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直匆匆趕路,好不容易趕到親姨家,到了親姨家後,柳蓉兒終於鬆了一口氣
,幸好到了親姨家後,姨娘待她如親身女兒,讓柳蓉兒很是開心。

在姨娘家待了幾日,本來好好的,不料禍事突然上門,姨丈因為一時糊塗,在醉酒的情況下誤簽了一千兩的借據,不得已只好變賣祖產還債,他們一家只能搬到略小的屋子過活。

有天晚上,柳蓉兒在自己的房內寐著,夜半忽然覺得有異醒來,一看,不得了,上次那個有著一雙特別眼睛的蒙面人竟站在她的床邊,她趕緊坐起來。

瞬間蒙面人退後三步,便從房內的窗戶竄了出去,柳蓉兒不敢再睡,便睜著眼睛到天亮。

天色大亮,又開始新的一日,柳蓉兒幫著姨娘做著家裡的家事,好不容易過了一陣平靜的日子。

有一回,柳蓉兒陪著姨娘上街買東西,竟又看見蒙面人站在離他們不遠處,正在看著她們-柳蓉兒和蒙面人眼神交會的瞬間,蒙面人轉身就離開了,那時,柳蓉兒摸不著頭緒,滿腦子只想著蒙面人是何用意,似乎在尾隨他們,但卻又不太像──總之,回家的一路上,柳蓉兒除想著蒙面人的用意,也沒有看見蒙面人的蹤跡。

又過了一陣平靜了日子,平靜的日總叫人格外舒爽,某天晚上又來了,柳蓉兒在屋內睡覺時,又心有所感,睜開眼坐了起來,並且發現蒙面人又盯著她瞧,就在蒙面人要離去的瞬間,柳蓉兒開口大喊:
「閣下請留步,不然下次你再進我房,我可要大喊非禮了」

蒙面人瞬間笑了笑,他拿下臉上的布罩,柳蓉兒瞬間發現,他是那位前不久才救過她的那位玉樹臨風的公子。

那位公子不等人請便自動坐下了,柳蓉兒有所戒備的坐在床上,她問:
「閣下為何三番兩次進我房間,您不知道會嚇著我嗎?」那位玉樹臨風的公子說了:
「在下朱展青,很抱歉驚擾了姑娘,在下只是……唉…只是…對姑娘有所好感,並無他意」

瞬間,柳蓉兒臉上飄上兩朵紅雲:
「這……」這是她唯一所說的話了,也就在同時,朱展青站了起來說:
「在下其實在姑娘的床邊站了好幾次,只是姑娘睡得沉,不知道而已」

「喔!我平日要幫姨娘做事,有時很累,沒料到公子會這麼做,您真是……讓我為難得很,我是一位姑娘家,您不該進我房間的」
「真是抱歉,在下這就離去了,在這,請原諒在下大膽一問,請問我還能見姑娘的面嗎?不是用這種方式」
「這……好吧!,如果您真的非見到我不行」柳蓉兒臉紅到耳根「您還是用這種方式吧!我們依舊可以這樣見面聊聊,不然我很少有時間出門的」

「好」
朱展青聽了瞬間著實暢快不少,至少他沒被難堪地踢了出去,然後他說他要先離去,就在他轉身的瞬間,柳蓉兒說:
「不過公子一旦來了,得先把我喚醒,不可以默默看著我的睡姿,不然我會很難為情的」朱展青答應了,便跟柳蓉兒告辭走出門外。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