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9)-

瑞士南部老商友弗利歐的女兒芙蘿菈,在瑞士大學攻讀地表地質學課程。聽說這個科系,在歐洲各大學裏非常熱門。尤其近年來考古興趣之燃燒,相關之地質學科之地位,也跟著潮流而水長船高。

1988年春季弗利歐的女兒來台,進行其台灣北海岸地質之考察活動。忝為地主的我,搖身一變成為她的照護者。受人之託忠人之事,遂放下手頭工作,陪她去野柳與和平擣一帶,進行地質之田野調查。

她說野柳的地質文獻很多,不如直接去和平島進行調查。既然她有自己的主見,主隨客便,我們便擇日上路直奔和平島而去。行前她展示一批照片,津津樂道她的成果。我輕眼掃描一遍,覺得內容不過SO SO 罷了。

待會兒到了和平島現場,不讓她大吃一驚才怪咧。記得出發那天天氣不錯,一行三人朝著目標攢程出發。駕駛小余熟悉道路,所以,一路沒有耽擱直達和平島地區。小余將車子停好之後權充嚮導,直接就帶我們直去豆腐岩區勘查。

果然不出所料,芙勞拉見到豆腐岩地形之時,瞠目結舌老半天說不出話來。稍頃回過神來,嘴裏直呼著「王豆腐(Wonderful)!」我要她靜下心來,然後問他為何如此訝異。

接著她將此種地形之形成與演變,一五一十的解說敘述一番。由於她的敘述簡潔易懂,所以我和小余聽得津津有味。

她說:「豆腐岩地形之產生條件嚴苛,它的發育成長條件有三:第一條件是它的岩層紋理必須相互直交,如此方能將其砂頁岩層切割成大小相仿之方塊。第二個條件,岩層必須有低角度之傾斜,好讓海水順利的將其紋理割蝕。第三條件岩層厚度至少在半公尺之上,厚度不夠進行蝕割容易碎裂。」

我和小余非地質研究者,然因她的解說清楚明瞭,故爾兩人頻頻點頭回應。芙蘿菈說完這三個重點之後,他馬上又追加說道:「顏層高度必須海浪可以抵達,如此方能受到割蝕之機會。和平島的豆腐岩地形,割蝕發育狀況良好真是難得。」

小妞越說越興奮,手中相機快門,卡嚓猛按不停的拍個沒完沒了。她帶在身邊的十來卷軟片,瞬間就被她用個精光。小余不得不回到街上,再買十卷回來供她使用。回程途中,在一個避風處看到一堆燃燒過的痕跡。她好奇的問我那是啥麼痕跡?小余快嘴插話說道:「那是人家烤肉留下來的痕跡啦!」

小妞聽完小余之言,臉色丕然一變,隨之又很快的恢復正常。我個人揣摩她的臉色,想必是嘀咕為何在這裡烤肉吧?再走不遠她才開口說:「真是不可思議,為何景觀地區可以烤肉呢?」

語詞雖然簡短,卻如一把利劍深刺我心。國人公德心之崩落,何時方可恢復正常呢?半天的田野調查完畢,我腦海中依然盤旋著剛才的問題。這半天趁興而來,去時卻是敗性而歸,還真讓人嘔氣心痛咧。

翌日,芙蘿菈告辭返回瑞士。半年後我在阿姆斯特丹國際機場轉機,趁著空檔去瑞士探訪商友,小妮子快樂的告訴我說:「謝謝安寇,我那篇地形調查報告,老師給我一個 “Excellent”的評語,班上同學都羨慕得不得了呢!」

她的心情雖然非常愉快,但我不敢問她那堆烤肉痕跡,是否有出現在她的報告之內咧?半年後芙蘿菈再度來台,這回她指名要去基隆廟口做「台灣傳統市集」之田野調查。基隆廟口乃是北台灣著名小吃市集之一,名字響亮國內外聞名。

這個市集在廟口面積不大,但是各方美食薈聚之多出乎意料之外。若是問起饕客此地最有名的小吃是甚麼?相信聽到的回答不外乎天婦羅、米粉羹、或者其他的小吃。不過在行家眼裡,此地最有名的小吃該是「鼎邊趖」啦。

據說早年祇有一家而已,老闆姓邢,技術則是來自家傳。凡是吃過之人,莫不對它讚不絕口。在下則是託友人之福,得有機會與它邂逅。

那年當兵去馬祖的等候船期之時,居住基隆的張金男(化名),獲得長官之特准返家拿衣服。我是他的直屬長官,所以上級派我陪他回家。返回部隊之前,蒙他父親邀請到基隆廟口飽吃一頓。

當日招待菜色品目雜多,我僅記住「鼎邊趖」一項而已。或許是因為它的滋味特殊,故爾記憶對它格外深刻。

這家「鼎邊趖」位於開漳聖王廟門口,正是一家名副其實的廟口小吃店。「鼎邊趖」品名之由來,與它的製作方法大有關係。生財設備之主角是一口大鍋,鍋內放入兩三瓢水。

待那鍋水燒熱之後,將磨好的在來米漿用水杓舀起,沿著鍋腰倒上一圈。米漿遇熱迅速凝固,待其熟透再用刀鏟將它取下。成品很像客家人的面帕粄,將它切成與粄條類似之成品。

因為它來自鍋邊之剉取下來,所以,就稱它為「鼎邊趖」啦。「鼎」是閩南語的鍋子,「趖」則是快速迴轉並以刀片剷剉下來的意思。由於閩南語字數不夠運用,因此,許多食品名稱都借音借字而成。

這是在台灣獨有的特色,只要通曉台語者,念之立即能夠體會出它的意思。黃金男的爸爸在地方上小有名氣,所到之處人人打招呼。問個悽楚,才知道他以前是廟口的道上朋友。有幸接受他的招待,可說是當兵的意外收穫吧。

當那鼎邊趖完成並切成條狀之後,下鍋與金針、香菇、筍絲、魷魚片等佐料,再搭配蝦仁或肉羹之湯料同煮。客人點吃之時盛以小碗,撒些蔥或芹菜粒與胡椒粉即可上桌。客人趁熱吃滋味鮮美順口,再配些店內供應之小菜,這就是在地人最平民化之享受。

這碗滋味特殊的「鼎邊趖」,在地人不論男女老少,全都知道它的好吃,外來人經過介紹一吃便會上癮。根據該店唯一的傳承女主人說:當初他們是在萬華龍山寺附近擺攤,因為生意一直起色不來,這才透過友人之介紹,遷移到基隆廟口落腳另起爐灶。

在基隆延傳至今,店史已有數十年之久。「鼎邊趖」因其滋味獨特擒住客人胃口,故爾越作越盛名稱遠播,於是它就變成基隆廟口獨有小吃之代表。悅遠近來,傳承至今名氣屹立不搖。

至今仍是店內唯一傳承之女主人說:為了防止惡性競爭,店內從未招圖授業,加上製作手續繁雜,因是之故,至今它依然是屬少數行業,無人與它競爭。於是有人笑問女主人:「萬一此行絕傳如何是好?」

女主人恬淡的回答說:「時到時擔當,到那時候再來考慮也不遲呀!」反正這個技術傳承與否,女主人已經看淡無所謂之心態。然而,意外的是今日再回廟口走逛,您將發現已有多家鼎邊趖出現,至於是否邢家所傳則不得而知矣。 [待續]。