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8)-

1988年8月中旬,一趟意外的歐洲緊急拓銷工作,我獨自一人拎著揹包到中南歐訪商。商訪完畢回成路過瑞士,順道去伯恩探望商友佛朗哥。他是西班牙裔貿易商,彼此之間商務往來許久,每次歐洲商旅兜會順道去探望他。

這傢伙的生意很特殊,每次在瑞士下訂單,交貨地點卻是西班牙的凡倫西亞。多次與他交涉,但是他總是堅持,臨到最後讓步的還是在我方。

公司與佛朗哥公司之間的生意,雖然在押匯文件上會麻煩些,但看在瑞士銀行之信用狀,加上金額不小的份兒上,基於經商之原則,再大的麻煩也得克服它。經過多年交往之後,對於這家的信用與訂貨量,我已有七成以上知把握。因是之故,彼此間之商誼可說是穩定中向前進展著。

這會兒連續多日的商訪工作,疲勞的累積已夠累人啦,可是路過瑞士,還是習慣得順便前去探望佛朗哥一下。就在伯恩逗留的次日,佛朗哥招待我去瑞士中部的英特拉肯(Interlaken)觀光。

這個山腳小鎮本來默默無聞,但自處女峰(Jungfrau Joch)登山鐵路竣工之後,她的名字見光度越來越透量啦。在瑞士有許多登山鐵道,但是以知名度而言,少女峰之登山鐵路絕對是第一名。

因為處女峰上有世界最高之火車站,站在火車站之瞭望平台上,可以清楚的將阿雷奇冰河納入眼底。這座山峰位在瑞士中部,Jungfrau原意處女,旁邊則有一座和尚峰(Monch),此外,她的翼側還有艾吉爾山峰(Eiger)。

和尚峰矗立於處女峰與艾吉爾峰之間。從前觀光客想要上山攬賞風景並不容易,可是今天遊客可從山下的英特拉肯(Interlaken)山村,或者自格林德爾瓦德(Grindelwald)小村落,搭火車爬升到,海拔約兩千公尺處的克萊恩雪德格(Kleine Scheidegg)中繼站。

然後再換搭處女峰之登山火車,就能輕鬆地抵達海拔3,454公尺高的處女峰火車站。這個高山火車站,目前可說是歐洲最高的火車站。

從克萊恩雪德格中繼站,到處女峰火車站之間約有九公里之長,其中七公里必須穿過冬寒冰封的艾吉爾峰及和尚峰之山壁。中途會停靠兩次,第一次停靠於艾吉爾山壁站(Eiger wand)之時,可以透過觀景台之窗戶探望險峻的艾吉爾北壁。

其次是冰川站(Eismeer),在這裡能見到冰原上之種種景觀。根據佛朗哥之介紹, 他說:「當年是以人力開鑿堅硬陡峭的艾吉爾峰,他們的工程十分堅辛,進展緩慢,還需克服冬季嚴苛的氣候,由此可見工程之進展是多麼的艱辛困難。」

鐵路企業家阿道夫-古伊爾-齋勒爾(Adolf Guyer-Zeller),提出鑿穿兩座山建築鐵路的構想時,許多人覺得不可思議並還譏笑為天方夜譚。該鐵路於1896年動工,足足花了十六年功夫,並且還追加了兩倍之預算,終於在1912年全線通車。

阿道夫於1899年去世,來不及看到他催生的火車通行於山路上。從車站內可搭乘電梯來到,海拔3,571公尺高的史芬克斯(Sphinx)觀景台。在這裡不但可就攬賞和尚峰景觀,同時還可以眺覽長達廿二公里長的阿雷奇冰河(Aletsch Glacier)。

在此可以清楚觀察到,凝固且又充滿律動感的冰河景觀。我們上下山選擇不同的路線,上下異路可將沿途景觀一次覽賞完盡。兩個起訖點之山村景色各有千秋,英特拉肯商業化較濃。在這裡有豪華的五星飯店,甚至還有一個賭場可讓觀光客消遣一下。

格林德爾瓦德山村,安詳平靜豪無喧嘩。這裡是攀登艾吉爾北壁的門戶,從這裡的街道上,可以清楚的看到艾吉爾峰雄偉的山壁,這座山村保留不少瑞士傳統建築,景色怡人,夏季更是健行的好去處。 

瑞士新商友弗朗斯,初次見面就邀請他家作客。禮貌上我婉言推卻,但見他殷殷邀請,只好來個受之有愧卻之不恭,坐上他的轎車直奔阿爾卑斯山下的住家。他家外觀很樸實,可是走進內裡卻是十分豪華。

我們在外廊上小坐,利用輕便型望遠鏡眺攬阿爾卑斯山景。由於望遠鏡之倍數可以任意調整,近觀遠眺景緻入眼十分清晰。未幾夫人送來咖啡,邊啜邊聊邊欣賞風景,人間享受無可比擬。

午餐開在廂廊的另一端,風景秀麗更勝於前廊。餐前酒是碧綠顏色的苦艾酒,這是我首次的賞味,旋轉杯子仔細端詳一番。雙目所見滿杯翠綠,途程中之疲倦已被翠綠給融化淨盡矣。

初喝苦艾酒之時,第一口酒入嘴帶著甜味。之後苦味才慢慢的滲透出來,然後是淡淡的香草味充滿口腔。如果您想感受一下,藝術家在創作時神遊太虛之感覺。那麼請喝一杯苦艾酒,很快您就能體會出它的意境啦。

根據弗朗斯所告知,苦艾酒是用苦艾花、奎寧皮、胡芫荽等數十種含有苦味的藥草,浸泡數個月之後,再以白葡萄酒為基酒所對比調製而成。苦艾酒有分甜、微甜、不甜和加味等多種口味。

通常喜歡喝苦艾酒的人,都被稱之為「艾比辛斯客」(Absintheurs)。據說著名的藝術家如梵谷、畢卡索、海明威 等等。他們都喜歡喝苦艾酒。因為喝過它之後,容易激發出他們的創作靈感。

其實喝苦艾酒有不少專用的工具,而且它還有特定的調製方法。專用的酒杯會有刻度顯示,俾便用來量度苦艾酒的份量。專用的苦艾酒湯匙(Absinthe Spoons),可用來攪動酒液,可以裝方糖,方便使砂糖容易融入酒中。

而它專用的壺水(Absinthe Fountain),則是用來加入冷水,以便調整酒液之濃度。當然這些專用工具是行家或熱迷所使用,尋常人家所用不一定會中規中矩囉。 苦艾酒本是瑞士人的萬能藥,後來在美國被當做成藥使用。但是它的流行是在十九世紀末和廿世紀初,法國巴黎的藝術家和作家群中點燃流行之火。

時至今日,苦艾酒還時常被拿與浪漫聯繫在一起。鼎盛時期最著名的苦艾酒,它是法國的品牌「Pernod Fils」。然而就在它最流行的時候,卻被認為是種毒品。因為它存在危險的成癮,又會對精神產生影響,所以有些國家將它列為管制藥品。

弗朗斯說:「傳統飲用苦艾酒的方法,通常會加入冰水和小方糖。酒迷將糖塊放在苦艾酒湯匙上,然後將冰水慢慢滴入湯匙內,讓它將糖融化之後,讓糖汁滴入酒杯內。

通常習慣的酒與糖水比例,約在3:1或4:1之範圍內。在苦艾酒中加糖的原因,那是用來稀釋苦艾酒的苦澀味道,使它容易入口罷了。當冰糖水慢慢滴入酒杯之時, 杯內會出現輪乳狀綠色白色相混之液泡。

早年苦艾酒屬於便宜的烈酒,它是窮人的恩物。喝苦艾酒比較容易醉,它能讓人迅速進入天人合一的境界,故爾許多藝術家或作家,喜歡利用它來催化靈感,藉以激發出他們創作的力量。

不過在早年艱困的時代裡,苦艾酒是低下階層人士飲用的酒類。因為許多窮苦的藝術家或作家喝它,所以,它就靠這些藝術家的飲用而聲名大噪。然後再藉著廣告促銷,很快便佔領酒飲世界的一片江山。

由於它的受寵威脅到葡萄酒的市場,因此,葡萄酒商便惡意的破壞它的名聲。葡萄酒商說:「苦艾酒含有害毒素,它會使人神志不清,一喝成癮,永遠無法戒除。」這個說法,讓苦艾酒蒙冤將近一個世紀。

歐洲政府對苦艾酒做了嚴謹的研究之後,發現苦艾酒無害而重新開放生產及販賣。禁忌取消之後,苦艾酒迅速的流布於世界各地。今日有幸接受招待,有吃有喝又獲得不少的酒史故事,雖然這趟沒有拿到訂單,但憑這些收獲也值得回票啦!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