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边形的季节,在梧桐树下追随长者
当旁人告知,你是那册名著的作者
带着民国帽子,途经动荡的时代而来
我激动像一尾天真的鱼,跃出傍晚的鱼缸。

十余年的熏陶,你讲述,我倾听
你的身影不变,小城却消逝在循环
你的声音继续,穿过绿荫与竹林

年轻的我,持续敲响你的门
“杀鬼气”春联,形象特别深刻
最真实的你,没有一丝犹豫与妥协。

我以为你会永远活着,拄着手杖
站在悬挂鲁迅肖像的版画前让我拍照
我应该写一本,关于宜春的书
属于永恒的寂静,回报你的教诲。

那种浓烈的地域气味,你递传过来
可惜没有更年轻的人去延续
前几天经过老地委大院侧门
书架上,掉下一本你的书
提醒我,你已离开我们很久。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