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八月飆詩◆主題【兇手】(8/20截止貼文)

◆九月飆詩主題◆白露 ◆
每日限貼兩篇

版主: 緞華

◆2016年八月飆詩◆(8/20截止貼文)

一、
八月飆詩主題:【兇手】
請在此主題內,自行命題創作。

本意釋例可參考教育部辭典。

二、
請在八月二十日之前張貼作品,以利作業。

三、
優秀作品將選刊於
《有荷》文學雜誌第二十二期
一經刊載
將可獲得30元蓮幣

四、
作品請張貼於此發言下,謝謝。
<誰>

誰的重手?
心器嚙咬一角
黑洞

誰的線索?
領口殘溫遺留
腐夢

回憶綻放鮮花
槍聲跌入
孤獨的封鎖線
誰?

海馬迴嗅聞
不安終褪下外衣
情緒成肉票
誰?

不願記起誰。
〈論戰〉
人群被理性與感性撕裂在
非黑即白的世界
灰色地帶的崩壞性
將被口誅筆伐成
所謂真理下不容存在的
屍塊

理性的睿智或許可以
與感性並駕齊驅
只是,答案比我們的想像
還要虛無飄渺
那些屬於人權價值
和正義公理之種種
對於流不盡的血淚而言
太過沉重

如今,面對無數實物與概念的
死亡
敲響那虛幻的喪鐘
與謀殺這一切的
是文人的筆墨,哲人的理性
凡人的憤怒,以及眾人無法交疊的
情愫

而我無意悲憐抑或是控訴
這個屍橫遍野的世界
我以不合時宜的嘆息
讓自己的心思
窒息。
《所以人都死了》

真相只有一個
兇手卻不止一個
直到最後

每當人生遊戲結束
正是偵探遊戲起始
死去的人沒有資格指認
天亮的一日不來
閉上眼睛的人

撥離良心的博弈
另一端放金幣
緝捕犬咬著頂罪的人
另一手拿刀

這就是過程
最後所有人都死了
<緝凶>

一把兇刀鋒利地
刺進亡者的魂
聽不見讀者的輿論
只殘留幾枚粗心的指紋

公道未進家屬的門
便被好兄弟檔在入口
可能,還在飲恨
為那超脫的遺憾
乾一杯

被盤絲洞的網
纏成迷離的真相
抱著充斥血跡的屍首
走進司法程序中
控訴,兇手不只一個

幡巾在甕裡擺動
試著緝捕
卻仍被陳年的風勒喉
只剩往事的氣息
來回流動著
<誰是兇手>


我住在方格內
烈火曾經熊熊焚我
哭聲曾經淹沒我
等我稍稍冷卻了
化成一堆
連時間都篩不透的



活生生的生命,原本
靠回憶過日子
回憶可以停格日子卻
必須往前奔馳
萬一,中斷日子歡笑流淌
回憶的痛苦
極速地
海嘯我的
靈魂


我實在無能為力,翻身上岸
你們專心諦聽
我僅剩的微弱
遺言
貝殼趁勢攫走
我的潮音
讓孤獨撞響那
盤旋而上的
死亡鐘聲


你們的默禱
是一把生鏽的,水果刀
切開我圓滿生命的
片片果香
你們的哀傷
是一根彎曲的,掛鈎
把我的身影
牢牢地
釘在你們的
心牆上


永不墜落。
本月飆詩截止,請停止張貼。
以利選詩作業,謝謝!
以下為初選入選作品

若經複選入
《有荷》文學雜誌第二十二期
每篇可獲得30元蓮幣

《有荷》文學雜誌
viewforum.php?f=203



〈誰是兇手〉/周忍星


我住在方格內
烈火曾經熊熊焚我
哭聲曾經淹沒我
等我稍稍冷卻了
化成一堆
連時間都篩不透的



活生生的生命,原本
靠回憶過日子
回憶可以停格日子卻
必須往前奔馳
萬一,中斷日子歡笑流淌
回憶的痛苦
極速地
海嘯我的
靈魂


我實在無能為力,翻身上岸
你們專心諦聽
我僅剩的微弱
遺言
貝殼趁勢攫走
我的潮音
讓孤獨撞響那
盤旋而上的
死亡鐘聲


你們的默禱
是一把生鏽的,水果刀
切開我圓滿生命的
片片果香
你們的哀傷
是一根彎曲的,掛鈎
把我的身影
牢牢地
釘在你們的
心牆上


永不墜落。




〈所以人都死了〉/非白

真相只有一個
兇手卻不止一個
直到最後

每當人生遊戲結束
正是偵探遊戲起始
死去的人沒有資格指認
天亮的一日不來
閉上眼睛的人

撥離良心的博弈
另一端放金幣
緝捕犬咬著頂罪的人
另一手拿刀

這就是過程
最後所有人都死了




〈緝凶〉/翼天

一把兇刀鋒利地
刺進亡者的魂
聽不見讀者的輿論
只殘留幾枚粗心的指紋

公道未進家屬的門
便被好兄弟檔在入口
可能,還在飲恨
為那超脫的遺憾
乾一杯

被盤絲洞的網
纏成迷離的真相
抱著充斥血跡的屍首
走進司法程序中
控訴,兇手不只一個

幡巾在甕裡擺動
試著緝捕
卻仍被陳年的風勒喉
只剩往事的氣息
來回流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