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夜读郑谷

每日以投稿一篇為限

版主: 謝予騰綠豆林宇軒

等那颗星辰的明灿隐没于岩石的夜空
竹手杖就成为你最晚期的一节诗
但慧寂的声音,从仰山过去的夜晚传来
溪涧的竹林,抬高了繁星的位置
银杏树金属的阴影进入新勒的石碑
背景是冰瀑流水与我们对话的合音。
一位哲人与一个诗人在观念的清溪中溯源
只有集云峰云朵的哲视悠悠万古
无数瞬间凝神为独一的偏僻的灯
那是你还没有被修改的原烛光。
从西蜀到长安再从长安回袁州,我们需要
真正意义上的回返,才能写出那句绝对的诗。

(2019)
畫面感與哲思很豐富的詩,個人時常思索這樣的詩作是否書寫得過度了?詩人零雨談及她在創作時,會注意自己修飾語(形容詞)的使用,能不用的地方就避免或以其他形式替代,以情節或氛圍來達到相同甚至更為出色的效果。一點意見提供分享,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