颤,,疲惫地叹口气,低下头。旋即,她仿佛觉察到了什么,又把头抬了起来。原来,月儿正歪着头看她,不,不是歪着头,似乎是缺去了小半边。怪不得有人说,“十五的月亮没有十六的圆”。她想。接着,又想了下去:“月亮,这可爱的月亮,我劳累时,你瘦得象一弯银钩;我病倒时,你卧床不起。你,形单影只,独来独去;你……啊,你周围那如波似鳞的浩翰苍穹,多象石油工人工作、生活的地方—茫茫大戈壁。石油工人,那些油鬼子们,一年四季,风沙雨雪,寒暑转合,理想呢?希望呢?幸福呢?心之所系,情之所依呢,恐怕这小学校是其中之一。我可以马上调回省城去,现在有这个条件。可是,可是我若走了,唉,石油工人的孩子们……难以想象,一个学校没了歌声,将会是什么样子!多少年了,多少人来了又走了。水浅养不住龙,这戈壁、这环境……”
  哗啦啦,一阵微风吹过,杨树叶欢闹起来。她侧耳一听,又象是学生们低语的声音。
  刚才,因为批改作业,晚关了一会儿灯,一群学生涌进来,个个仰着盈盈笑脸,小手捧着礼物举到她面前,推搡着,嚷嚷着:
  “老师,给你月饼,我爸爸带回来的。”
  “老师,梨好吃!”
  “老师,葡萄好吃,不信你尝。”
  “老师,我妈说,你不去我家,就让你吃我送来的肉馅月饼,还有……”
  “老师……”
  “老师……”
  她象历年中秋节那样,不知说什么好,也不知吃什么好,心头滚动着激动的浪潮。
  窗外仍有响动。树叶声?学生们的低语声?
  她屏住气,瞅一眼窗外,窗外树影绰绰,月华如水;瞅一眼办公桌,桌上的果品恍若幻化成一座山峦,猛然间在眼前耸拔而起。她一惊,顺手拿起笔,顿了一下,在女儿的信尾写下两行字:
  老骤知归年,
  十六月最圆!
  她扬扬头,挺挺胸,习惯的拢一拢白发,溶溶月光全注在了她的身上。
  
  
【 那些年,我們一起共撐的那把傘 】

那場雨,有夠神奇,二顆乾涸的心也因此而濕潤。

大二那年吧!酷熱的六月悶了整個下午,晚上參加了愛心社的社團研習,甫從社團辦公室走出即巧遇了一場驟雨!我只能在教室的屋簷下細細地玩賞著仲夏夜雨中即景。

你突然出現,我無知覺,察覺時只知你撐著一把深藍色的洋傘佇立在我的身旁,一雙會笑的眼睛正探視著我傻傻的行徑。

當下,不甘示弱的我給了你一種難堪臉色:「你杵在那裡的模樣,像極訓導處那位重機型的教官!」因為我們互不相識,沒來由領受你那種曖昧眼神。

「哈哈…」莫名地,你居然一陣狂笑!幸好能及時收斂,否則從此將你列入狼群編碼。隨後你改了溫柔語氣:「共撐一把傘好嗎?想必妳被這場雨延遲了回宿舍的時間!我是登山社的社員喔!才剛剛結束了幹部會議,妳也是參加社團研習嗎?哪個社團?」

見你連珠砲似拋出問題,不以為意:「你一口氣問了數個問題,我該從哪個問題開始回答呢?」其實,你蠻帥的。

微笑、聳肩,你很有風度的說:「隨妳囉!」

瞪了你一眼:「我不想回答。」繼續欣賞我的雨景。

「看來,妳把我當成大野狼了。無所謂,初次見面沒理由讓妳烙下壞印象,這樣吧!傘給妳,我住處近且腳程快可以跑步回去。」未等我回覆你兀自將傘擱著,用雙手遮頭一溜煙的就消失在雨中。

這是我們第一次的邂逅,你雨中奔跑的背影,頓時成了我雙眸裡留連了許久的雨景。

為了還傘,我開始在校園裡注意你的動靜。可惜彼此總是陰錯陽差就這樣過了半年。

再見面,還是一場雨。當時你從籃球場奔馳而來,我剛好準備前往圖書館找資料,在我手上拿的便是那把藍色洋傘。

「嗨!真高興又見到妳!」你邊用右手撥弄頭上濕髮,邊以靦腆的笑容向我打招呼。「還認得我嗎?」

見你一身落湯雞,本想嘲笑,雖有此想法但不知道怎麼搞的卻湧起一種不捨的心情:「當然記得,你就是那隻大野狼。」

聰明的你異常眼尖,瞧見了我手上那把藍色洋傘後,不經意的笑了。

霎時,心中莫名忐忑:「這把傘跟了我半年,終於找到主人啦!」

「一把傘何必勞妳如此用心?就當作是送妳啦!」你依然微笑。

「欸,搞清楚喔!哪有男生送傘給女生啊?」我故作生氣。

「因為『傘』代表『散』的諧音嗎?」一副精明模樣的你,此時更狡猾:「好吧,我將雨傘收回,那…妳做我的女朋友!」

這場雨,讓二個原本陌生的個體有了交集。

本是學長學妹,但你一直努力的想讓彼此升格成為一對戀人。而當時年輕的我,異性緣奇佳,仍有許多男性追求,故總以「還不了解真愛」為由,從未給你安心的承諾。

之後,你畢業了。因為家境因素及單親的環境逼你捨棄再讀碩士計畫,遂順從父親建議慷慨去從軍。

多年後,輾轉得知退伍後的你在知名企業裡任職因工作績優而屢被提攜,聽卉儀轉告後真替你高興。她是你當時登山社的學妹,也是我的同班同學,而現在是你的同事。

每次聽見卉儀談及你時,常會有「近水樓臺,終成戀人」的想法,而每次念頭至此,心頭總有一股酸溜難熬的滋味。

其實,自己好自私,曾經是一樁可以緊緊握住的幸福,就那麼輕易放手,事後卻來怨懟命運「怎麼此生從未逢遇真愛」!

30歲那年,獨自過著情人節,一個人鬱鬱走到了新竹火車站,心裡只想看著那一節節的車廂,悠悠地在眼珠裡起滅。

再次偶遇,居然又是下雨。

走出巴洛克式建築的庭簷,真想放任自己淋一場雨,前腳剛剛踏出而頭頂上立刻多了一把洋傘!是你?真的是你!眼眶莫名地濕潤了一片…。

人生際遇難料,每個人都想用自己所設定的先後順序來安排人生,殊不知我們活在一個隨機的世界裡。 古有明言:「試不過三」。是啊!怎麼可以讓自己的幸福再三的錯過呢?這次我選擇與你一起握緊那把傘,這輩子;我也不想再放手了。

後記:
誰說「傘」這個字隱喻著別離?其實「傘」的屋子裡住著四個人,那就是你、我加上咱們的二個寶貝,原來,這就是真愛。

◎麻吉
  那些年,我们一起在油田(散文)
  
  
  在挚爱的日子里,哭与笑都是美丽地婀娜。
  哭是雨中婉约的梨花,笑是朝阳中摇曳的娇荷。一枝一瓣,全是情与爱凝成的表现。
  在你温暖的怀抱中,在你含情的目光里,甜蜜,是一条痴情的河。河水波光潋滟,你驾一条小船,或悠悠徜徉,或激奋挥桨,或静静停泊,或低吟浅唱。这条河漫溢着爱情的汁液,属于你,也属于我。
  笑脸灿烂,泪眼婆娑,那是真实的我。
  难道所有的泊船码头,都须经历暴风骤雨的冲击?所有迷人的港湾都会潮起潮落?是我的哭笑已经失去魅力,还是我们的爱失去了光彩?
  在这晚风习习的夜晚,在这片我们恋爱的沙枣林,夜色依然,星光仍是那样璀璨。微风中,树与树,枝与枝,私语着,亲密和谐。如果你肯抬头仰望天空,你会发现一轮皎月映衬着苍白的嫦娥,她正透过树间的缝隙,轻轻地说,爱情要用整个身心呵护、打磨;如果你肯侧耳倾听,小提琴“梁祝”,正随风飘过,优美、凄婉,一弓一弦撞击心窝;蛙声四起,高亢有力,蚊虫低鸣,纤细入微;灯烛明灭,记录着多少情侣的私蜜生活……这万千景象,万千情怀,都因为我们而美丽、而存在。
  只要你向我走来,只要你向我轻轻伸出手臂,那么,我们就会结成一个爱的永固的陀螺,为了爱旋转出无限精彩。
  我爱着你,痴心不改。
  我的爱,就像一潭深邃、清丽的湖泊,湖面上有亭阁、碑石玲珑错落,并有粉荷娇媚,妍妍然含香脉脉;湖心有苇草葳蕤,更有珊瑚载水,幽幽青碧;湖底有珍珠闪烁,熠熠生辉。
  我们的爱:美丽,安逸,富庶,幸福。
  可是,你却突然要放弃闲适的机关工作,一心向往那片浩瀚的“大海”,那里有凝固的波涛,那里有肆虐的沙尘暴。
  我说,我们不需要那样的煎熬,人生的路不只那一条!
  你说,钻塔是雄性的象征,井场是男人的战舰。
  我没有理由说服你,我的爱却也不能少却你缠绵的抚慰。
  当你深情地向我走来,我就明白,我的眼泪终究无法变成你即将远航的波澜壮阔的“海”。我也明白,真正的石油男儿必将抵挡不了驾驭战舰的豪迈。
  我不再让自己的泪水滂沱;既然哭和笑一样美丽,我又何必在这个五彩斑斓的日子里任泪水把自己淹没。
  明天,东方第一缕灿烂的晨曦,就是我为你壮行的注目礼,或许有一天,我也会用我洁美、纤弱的手,帮你扶起战舰上伟岸的桅杆――那是钻塔,石油人的擎天柱,上面挂着爱国的征帆,一个大写的“情”字,呼啦啦,迎风招展!
  
那些年,我們一起經歷長大
[FONT=新細明體][FONT=新細明體]那一年,那一些日子,我們伴隨彼此流轉了多長,支持彼此奔馳了多久,牽著彼此跨越了多少。那一年,有你有我,有我們,還有我們一起揮灑的青春。一回生命一場青春,在這一刻我的手上緊握著你們,我的夥伴們。[/FONT][/FONT][FONT=新細明體]<?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o:p></o:p>[/FONT]
[FONT=新細明體][FONT=新細明體]在沒有你們的過去裡,我就像一杯平淡的白開水,無味卻滿足;而你們就像濃醇的蜂蜜般,溶入卻不衝突。我們與彼此是如此密合,沒有任何不協調,好似命中注定我們就是該遇見。只是偶爾,在微甜中卻會滲出一私苦澀,掀起了些許波瀾。不是不再融洽,只是不小心達到飽和,抑或時間過得太久,漸漸走向了腐壞。[/FONT][/FONT][FONT=新細明體]<o:p></o:p>[/FONT]
[FONT=新細明體][FONT=新細明體]再順遂的路也會遇上曲折,再堅定的感情也會產生裂痕,更何況是,還未找到平衡點的我們。我們此刻雖為註定,卻難保下一秒依然。不同的兩者齒輪間,若太迅速的靠近,還未磨合前的衝突必然會帶來傷害,本來慢慢進行的,卻操之過急,傷害不是任何人的錯,因為我們都只是太渴望能再握住彼此緊一些。我們都只是太渴望能再握緊一些,屬於自己的命中註定。[/FONT][/FONT][FONT=新細明體]<o:p></o:p>[/FONT]
[FONT=新細明體][FONT=新細明體]微微加熱,重新沖泡,緩緩磨合,感情有太多方法能修復,或許有芥蒂也或許比以前更熱絡,可是這就是青春阿!不斷地在對與錯間徘徊,沒有誰對不起誰,我們只是一起在學習長大,一起在學習如何經歷這段青春。從年少轉往年長,青春是一段歷程,唯有揮灑它、用罄它,我們才能從中得到經驗然後換取成長。而過成中若沒有你們,我想,我就無法經歷長大了。[/FONT][/FONT][FONT=新細明體]<o:p></o:p>[/FONT]
[FONT=新細明體][FONT=新細明體]曾經的平淡,成了微甜入心,或許等待你們的出現也是青春的一小段吧。等待,遇見,然後攜手。回不去的是過去,而不是現在;到不了的是未來,而不是現在;就只是想用這個當下去珍惜,伴我走過這些路程的你們。[/FONT][/FONT]
<!--EndFragment-->
感謝投稿
比賽已進入評審階段
預訂11/10以前公布成績
成績揭曉



優勝

那些年,我們一起回家的日子/haha0099

充滿年少天真浪漫的回憶,兩種對比的寫法,情真意切。


佳作

那些年,我們一起走過一行波特萊爾/shelley

詩情畫意的書寫,淡淡的愁,美美的一些細節,很令人懷念。


那些年,我們一起做朋友/藍丘

青春朝氣,就是年輕孩子的口氣與說法,如臨現場。



得獎作者
請將個人資料
以私訊提供喜菡



優勝

匯款帳號
郵遞區號+住址+收信人大名+聯絡電話


佳作

郵遞區號+住址+收信人大名+聯絡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