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新細明體,serif]  對於四葉這套漫畫,2004年1月28日初版印刷,由台灣角川引入國內發行,被塑造出一種歡樂治癒的氛圍。然而在這種怪異的治癒氛圍之下,卻潛伏有許多常見的官於社會隔代教育層面問題。四葉利用兒童的身分無節制的嬉鬧,小岩井的溺寵,隔鄰一家與小岩井的各個友人對四葉的哄騙[/FONT]……[FONT=新細明體,serif]其實可不斷看出許多常見的怪異現象。[/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故而個人決定在重看之餘逐一指出,以突破所謂歡樂的假象。[/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關於小岩井在第一集末尾的謊言──當大人只能看見自己想看的謊言時》[/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在第一集第7話中,當鄰居和小岩井問是否要放任四葉淋雨?小岩井說:『沒關係。那傢伙做任何事都是樂在其中。四葉他啊,是無敵的。』[/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然而,四葉真的是『任何事都樂在其中』嗎?真的有『無敵』嗎?[/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一般對於敵人的定義,是會對對方產生害怕、恐懼、或者想要去超越的。[/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依照這個定義,四葉其實依然有很多害怕、恐懼、不願意做的事情:[/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第一話他第一次盪鞦韆時,他放開手,從鞦韆上飛出去,之後立刻逃走;當時他說了『好恐怖』。[/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那一瞬間,鞦韆對他就成為敵人。[/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而第一次見到隔壁鄰居次子,對方說『是你爹要我來接你的』,接著主動牽起四葉的手。在閒聊中四葉才忽然想起『不可以跟陌生人一起走,對方可能是壞人』,立刻放開對方的手並展開大逃亡。當然對方覺得把四葉帶到小岩井加是自己的責任(他自己答應小岩井要注意是否看到四葉)於是追了上去,四葉見到對方追著自己,放聲大喊『救命』。;最後他向鄰居的長子放指令時,直接說了『把壞人抓起來』[/FONT]……[FONT=新細明體,serif]當然,事後在自介時,四葉已經知道對方並非所謂壞人,但是在逃亡過程中,對四葉而言,這個陌生鄰居就是所謂『壞人』。而壞人就是自己的敵人。[/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然而小岩井沒注意到自己已經給四葉『陌生人等同壞人』的刻板印象。他沒注意到自己不知不覺間,已經給四葉開始樹敵的觀念。甚至小岩井沒注意到自己也可能無意間成為四葉的敵人:[/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第5話中,他和四葉去商場。[/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那時四葉看到驅鳥用氣球感到害怕,於是指給小岩井看;小岩井自己不害怕,並且不了解為何四葉會害怕時,他採取一個動作:[/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他故意把驅鳥用氣球靠近四葉逼四葉看。而四葉因此尖叫連聲,並不斷後退。[/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那瞬間小岩井做的事情,其實就是在當四葉的敵人。因為他逼迫四葉去面對四葉已經說自己會害怕的物品,且還抱持著玩鬧的態度。[/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所以四葉真的是無敵的嗎?[/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很明顯的,四葉有敵人,而且有很多敵人;那些敵人包括鞦韆,包括鄰居,包括他在動物園內亂毆打的動物,包括他討厭的安田。[/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四葉有討厭做的事情:[/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四葉討厭被拒無霸把自己的頭按住左搖右晃。第一話他在巨無霸利用自己的身高按著他的頭晃時,笑著說:『哇,別這樣啦!』[/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他那個笑不是快樂,是被強迫之後依然維持著笑臉的表情。[/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四葉討厭被壞人抓住。[/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所以他聽到鄰居次子對惠那喊『抓住他(四葉)』時,緊張的從對方跨下鑽過去。那並非樂在其中,而是『認定自己有危險而在逃亡』。[/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而當他沒有敵人時,他會找出奇怪的假想敵(雖然他自己並未意識到對方根本沒打算跟他為敵)。[/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在第三話溫室效應中,當他從惠那那邊得知冷氣排放熱氣造成溫室效應時,立刻認定冷氣是地球的敵人。那瞬間他以與冷氣對立:即使冷氣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這部分惠那承認自己不是很懂,確實他說的資訊不完全正確。冷氣排放廢氣是加速溫室效應的狀況,但是溫室效應其實一開始是維持地球氣候在一穩定值的自然現象,溫室效應能保持地表在一恆溫之內;近幾年溫室效應狀態的平衡因人為增加溫室氣體導致平衡失調後,才開始地球暖化跟冰山溶解的問題。)[/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之後他立刻認為『有冷氣的人是地球的敵人,沒冷氣的才是好人』而大受打擊。因為這跟小岩井一直在他面前維持的好人形像跟威能形像不符合。(內褲超人也是超人的一種。雖然基本上第七話中他變身內褲超人是因為鄰居跟他說了那句『你振作一點吧』之後,立刻向四葉詢問是否並且得到四葉認同。所以他只是在扮演內褲超人給四葉看,也給自己振作感。)[/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四葉會想要去維持一種『我認同的都是好人』的狀態。所以當第四話巨無霸仗著自己的身高故意發出吼聲去嚇第一次遇到他的惠那時,四葉立刻跑去跟被嚇到之後跌倒的惠那說:『你沒事吧?』但接上下一句『巨無霸他不可怕的』。因為他認知中已經有巨無霸這個人,所以當他發現自己認識的新朋友會怕自己認識的舊朋友時,一方面在安慰被嚇到的新朋友,另方面卻又忽略掉老朋友仗勢欺人的行為。雖然巨無霸當下有道歉,小岩井也對他罵了『你這笨蛋』,但是惠那最後跑回去跟自己認之中是同伴的家人說時,依然是報告了:『他的叫聲是吼。』這種情報;因為他就是被嚇到了。[/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但是什麼是好人?什麼又是壞人?不是好人就是壞人嗎?[/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如果不把其他人想成壞人好讓自己一直維持成一個好人,這樣的先決條件上就已經不是個好人,而是刻意讓自己扮演一個好人。[/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四葉他並非什麼事情都樂在其中,他並非無敵。是小岩井希望四葉做什麼都樂在其中,小岩井自己想要是無敵的。但是因為他做不到,他知道自己有很多做不到的事情,於是當他發現四葉做到許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發現四葉能讓他有扮演一個威人的滿足感,他選擇讓自己認為四葉是無敵的,是什麼事情都能樂在其中的。而他也不斷試著裝成一個威能的人滿足四葉[/FONT]……[FONT=新細明體,serif]即使他不是。[/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漫畫內可以看出四週的人對四葉的態度:一方面想對他表現自己是個『年齡比較大的威人』,想要哄騙他;另一方面,卻又知道四葉做的很多事情自己做不到,或者從沒想過要去試。朝儀被指責是地球的敵人時,一方面是盯著告知四葉溫室效應情報的惠那,另方面又騙四葉『所以要開冷氣讓地球變涼啊』。[/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這是什麼誤導兒童的謊言。[/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開冷氣讓地球變涼?[/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分明是自己不想承認溫室效應的事。[/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因為承認了對朝儀而言意味著:[/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他承認自己是地球的敵人。[/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且他承認自己這方面不如惠那重視。[/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但是惠那的資訊雖然是半套,至少他有試著做什麼,他有把自己知道的資訊誠實的告訴一個不知道的人;而朝儀因為自己年齡比惠那大,想裝威,不願承認自己這方面的事情比不過一個比自己小的人。這不就是所謂倚老賣老嗎?[/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所謂的無敵是什麼?[/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人本來就沒有所謂的敵人。只有想要相信自己是好人時,才會覺得自己有敵人。[/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FONT]……[FONT=新細明體,serif]但那樣無論怎做,都只是在扮演一個好人。[/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他怕打針,他怕看到人吃梅子之後的表情,他會依照旁邊的人的樣子判斷自己應當表現什麼樣子。所以當他們去牧場時,安田故意在票口表現出害怕的樣子,四葉立刻不敢拿票卡。他會想強迫羊跟自己當朋友,他道歉只是為了取得原諒。[/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他會以有沒有用評論山羊。[/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但什麼是有用?什麼又是沒用?當下他只是為了嗆安田才發問(依照漫畫前後推論),然後小岩井跟巨無霸兩人開始在跟著對山羊問:[/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你有什麼用處?你對牧場有什麼貢獻?』[/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而四葉也跟著模仿:[/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快幹活,山羊。』[/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這事情關山羊什麼事情?但是他為了跟安田吵架,就去嗆山羊,這種行為是正確的嗎?[/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從這樣的年齡就以是否有用評論動物,這不就是所謂『功利主義』嗎?[/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當他因害怕牛而退後時,安田硬迫他去接近牛,然後不斷嘲笑他會怕;最後他為了要證明給安田看自己不怕牛,決定要毆打那頭牛。這不是變相在逼迫一個人去掩飾自己的恐懼嗎?巨無霸卻說『這傢伙雖然沒用膽子倒是挺大,真是個麻煩精。』。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是安田,為何被罵的卻是四葉?顯然四葉之後的反應依然是在害怕牛,只是他還是嚐試去跟牛相處,試著要去摸牛。(這點個人不大贊同。畜牧業動物並非是適合被亂摸亂碰的,但是家長跟兒童時常以想跟動物相處為名義去觸碰動物。很明顯跟所謂『觀察動物以不干涉動物活動為原則』相違背。這又是一個該注意的教育死角。)[/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然後他被舔了,又受到驚嚇。[/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這並非樂在其中的表現。[/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他只是很努力在掩飾自己害怕的事情。[/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小岩井說四葉什麼事情都樂在其中,因為他只看到他想要的樣子。但是四葉並不是什麼都樂在其中。四葉只是試著一直笑下去而已。他不是因為快樂才笑;而是習慣用笑著的表情去掩飾自己的情緒,只是在模仿他認為威能的人,只是試著在長大中一直逼自己笑下去。[/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歡樂嗎?[/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治療嗎?[/FONT]
[FONT=新細明體,serif]  確實是很多問題點該治療一下了。關於這些錯誤的觀念跟盲目想要快樂的人,想要裝威的家長,以及那些充斥各種作品的怪詭觀念。人生本來就有各種情緒。而笑只是個表情。[/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