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生活思想起234-沉重的童年內疚』

  昨晚在書房待太久,舊日記一本又一本的翻閱,時間之溜逝渾然不覺。要不是壁鐘敲響十二下,我還以為還很早呢。其實,中間老妻幼女已來催過兩次,可能太入神了,所以還賴著不走。退休後的生活一成不變,早晨四點起床,晚上九點上床,這幾年來奉行不渝。像今晚的逾時狀況絕無僅有,這時我就像個做錯事的小孩,偷偷進去盥洗室洗把臉,然後匆匆上床倒頭便睡。

  或許是匆忙就章,花費很長時間無法入眠。左思右想,輾轉覆側,朦朧之中,我竟赤著腳走入,童年時期採摘野菜之老地方-「水尾坪」。景色清新彷如昨日,不過出現人物和野菜卻是朦朧模糊......。「水尾坪」野菜區,座落於双峯山南側,一塊斜坡似的小丘陵。面積廣袤,雜草叢生。由於地當向陽,所以,光線與水份十分充沛,十分有利於植物之生長。

  在這兒落腳的野菜,似乎生長得特別茂盛。而在那段艱辛歲月裏,它可是窮人救命的聖地。很早很早以前,「水尾坪」因有連綿成片的野菜生長著,因此,就被附近居民稱它為「野菜坪」,客語「坪」,意思就是平坦的山崗或平地。在野菜坪上,生長的野菜種類很多很多。於我印象之中,最基本的就有野水芋、水蕨、蒲公英、昭和草與野紅鳳、野杓菜等等,還有其他多得不勝枚舉!

  野莧屬長年生的草本植物,莖體細長帶刺,表皮亮紅豔目。因其莖幹富含纖維質,莖心柔軟滋甜。切段放入滾水中汆燙,梗皮變色就可起鍋,趁熱用點鹽巴翻拋,挾一段用嘴唇韓杼,輕輕一吸,鮮甜軟綿綿的菜新入嘴,那種滋味真是好吃得不得了。野菜坪上,除了四時應季的野菜之外,經常抽芽不斷的山蕨,鮮嫩可口的蒲公英,還有讓人抓了手癢的水芋頭等等,都是孩童必爭之類項。

  鄉村居民只要有空,必定舉家出動來此採摘野菜。久而久之,這塊荒圮野地竟也因出野菜而聲名大噪。窮家也將它視為,過渡菜荒時之救星。那年夏秋之交,連日下雨剛停。我與摯友阿祥仔,一起去摘野菜。平時野菜坪就是我們的廚房,路徑熟悉不說,哪裡有哪種野菜,我們都摸得一清二楚。這天因為雨後悶熱,看樣子好像會有一場大雨。正值我想反身回屋之際,死黨阿祥仔跑來邀我外出。

  他邀我去水尾坪採摘野菜,友情難卻遂戴起斗笠,倆人興沖沖的向野菜坪出發。因為已有多日雨灑,野菜坪上的野菜生氣蓬勃。我門走近邊緣,看見怒飆的野菜芽心情大開。哇!的一聲拼命採摘不停。半小時不到,我已採夠所需,但阿祥仔仍貪心不足,拼命的採個不停。我嘿聲叫他一起回家,他就是執意不肯。這時候,我只好找塊乾燥高地,坐在小樹下等他。

  但見他越摘越遠,不一會,他的身影消失在我眼前!我只好就近在大樹下等他。等啊等的,半小時過去還見不到他的人影。於是我扯開喉攏呼叫他的名字,除了山壁回音之外,就只有颯颯的風聲了。找了廿餘分之後,我開始心急,急得哭出來了,匆匆忙忙趕回家報信。

  阿祥仔的家人與村中的壯丁全部出動,我在前頭帶路帶到現場之後,分成三組人開始地毯式的搜尋,管區也派來兩個警員協助。一星期後,阿祥仔的屍體出現在吊頸窩。滿身傷痕頭殼破裂,法醫驗屍說是摔落死亡,無外力傷害。當天便將屍體發還埋葬,我自覺內疚幫忙至安葬完畢。

  阿祥仔意外之事,讓我愧疚萬分,很長的一段時間,始終無脫離悲哀的泥淖。雖然祥仔的父母沒對我則罵,病還勸我不要掛懷。但是我總覺得自己的疏忽難以原諒。日日思念好友之死,生活步調脫離現實而顯得萎靡不振。由於內疚之積壓,導致我不敢再去野菜坪採野菜。即便事情經過了許久,我還是耿耿於懷。之後我北上就學,寒暑假回鄉從未再踏上野菜坪半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