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不沉重
但冰冷與孤寂似乎無限延伸直至
永恆
深邃走進血肉裡
一個小孩
蜷曲著雙腿讓手臂環抱著自己
等待著某人
會來帶他離開這裡

這裡充斥著椎心刺骨的羞辱
像掉進荊棘堆中
你還得笑笑地看著藍天
讚嘆感謝太陽的溫暖與光合作用
讓你有一口氧氣能生存
卑微舔拭著你
等待
救贖會有一天來到這裡

這裡是一片不毛之地
霧霾把世界染上濃稠的灰階
雨水落下
黑色泥漿將從稻穗上流下
滲入成為你下嚥的明天
明天等待明天
是希望還是死亡先抵達這裡?

這裡全無改變
只剩一堆不像人的東西,還有數不清的麻木活在這裡
黑暗中渾噩遊蕩
你不明白為什麼這裡會有一個小孩孤伶伶地坐在龜裂的大地上
他看著你
你掙扎著將自己拉回清醒
牽住他只夠放在你掌心的小手
你知道你必須要帶他離開這裡
他不屬於這裡
路途中
他的身體逐漸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他現在只能站在你的手掌心裡
你注視著他的臉孔
他笑了
然後融化進入了你的身體裡

這裡很明亮

你睜開眼
第一次看清楚了這個世界
也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眼角的淚水
你笑了

這裡不沉重
這裡很明亮
你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