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大姊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妍音ocoh

「阿銀啊!快來幫我收拾這些菜」

阿銀聽到婆婆的呼喚聲,連忙放下掃帚跑到前面的廚房。

灶前一堆像小山一樣的青菜-她看婆婆一眼,剛好碰上婆婆凌厲的眼光,趕忙低下頭去,隨便找個椅子就坐下。

才坐下就聽得婆婆說:「年輕人不懂事,有錢要會想沒錢苦,人家鄰居好心給我們這麼多免費的菜,我們要好好利用。」

阿銀想也知道,這些菜一定是婆婆從鄰人那邊抝來的,哪有可能鄰居這麼好心,給這麼多免費的菜。

這些菜,除了吃,大概又像去年一樣,得用一大堆醬缸醃起來。老人家就是省,有時省過頭,家裡面東西堆了一堆,也不見得吃得完。

但她只是個小媳婦,又能說什麼?也只能在心裡搖搖頭。

「阿母,我回來了」
阿銀聽到造財的聲音,馬上就抬起頭來。

造財小她七八歲,外表卻因為操勞過度,而與阿銀看來差不了多少。

阿銀瞧著她丈夫那又粗又黑的手在眼前揮動,她定神一看,是個小小脂粉盒,便驚喜的將它揣到懷中。

造財滿意的笑了,卻聽見一旁自己的母親冷哼一聲:「唉呀!也難怪人家說,娶了媳婦就忘了娘」
阿銀心一驚,連忙將脂粉盒又從懷裡拿出來,恭敬的遞到婆婆跟前。

婆婆又拿嚴厲的眼光掃了她一眼,讓阿銀從頭涼到腳底。婆婆說:「免啦!我這老太婆哪裡需要打扮,給你們年輕人去用,反正造財也買給你而已」

造財連忙替妻子緩頰:「阿母,改天我賣了那些地瓜,再給您買一套漂亮的衣服,您再等些日子」

好不容易看到母親那緊皺的眉頭稍稍放鬆,造財夫妻這才放下心中一棵大石。

然後造財也跟著坐下來,幫忙處理這些菜。

阿銀看著造財那勤快的雙手,造財一直對她很好,不曾因為年紀上的差別,而對她有不同的觀感。

當初這門親事,是自己父母做的主,本來她很擔心自己嫁了出去,日子不知道會怎樣,好在命運對她不薄,遇上造財這樣一個好男人。

造財雖然長得不是很好看,但心地善良,孝順,顧家,一點缺點都沒有,阿銀這才安心當起林家的媳婦。

雖說是當媳婦,但有個守寡的婆婆,其實不是很好過,因為婆婆生性節儉,做事嚴苛,很難討好,阿銀經常是兢兢業業的,深怕一個小錯,惹來婆婆不高興,連造財也遭殃。

造財是獨生子,照道理婆婆對造財該很好,但是實際上卻不是這樣,她對造財很少有好臉色,尤其是阿銀被娶進門之後。

阿銀有時會懷疑,造財到底是不是婆婆的親生子,但懷疑歸懷疑,既不能問婆婆,也不能問造財,也只能把這些懷疑,放在心中。

邊處理青菜,造財邊和阿銀聊天,婆婆似乎對造財說的話很不耐煩,示意他去外面,造財看了妻子一眼,這才退到屋外,打起井水來洗洗手腳。

地下水又冰又涼,讓人打哆嗦,身上起了雞皮疙瘩,造財打了個噴嚏,阿銀聽到馬上就從廚房衝出來,想去拿條毛巾給造財,順便拿件衣服,婆婆的聲音大老遠就從廚房傳出來「別只顧著你老公,趕快給我過來幫忙」

阿銀先拿好了毛巾和衣物,奔到造財身邊,造財感激的對她笑了笑,歉意地說了:「阿銀,你辛苦了,我媽她很難相處,希望你多體諒老人家,多忍耐」

阿銀點點頭,用力握了一下造財的手臂,表示她懂,然後又趕快回到廚房的位子上,加快動作將菜葉給分門別類放好。

在婆婆的眼光下,壓力很大,但阿銀是個守本分的婦女,知道該如何做,才不至於討罵挨,婆婆看她動作快,便不再說什麼了。

一會兒,眼見就要天黑了,阿銀告訴婆婆說要去煮晚餐,婆婆手揮了一下,阿銀就離開位子,洗米煮飯。

先點燃兩口灶,煨點地瓜加米,然後切了把青菜洗洗,用另一邊大鍋炒將起來。炒好,再洗洗鍋子,炒個蘿蔔乾雞蛋,隨後挖一些陳年老醃菜擺在盤裡,再隨便煮點輕淡的湯,就是晚餐了。

他們家一向吃得很省,魚肉雞肉只有過年過節吃,就連給祖先拜拜,頂多加幾道家常青菜,也就當作豐盛了。

婆婆不僅吃的節省,連衣服也捨不得買半件,都是造財到街上去,看到好料子的衣服,就買來給他母親。

算一算,買了也不少衣服,就沒見老人家穿出來一次,連過年時也只偶而看到新衣服亮一下相,馬上又被收到五斗櫃裡去。

阿銀看自己身上的這件粗布衣,她有幾件爸媽在她新婚時買給她的好衣服,也不敢拿出來穿,身上這件,噴了好多油漬,加上年久縫縫補補,幾乎是破爛的可以了,但也只能將就著穿,否則婆婆一定會說她浪費。

她搖了搖頭,先請婆婆上桌用餐,然後去外面找造財。

造財在門口坐著矮板凳,邊看著下山的夕陽,拿鐮刀鈍的那頭刮著鋤頭上的泥土。

阿銀蹲在造財身旁,看他俐落的清理農具,然後輕輕的說了句:「吃飯了」

造財看著妻子,看到阿銀臉上,充滿還不到她這年紀該有的風霜,他憐惜的眼神,阿銀都看出來了。

阿銀說:「不要緊的,好日子始終會來」她笑了,臉上的笑容如此真誠。

造財點點頭,夫妻倆同心將一些農具收到廊下,這才向廚房走去。

突然阿銀福至心靈挽住造財的手,造財對她笑了。



完~
頗寫實的農村故事
聚焦在一家人身上
沒有曲折離奇的情節
甚至沒有一個真正的結局
但鄉土情懷卻使人有所想像
作者或可再為作品加添更加鄉土色彩
說不定能給讀者帶來更強烈的印象

ocoh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