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8)-

山村之晨,陽光慢慢越過奶頭山,瞬間亮光普照每個角落。此時,早起的鳥兒也在樹巔叫曉,呱呱咕咕十分熱鬧。我習慣的到二姑家,端碗大骨湯回家,給老祖母泡飯。老祖母喜歡二姑家的大骨湯,老人家說那是仙湯,吃了可以讓人長壽。這種說法我不敢辯駁,因為他老人家確實是高壽以終。

今天回家路過「山腳國小」,這座小學校位置並不在山腳下。她是一所,座落於水潭畔的迷你小學校。這所小學校全校師生未滿百人,可能她後山的梧桐樹,都比這學校的人數還多。

多年以前,校門口的老鳳凰木樹上,突然出現一個斗大的鳥巢。鳥巢是用樹枝交叉築成,堅固的外觀,高高的窩巢周緣,讓人看不出它是屬於何種鳥類之窩巢?每天早晨路過可看見,兩隻尾巴長長的大鳥,在鳥巢附近嘰嘰呱呱叫鬧不休。

多日之後只剩單隻佇立於樹巔,樣子好像在守衛似的。如此又過不久,兩隻大鳥又見其同進同出。有時還可看見鳥嘴上,各自含著食物或蟲兒回窩。鳥窩裡傳出雛鳥的叫聲,但有多少隻?因為鳥窩離地甚高沒人探過。

今年春天,一隻幼鳥墬落地面受傷,學校師生將牠送去「野鳥協會」,請獸醫為牠療傷。在獸醫們細心的照護下,很快傷處痊癒後便將他野放歸巢。級任老師,為了讓全校師生都知道這是何鳥?所以向協會內的專家請教。

學校附近有位鳥類生物專家解釋說:「牠們是屬鴉科的喜鵲,喜歡用樹枝在樹巔築巢。叫聲沙啞突兀,且又喜歡聚群聒噪。閩南人稱牠叫『客鳥』,因牠們喜歡作客居住不久就搬離。」

他又說:「因為一般人都認為牠是吉祥鳥,所以才給牠一個『喜鵲』之名。客家人則稱牠為『山阿錫』,因牠們愛聒噪,名叫聲音「阿夏!阿夏!」的,入耳難聽實在令人討厭!」鄉下小孩大都頑皮,每見喜鵲就想捉弄牠們。然而喜鵲屬於智鳥之類,牠們哪有那麼容易受到頑童之調侃。

頑童用土塊丟牠,丟到恰當高度時,牠就俯衝而下銜住土塊。然後一個揚飛翻身,對準頑童的頭頂鬆嘴丟下土塊,接著得意的呱呱離去。有時頑童倒楣被丟個正著,重力加速度,頑童痛得齜牙咧嘴,只有仰空恨恨的狠罵一聲,拿牠也無可奈何的。

樹上的喜鵲與學校的師生已有感情,每天早晨牠們站在鳥巢附近的枝椏上,見到師生自樹底下通過,牠們就扯開喉嚨呱呱大叫,樣子就像在向他們打招呼似的。如有師生向牠們揮揮手,牠們之一就縱身飛上空中,繞過頭來向揮手者呱啾一聲算是回應。

如果哪天見不到牠們的蹤影時,師生只要仰天呼嘯一聲,不久便可看到牠們的儷影出現。或許是人鳥之間的感情?或許人鳥之間已有默契?有些學生一天不見牠們,心身會焦躁不安之外,還會怕牠們遭到意外無法現身。於是急得大吼大叫,直到牠們現身方休。

博物老師給學生施以機會教育,三人一組對喜鵲夫婦進行生態觀察。老師要求學生紀錄下,喜鵲每天的生活動態。紀錄下牠們何時離巢回巢?還有一些瑣碎之事也莫放過。一個學期下來,學生將厚厚一疊的報告表送出來,老師便將它全部鍵入電腦,建立起牠們的資料檔案。

老師還將心得報告,全篇PO上學校網站內。任何需要資料者,皆可自行上網查詢。一星期之後,那隻受傷幼鳥恢復健康。就在愛鳥協會與師生的鼓勵下野放,但見牠撲撲翅膀,幾個起落之後順利的飛回到樹上。

做完喜鵲的觀察之後,老師又再新組一個老鷹觀察小組。牠們要對學校附近的鷹族,進行一個詳盡的生態觀察。老鷹是空中霸王,牠在高空裡翱翔自如,逍遙自在,飄東飛西毫無拘束。儘管牠們高高在上,不過,牠們也有吃蹩的時候。

某日,學校裡的那隻年高德劭的洛島紅老母雞,帶著一群小雞在野外覓食。秋高氣爽萬物豐收,落地野食遍地都是,所以,母雞的一家子覓食十分輕鬆愉快。牠們埋著頭東啄啄西啄啄,興奮的吃食地面上殘留之食物。

雞群的頭頂上,一隻老鷹正在盤旋飛翔,目標正對著雞群,可是牠們一點感覺都沒有。飛鷹翔空盤旋不去,牠在高空中盤旋又再盤旋,目的正在尋找最恰當的下手機會。牠那對銳利的鷹眼四周搜尋,看看周遭是否有對自己不利因素存在?

正值牠載梭巡之際,地面上雞群露出了破綻。說時遲那時快,牠來個快速的俯衝想要抓住目標。就在牠即將接近雞群之時,猛然張開鷹翼使個大迴旋,企圖利用風力衝開雞群,好讓牠順利的掠抓獵物。

然而在那老鷹發動攻勢之前,母雞早已瞧出了端倪。牠迅速的出聲召喚小雞,快點躲進牠的翅膀之下避免危險。那鷹俯衝而下一擊並未奏效,小雞安穩躲在母雞雙翅之下毫髮無傷。於是老鷹利用雙翅颳起一陣強風,但是對雞群無所影響。鷹見失利馬上竄飛騰空而上,一個迴旋再次俯衝發動撲擊。

豈知牠在匆促裡,方向偏差致使一支鷹腿被母雞叼住。母雞的嘴喙堅硬銳利,緊緊的叼住鷹腿不放。老鷹用盡辦法想要甩脫,但就是無法甩脫母雞之嘴叼。老鷹來一扭轉偏身,利用另支強而有力的鷹爪,猛然抓住雞頭以回敬。

鷹爪深深抓住雞頭,瞬間雞血灑地到處染紅。儘管母雞頭部已受傷嚴重,但牠仍舊堅持得緊緊叼鷹腿不放。這時母親利用眼睛餘光,瞧見小雞都已跑到安全地帶躲起來了,這才力氣散盡鬆口跌落地面。

老鷹出獵失利,意興闌珊的飛上高空,然後一個迴旋敗興鎩羽而去。此時學生提著雞食前來飼餵群雞,恰巧被眼前搏鬥之場景所震懾。他見老鷹竄空遠颺消失,立將傷重之母雞,帶血抱著牠衝回教室替牠療傷。

所幸母雞傷勢並不嚴重,只是氣虛暫時暈厥過去罷了。學生用紅藥水塗在母雞的傷處,剛剛塗完傷口,母雞已經甦醒過來啦。但見牠一個翻身拍拍翅膀,跳下書桌後自行離去。這幕鷹雞之戰,讓那位同學深深瞭解到,啥麼叫做「奮力而戰」的道裡。於是他立刻拿出觀察日記,將這場精彩得鷹雞之戰記錄下來。

就在鷹雞之戰後不久,一位住在學校附近的鄰居,在他家廚房角落裡,打死一條體型碩長的雨傘節毒蛇。聽說此蛇燉湯可以治療風濕,因此,他想將蛇燉湯給遭受風濕苦纏的老母親喝。

鄉下人傳言蒸燉蛇湯必須露天,因為在屋內怕屋樑被鍋煙汙染變毒。那條蛇生命力強,蛇頭已被敲碎,蛇身依然扭動不已。鄰居將蛇吊於牛欄邊的矮樹椏上,然後返身回廚房拿鍋子端風爐,準備在牛欄邊燉煮那條毒蛇。

當那位鄰居剛剛轉身要離開現場,一隻路過的黑鷹瞧見樹椏吊掛猶在扭動之死蛇。立即俯衝而下將蛇叼走。待至鄰居回到現場,見到老鷹叼蛇之實況。眼見煮熟的鴨子飛了,滿臉只有苦笑懊惱尷尬至極。博物老師曾對學生說,鷹眼之視力極為銳利,飛在高空可以瞧見,地面上擺放的縫衣服小針。

每年的秋收之後,那些失去遮掩的田鶉田鼠,立即成為老鷹之獵物。田鼠遇見老鷹,立即竄入稻草堆內躲避。老鷹也非傻瓜,當牠見到田鼠躲入草堆內。牠會利用自己強而有力之雙翅,俯衝來回撲拍掀走稻草,然後輕快的叼住田鼠,立刻迴旋竄高飛回鷹窩享受去啦。

老鷹抓田鼠技巧高超,秋收之後常見牠的表演。俯衝、撲拍、叼抓、一氣呵成百無一失。除非牠是菜鳥,否則田鼠難以倖免。在下有幸居住鄉下,才會有機會看見老鷹華麗之演出。然而,眼前鄉村皆已城市化,此等華麗場景難再見到啦。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