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十二月飆詩主題【冬至】(12/20截止貼文) ◆

◆九月飆詩主題◆白露 ◆
每日限貼兩篇

版主: 緞華

◆2015年十二月飆詩主題【冬至】(12/20截止貼文) ◆

一、
十二月飆詩主題為--【冬至】
請在此主題內,自行命題創作。

二、
請在十二月二十日之前張貼作品,以利作業。

三、
優秀作品將選刊於
《有荷》文學雜誌第十八期
一經刊載
將可獲得30元蓮幣

四、
作品請張貼於此發言下,謝謝。
湯圓


喝下這一碗不能回頭的藥水
有歲月熬成的甜湯
紅湯圓為太陽
白湯圓是月光
以一次一年為距的步伐
就此跨入時間門檻的長廊
冬至
何均

一切都冷漠無動於衷

樹枝掛在灰濛濛的天空下乾枯艱澀
西風深入骨髓。葉子片片飄零
大地與石頭習慣性沉默,注視蒼茫
充滿欲望的人群被欲望承載
昂起自以為高貴的頭顱。尋找溫馨的玫瑰
付出時間、靈魂和肉體。開始就是結局
從一個輪回進入另一個輪回
複雜變得簡單,透明,一目了然
就像我站在街邊的塔柏下
與匆匆的行人和賓士的車輛無關
我是過客。大街、行人和車輛在我腦後
成為動與不動的風景
而城市成為天空最後的景致
靜觀我走過的過程:除了疲憊與傷感
就是坎坷、挫折與反目
譜寫我全部青春。摸著石頭過河
才走到今天的冬至節,幾乎用了我的一生
這是別人的城市,物欲氾濫
我已看不到一朵鮮花開放
到處是永開不敗沒有芬芳的塑膠花
水果攤的水果鮮豔光潔看起可口
但切開來裏面已全部腐爛

一切都在轉換、更替和變遷
冬至
何均

一切都冷漠無動於衷

樹枝掛在灰濛濛的天空下乾枯艱澀
西風深入骨髓。葉子片片飄零
大地與石頭習慣性沉默,注視蒼茫
充滿欲望的人群被欲望承載
昂起自以為高貴的頭顱。尋找溫馨的玫瑰
付出時間、靈魂和肉體。開始就是結局
從一個輪回進入另一個輪回
複雜變得簡單,透明,一目了然
就像我站在街邊的塔柏下
與匆匆的行人和賓士的車輛無關
我是過客。大街、行人和車輛在我腦後
成為動與不動的風景
而城市成為天空最後的景致
靜觀我走過的過程:除了疲憊與傷感
就是坎坷、挫折與反目
譜寫我全部青春。摸著石頭過河
才走到今天的冬至節,幾乎用了我的一生
這是別人的城市,物欲氾濫
我已看不到一朵鮮花開放
到處是永開不敗沒有芬芳的塑膠花
水果攤的水果鮮豔光潔看起可口
但切開來裏面已全部腐爛

一切都在轉換、更替和變遷
【冬至】

道地的天空冰鎮了
篩過
留下可供占卜的
骰子幾顆
(夜被噬到最飽)

神話如是說:
嘩!物極必反的賽宴!
這不公平的骰子
任命為泱泱太極的
賽末點
標誌年輪循循裏
黑夜最黝深的微笑

白色的盜鐘出手
(周末冷氣團特報)
神祇急拉著雲
跑開了
北迴歸線覓藏的真相阿
試用霜雪遮掩 陽光的偏心
還是稍嫌赤裸

曆上字上的諭示早記載 天空終傾倒
地球斜身寫著:
從枯枝
到潮苔的海洋巷道
皆屏息倒數 (出生即死亡)
專屬白天與晚上的
眾神的黃昏
〈年冬冷色〉

轎車自線與線間駛過
左右若是看不見的黑洞
樹把線吞噬後
在一瞬間
又從身體某處
拉出一個廣闊空間
公路著綠意

陽光興奮打開早餐
彷彿昨夜從不曾來
只是黑暗暫住
在所有停止進食的樹
樹上掛著西裝與高跟鞋
焦急的黑

我舉起報紙
準備餵食冒汗的窗
一張刊登食安新聞的早報
讓它冷靜
帶著過熱的清晰離開

看著黑色
清潔婦人走過
嘮叨玻璃的不乾淨
只是多一點塵味而已…

車長廣播響起
年輕人該下車的時間
短暫習得一件道理
冬天的車廂仍開冷氣
是為了適應充滿冷意的心
本月飆詩截止,請停止貼文。
以利選詩作業,感謝。
以下為初選入選作品
若經複選入
《有荷》文學雜誌第十八期
每篇可獲得30元蓮幣

《有荷》文學雜誌
viewforum.php?f=203

〈年冬冷色〉

轎車自線與線間駛過
左右若是看不見的黑洞
樹把線吞噬後
在一瞬間
又從身體某處
拉出一個廣闊空間
公路著綠意

陽光興奮打開早餐
彷彿昨夜從不曾來
只是黑暗暫住
在所有停止進食的樹
樹上掛著西裝與高跟鞋
焦急的黑

我舉起報紙
準備餵食冒汗的窗
一張刊登食安新聞的早報
讓它冷靜
帶著過熱的清晰離開

看著黑色
清潔婦人走過
嘮叨玻璃的不乾淨
只是多一點塵味而已…

車長廣播響起
年輕人該下車的時間
短暫習得一件道理
冬天的車廂仍開冷氣
是為了適應充滿冷意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