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郎〉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綠豆

〈別郎〉

和怪物結交成
最坦誠的合成照那些年
街道開展騎樓是巴洛克歇腳亭迴旋的廊柱泛黃赭鏽的轉角沒有看板

門庭若市
嫌疑犯在警局內和身分證同框如周文王畫地
告別他人

逝去的風華歷史的潰逃從我口中
變成奮勇殺敵
退役的榮民無人理會呢喃自語妳

還在不在?戰場上
死掉的敵軍如同倉皇的舊照片
路人甲並不會記得

今天的臉譜
遊走在十二婆姐中小朋友和目連一樣
在找母親獄

卒(問何緣來此)留影
犯人在我們之中。徐自強的友人
指著照片中熙來攘往的身影妳看

妳看月亮的臉正悄悄地在改變
而我還是一樣
皮夾中藏有身分證卻沒有護照

從故鄉街上經過轉角
迴廊亭柱無視
上方加註的市招被歙相的人們不自覺地(在獄卒前)
或嗔或顰或躇

世既卓兮遠眇眇

初草於11/30/2018 8:15 AM旗山老街舊照片;修改完慎華的作品;羅大佑〈妳的樣子〉;題目原本是「朋友」。二稿12/12/2018 8:28 AM抽離「卒」;寫出「社會」。
和怪物結交成
最坦誠的合成照那些年
街道開展騎樓是巴洛克歇腳亭迴旋的廊柱泛黃赭鏽的轉角沒有看板
整首讀起來很流暢,時常以字詞的跳接讓節與節之間的隔閡削減。詩中所營造出的氛圍很一致,惟以上引用三句中之「巴洛克歇腳亭迴旋的廊柱」在整首偏中國古典意象運用中會略顯突兀,可再斟酌;「妳看月亮的臉正悄悄地在改變」將(可能是)架空的時間與空間和讀者有更進一步的情感連結,在整首詩中是很好的句子。
上方加註的市招被歙相的人們不自覺地(在獄卒前)
或嗔或顰或躇
個人認為「(在獄卒前)」括號四字可刪去或直接加入句中而不以括號作註,尤其是在整首詩作快結束時,會打斷整首的流暢性以及讀者的閱讀體驗;「一句或嗔或顰或躇」中「躇」為連綿詞「躊躇」中之一字,一般讀者雖應能了解其義,但讀起來還是會有點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